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四百四十六章 恩秘

第四百四十六章 恩秘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鸣琴身影前一步,与宛如并肩立在月色之下,“宛如的命很好啊!无论是跟我哥哥,还是我,都是非富即贵。!像现在,我骗了母亲说你怀了身孕,是想试探一件事情,二兄长他,再也不能有孩子了吧!”

    宛如骤然转过头来,狠狠地瞪着他。

    鸣琴一笑欢快,“干什么那样瞪人,刚刚你不已经作出选择了吗?虽然一切本是骗局,但是却还想着自己的母亲荣耀加封诰命夫人。虽然,二兄长伤的厉害,再不能给秋熹家延续香火,但你还想为他隐瞒!这是你的选择,清楚明了。只是很可惜,这两者的任意一件,你若是想达成,代价都会非同一般。所以,这种情况下,投怀送抱还来不及,哪有瞪人的?”语毕,鸣琴已经低下头,动作无轻柔,如同在抚摸稀世珍宝一样的,伸出手指抚过宛如落在地面的侧影。

    宛如目光空洞,“我这一生已经做过一件错事了,已经对天发誓,再不会错下去。”

    鸣琴啧啧几声,“如儿是想让二兄长失去你吗?那种得到了再失去的苦痛,你认为,现在脆弱如他,还能承受得了吗?还是你认为,失去了秋熹家子孙的世子妃一家会继续平安无恙?母亲,只听说你怀了麟儿,赐予你母亲诰命夫人的封号!反过来是何种状况,应该不难想象吧!有些人你只能喜欢,却不能将他收藏,这话大抵说的,是你和兄长。”

    宛如亦将目光望向鸣琴落在地的阴影,“这一次要得到什么?”

    鸣琴一脸好笑的表情,“大致看是全部吧!架空二兄长,抢回我的女人。这么说像是坏事了,应该会有更好的说法的,我会帮助二兄长的,如让如儿能有一个麟儿!助二兄长顺利的掩盖住一切直到永远。”

    鸣琴语声低低,掠风无痕,却如同刀子一般,狠狠地绞在宛如心,那是她听过最最戳心的话。

    时光,仿佛一瞬颠沛流离,她看到鸣琴在那光怪陆离的世态不停的狞笑,而自己的血肉在那狞笑当与身体所有的骨骼分离。

    她伸出手,紧紧的捂住自己的眼睛。

    但是没有用,那响声来来回回左左右右,在她无尽的近处,也在她无尽的远处,一直这样将她纠缠。

    直到,一根树枝给风高高鼓起,打到檐头的垂铃,叮的一声响,终于将那怕人的颠沛时光,全部击散。

    她俯下身,扶着自己的双腿,大口大口的喘息了好久。

    她想她谋划了全部,却漏下了鸣琴,而这是老天爷跟她开得最大玩笑,一切看似要功成,却早在最初陷入陷阱之,但总有一点好处,是无论如何已经没有了退路,目标只有一个,是走下去。

    然后,她终于打定主意,微笑地向鸣琴走过去,语声柔软成一段丝绸,“终究是得有个办法,在世子与我之间清算,算,仍还是,理还乱,也总该试试,才无怨无悔。那时我想,鸣得世子喜欢我是一件好事,可是第二天又来了鸣琴世子,从前,在府人人都说我精于算计是个坏丫头。可我从头到尾,都在算错,自以为美貌如花,能够同时吸引两位世子的注意,却不曾想,鸣琴世子会喜欢所有鸣得世子爱的女人才是真正事实。世子其实也没有什么错,得不到想要东西的感觉,真的是很糟糕。也自然会让人有很多想法。”当她走到与鸣琴距离足够近的时候,毫无征兆的,一下子扼住了鸣琴的脖子。

    那样惊人的动作,用尽了毕生的力量一般,食指的骨节因用力过猛,都已经成了青白色。

    她想!这样,他会还击了吧!也许会直接弄死她,还也许让她得以找到借口,失落麟儿。总之,无论是哪一桩,都是老天爷给的,她都会平淡接受。

    但明显,鸣琴已经更快地看破了她的主意,他动也不动,脸虽然因呼吸阻塞已经泛红,却仍然眼带笑意,“掐的时间过久,脖子会留下痕迹的,这样明天母亲问起来,会很难回答。我确定你掐不死我的。”

    宛如忽然笑了起来,“世子是我的眼钉,我总不能让你一直刺下去吧!我总有一天会要了你的性命。”

    鸣琴闻言反而做出一脸享受表情,“如儿威胁人的样子,真的是有倾国倾城风姿。”

    宛如保持着双手的形状,慢慢挪开他的脖子,然后,再看着自己的双手,幽幽道,“害人的时候会更美,世子要不要看?”

    鸣琴故作一脸惊怕的表情,眼神却直直散出邪恶的光来,“我沉迷那样的你。宛如,你,还不懂自己的心意吧!你从来都没有喜欢过二兄长,要不然,不会在之后出现的我与他身左右为难。至于你现在对他的维护,也不过是觉得亏欠了他。从前,算曾经有一段时间,我们伯仲难分,而今,却可以分得很清楚,拿今夜来说,我要对你做什么,他半分都保护不了你。未来的前路也是,你想要的,你所拒绝的,他一分都不能助力于你。最关键的是,母亲并不喜欢你,所以,我那样浅显的圈套,轻易能将你套种。算今夜你将我拒绝,在日后的长长日子里,你也拒绝不了我。”

    宛如目光不具含意地,无止境空洞的看着他,“世子一个人要去害所有的人,害怕了吗,然后,在这世界,唯一能找到的一个与自己同病相怜的人,是我么?这个真不是恰当的同伙啊!干嘛一定要抓得紧紧的?也许,不会帮到你,反而会坏你的事也不一定。”

    鸣琴明亮的目光,有一小部分变得晦暗,“我不得不说,在想激怒我的办法之,这句话是最有分量的,可是今夜,面对有‘身孕’的嫂嫂,我会越过这句话,只当没有听到。那么,今天这个困局呢?危急到好像已经没有退路可言,没有办法再拒绝我了吧?”

    宛如在他得意的目光之下点了点头,“世子所言正是,这一次我不会拒绝,你要是实在想与我欢好,今晚是现成的时机。”

    鸣琴本以为她会再行恶语相向,没想到事情简直是峰回路转,他暧昧地向宛如靠过来,“你不知道,我早设想了我们好好恩爱的秘址。也会好好挑一个月黑风高夜……”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