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四百三十八章 私相

第四百三十八章 私相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小妾不耐烦她唠叨,“多一个人可保得了什么。!今天是被她啃得光了,也得去赴这啖肉之宴。说不定最先尝自己肉的还是我自己。”

    婢子听她说得这样可怖,眼里已经闪转泪花,只能点头看着主子亲自提了风灯直向那古静院落走去,又转眼消失在门廊处。

    不知为何,佛堂院的风似乎是吹得更大,小妾提了那灯向那堂只走近了两步,一道旋风刮过,吹得手风灯脱出,直摔在地燃起大大的火苗来。

    她有些急地伸出脚来,将那些被风吹得到处都是火苗踩灭。等踩得尽了,蓦然抬头时才发现,大夫人已经整装站在她面前,一脸猜度地看着她。

    那看似轻轻的目意落在她脸颊之,让她一瞬忘记了腕的痛。

    只因那目的光竟然这样轻易洞穿她血肉一半,“妹妹一向过着镶金配玉的日子,如何舍得来我这出萧瑟之地沾染晦气?”再用疑惑目光去看她那被烧得有些发糊的鞋面,“妹妹,这可是招着谁惹着谁了呢!看这架势是要大红大紫啊!。”

    小妾缓缓抚自己的鞋面,下一瞬,已经动作伶俐的起来,大夫人身边的婢子不知她如何意思?忙站在大夫人身前回护,她却走进几步,直直的跪了下去,“妹妹从前面昧了心窍,做了许多不恰当的事,真是糊涂至极。”

    大夫人面前的婢子退开,小妾扬起头向看,本来是想听到夫人将她揶揄,哪知,却只看到一个背影。大夫人已经众星拱月一般重新回到佛堂。最后的步影在门前消失,禅堂的门慢慢合。刚刚一时纷乱的佛堂,又成了个暗沉沉的影子,这样看去如虚如幻。唯只廊下,挂着几枝素淡的灯笼,随着烈风飘飘涌涌似在人间。

    小妾心里清楚,事到如今,她定会好好为难自己,可是到了现实之,却连难为她都懒得做,而是让她像这样,自己难为自己。

    不过,好在她刚刚进院子的时候,已经蓦然想出一个办法,那时正要进入禅堂的院子,她只是在自己婢子边轻轻念叨了一下,此时并不确定,那婢子能不能理解自己的意思。

    刚在外面等了许久,但见禅堂之有火光一晃而过,后来又不见声息,小妾身边的大婢子急得来回搓自己的手。指甲陷入血肉的时候一痛,忽然想到,自己主子走之前说的那两个字,云志,那是大夫人的儿子,府的二公子。可那时,自己主子走得太快,她想来想去都想不明白,自家主子在这要紧的时候,提那位二公子的用意到底何在?

    又过了半晌树耳听听,里面依然声息皆无,又实在放心不下,悄悄挪步迈那大门的台阶去,隐约看到一个跪在地的身影。细看之时,认出正是自己的主子。

    婢子惊的要扑进去。正好迎自己主子的目光。她服侍这小妾的时间虽不长,但却心思灵动,触到主子意味极深的目光的一刹那,忽然恍然大悟了其幽幽的暗示。是云志,国舅的第二子,现在自己主子向大夫人示弱遭了为难,而要想将主子从大夫人手解救出来,只能围魏救赵,选大夫人的软肋一击,让大夫人不仅难为不了自己主子,反而要来相求。

    婢子这样顺势想到搭救自己主子的办法。那位小少爷,是大夫人的心头肉,如果他在这暗夜之有了什么不测,那么不能走出禅院半步的大夫人,又会反过头来求自己的主子帮忙,那样的话事情,此刻的为难情势,可顷刻扭转。

    淡淡灯笼光泽之下,大婢子这小妾点了点头,然后,提裙转身飞快的跑走了。

    仍然跪在原地,双腿已经麻木无觉的小妾,见自己的婢子明白了一自己要传达的意思,终于长长的喘出一口气来。看来这世的求饶,也得有筹码才行。千篇一律的认错,即使跪断了双腿,又能如何?那贱人当真以为自己拿她没有办法,却不知道,自己这一出向她低头的把戏,也要强按着她的头受了了事。

    但是,如何能让那位丫鬟婆子无数的小少爷,在这个节骨眼,闹出一场病来,要真算起来,应该是示弱于大夫人遭为难,更难的事。可巧,偏偏有一个转机在里面。三个月前,这位小少爷身边奶妈的儿子,向小妾身边的婢子表达了求欢好之意。那时,被她啐了个满脸花拒绝得痛快。当时痛恨得厉害,丢在脑后久了,差点忘了。

    可终究是世事无常。事情到了这一步,为了救出主子,也将自己挽出危局,再也装不得什么清高。

    婢子来到那人当值的所在,可巧他在门房监夜。借着别人都在打瞌睡不备,向他招了招手。

    那人嬉皮笑脸的出来,“姑娘,这大晚的怎么来这儿了,难道是我们夫人有什么特别的事要与国舅出门吗?”

    婢子努力做出一个笑意来,“难道,我来找你,只能为着夫人或是老爷的事,不能是你我私事吗?”

    那人虽然目光油滑在她身下打量,一副垂涎欲滴的样子,但到底看在她是小妾身边的红人儿,纵然是有那色心,也只得言语恭敬,此时见她一改往日的清高样子,如此温声细气地与他说话又私有他梦寐以亲的暗示,感觉全身下的骨头都好似酥了一般,连说话的声音都发起颤来,“我的好姑娘,说这话的意思?可是要让我这土命人想歪了!”

    婢子目光柔柔向他眄去,“你自己还知道你是土命人,人家不过是稍稍与你开个玩笑,矜持一下逗你,你便当了真的,再不理人家。到得今日,还要人家找门来。真是好生心狠。”

    她如此一顿娇嗔,那人才是真正的抵受不住,唯顾忌着身后都是府的守夜人很是不便,忙伸出手来,拉住这婢子衣袖,绕过一代府墙,直向的又黑又暗的角落里面去。最后,终于走到了一处厢房之后的阴暗影里面才止住了脚步。

    婢子心惦记着自家主子非常焦急,可又不能直接只求他相助,让他猜到内里的用意去,只得一脸嬉笑的跟他绕,“这里又是哪里?人家不过是来瞧瞧你,怎能跟你来这样的地方,万一被人瞧去了,又会觉得,我们在这里行什么不轨之事?此后,要人家如何做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