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四百三十四章 夜

第四百三十四章 夜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管事疑惑道,“所以,殿下认为,鸣棋世子得到矫诏,不仅不会留待蓄力,反而还会为了一个女子将矫诏,那般轻易地献给皇吗?”

    太子夹紧视线,“恐怕不仅是要献给皇,还要以最快的速度为他心爱的女子脱去罪名。现在,他想的,只有一个夜长梦多。我该想的是……”

    管事明白太子的意思,有些担心道,“但时间毕竟太过仓促。”

    太子凝着眼前一派安静夜色,只略略听了一嘴管事的反对,想所有人都会这么想,可已经走到了这一步,赌了全部,怎么还能退回到一清二白。他迎风站立良久,衬着万千富贵柔花娇叶也没有柔化落在地影子的倔强轮廓。

    看到太子稍有活动气,想要罢手,管事小心翼翼在一边陪着,可巧婢子按时过来送补药,被管事狠狠使过去眼色,打发着赶紧退开。

    小婢子见到管事眼色,吓得三步并做两步,想要快快消失,却被太子叫住。

    管事愣了一下,不得不招招手,那婢子重新退回来,垂首立在太子面前,太子伸手执起那婢子捧盘的杯盏,扬起脖子来一饮而尽,“明天要还要做大事的,我总不能喝酒吧。喝这个壮行。”

    脑海再将那时的情景重新确定一遍,“为什么不试试呢,情之所至时,大家不都是会头脑发热么?”

    管事闻言浑身下一僵,抬起再次要赶走婢子的手,举在半空良久,才收了回去。半天也没有想出如何阻止他家殿下的疯狂。那样的道理太多,却一时找不到最对症的一则。

    太子偏头看向他,“如果猜不出也算了。如果我猜不出蔡单志那一个动作之间的暗喻,现在至少还可以平静陷进泥淖之。可还是看出来了呢,蠢蠢之心,要如何收复,这么多年,我都没有学会。”

    管事还在琢磨一切会不会本来是圈套,但这样与怀疑太子常常引以为傲的聪慧无异,他想着总要拐个弯子说出,思考良久,那样的弯子却并不能利落转出。

    头已经蓦然响起太子的笑声,“不用那么纠结,我虽然快疯了还没那么傻,明日真的豁出去是太快了,总要想个办法拖延一下时间。容我再将事情从头到尾想一遍。”

    管事抹了一下头冒出的冷汗,斟酌提醒,“明日可在那位世子途劫杀。”

    太子冷声提问,“那怎么不今夜去呢?”

    管事疑惑,“今夜去做什么?”说完,一脸惶恐,他这么将心的疑惑说溜了嘴。

    好在已经笑出声来的太子,似乎并没有计较的意思,又似乎是早已经陷入到他自己的沉思之根本没有听到他窝囊的提问。

    太子着实没有听到他的提问。他淡淡抿出笑意,“半路击杀,他要的是我这般行事吧。我只是还没有想清楚,他们母子最后会是谁做出妥协,大公主不可能会稀罕我父皇的称赞。难道还要加爵么,加在她头的,太多太长了,她已经烦得很了。她一定会对那矫诏能达成的强大功用感兴趣的。只为女子而放弃一切的鸣棋,闹不好会被她娘亲看起来。如何能让鸣棋至少推迟一天见到父皇,让母后去向皇求宫禁?还是让太后去求?去搅闹大公主府?还是威胁他心人?要不,我这去告诉她母亲让她将他看起来,这样一来,那东西会落到大公主手。咸鱼落在老猫口边,会被最快的吃干抹净的。是与一个人战争,还是与一群人战争。答案真是太好选了。”

    夜风渐大,他终于从自己的沉思回转过头来,“所以,只对付鸣棋一个人吧。以的办法全都不适用。”他顿了一下,“送鸣棋礼物吧。清清楚楚换与他交换一日的等待?若是别的,纵然是如此苦怪的要求,可如果礼物得当,依鸣棋的骄傲我若然是邀战,他定会陪我玩一场的。但偏偏涉及到了他有生以来最认真,起码现在还被迷得神魂颠倒的女子身,一切都变得行不通。这样看来,他胃口大得很,这些都阻不住他的脚步,除非是我的弱点。让他拒绝不得的东西。”

    管事略略困惑一刹,已经反应出太子的意思,惊得脸色都白了一圈,“万万不可,殿下守住那些,早晚可以东山再起,但那东西若到了鸣棋世子手,会成为一桩证据。有召一日,送到皇眼前,殿下会百口莫辩。”

    太子迟迟没有出声,管事说的不是没有道理,他很害怕,害怕的感觉原来是这样的,这世没有不曾害怕过的人,但有一挺过的害怕,也有逾越几世也会留存心底的害怕。但,只要撑过一天,让他拿到那东西好了。

    管事脸色都泛了红,“殿下请想,即使拖延了一天又能怎么样,那东西要是在鸣棋手的话,我们还是一样要发愁如何将它得到,只为这么一天,将这些年来全部的准备都通通葬送,太不值得。”

    太子身金线牵过的衣襟被风吹得荡漾起一带金泽,“怎么能再等下去,你也看到了九皇子的转变,他耐不下去了。”说到九皇子时,他眼忽起一种刀光剑影的繁乱,像是只在这平静夜色之看到了刀剑来往,十里血腥。一个人若是想要最好的东西,他再没有理由懦弱优柔。想定这些,他转身进入室,吩咐管事研墨,已经提笔落墨,转眼刷刷点点成书。待管事唤来了听差,将那信掷在地,“送到大公主府,务必确保鸣棋世子一人见信。”

    那听差答应着退下。

    太子摊开手掌,看着握在掌心的冷汗,半点后悔也无。

    *

    一身绣荷锦衣坐在池边赏鱼的女子,听到身后的脚步声,还没有回头,已经开口说到,“小夫人起得好早啊。也是今日天气这样好,任是谁也不会枯坐屋的。这里的鱼儿昨日多了几条,我从前数了十几年,从来都是越数越少的,这一次竟然多了呢。”

    那小妾在她身后沉默良久,才轻移莲步,向那绣荷锦衣的背影走近,“姐姐真的是耳聪目明,最主要的是心里面真的是亮堂。本来还以为姐姐重拾了富贵,心难免会患得患失。但显见着是我这做妹妹的还没有拿捏得姐姐的心意,在多听多闻的姐姐心,得失,可不是按寻常人那么算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