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四百二十六章 千钧

第四百二十六章 千钧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若不是现在暮色四合,鸣棋一定会看到她的脸已经变得红火。 不光是两颊连颈子都红透了。

    然后,她再次硬生生的带开话题,“蔡单志夜里,总会吃药!我扮成送药的侍女,会容易些。”

    鸣棋一脸不屑的看着她,“你知道前来送药的是谁么?”

    无忧想也不想回答,“在这王府之,能干这种差事的,除了弥姑姑世子不能威胁之外……”说到一半,自己反应过来,捂住嘴巴,“难道,前来送药的人,已经换作是弥姑姑了吗?”

    鸣棋点了点头,“还真是,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功劳强大的人。你都对母亲说了,还绘声绘色的,母亲当然会,像这样将所有的问题考虑周全。”

    无忧低声嘟囔着,“这么说,是确定没有办法了?”

    鸣棋摆了摆手,“这世还有我做不到的事吗?”

    无忧一脸轻快的小嘲讽,“怎么做到,要去求合周公子想出妙计吗?”

    鸣棋被气得咬了咬牙,用手指点她额头,“怎么能这么快反扑恩人?你再敢在我面前提合周试试。”

    无忧有些好笑地低下头去,她太喜欢今天他们这样相处的感觉了,可越是喜欢越是害怕。

    她用了好大力气才让自己,摒弃那种害怕的感觉,只是看向鸣棋。然后,在看向他的某个瞬间,忽然沉醉于,他一心一意做事的样子。虽然心一直禁止这样想象,但其实,根本无法阻挡对他的喜欢。也许这种事情,无法用一种阻止的态度去加以拒绝。

    到了现在,唯一能想出让自己变平静的办法,只能是简单粗暴的狠狠掐自己一下,可还没等她真的下手,鸣棋已经转过身来,她的手停止自己腕间,有些发怔地看着鸣棋抬起手来扶住她肩头,“我这出去,吸引他们的视线,然后,你趁乱进去吧!记住,一定要在弥姑姑过来之前出来。”

    无忧还在有些茫然的看着他,他已经嗖地一下跳了出去。那样,蓦然的,出现在那些把守在院门外的侍卫们眼前,如同不从哪里来,直接从地下生长出来的一般。惊的那些人,一时间傻愣了片刻。

    刚刚与鸣棋一起藏在往假山之后,还能感觉到,晚风,习习的声音,这会儿他这样跳出去,出现在那些人面前,身下仿佛一下子变得安静,而她的呼吸这样凸显出来,让她有些紧张地捂住自己的嘴巴。

    再向外探出头去,鸣棋已经被那些侍卫无声围住,真是怪,距离这样远,可是他的样子却在她眼显得格外清晰,那张因月色加持而更加英俊的脸,在像这样被人群团团围住,形式是处于劣势的时刻,怎么会一点也看不出的,他是处于下风的形势,反而觉得好像他是在被众星拱月一般。

    似乎是在一瞬间他遥遥的身影,将她的心都吸引了过去。

    他站的地方太适合引开那些侍卫了,院门处也真的因此出现了空当,无忧在心里自问自答,“我难道真的要进去吗?这样看起来,真的是再合适不过的时机。”在她心极度矛盾,无法选择的时刻,脚步已经快于这些矛盾,直接走前去,从另一厢相绕进了刚刚还被围成铁桶现在好不容易,被挖出一个缺口的院子。

    现在,这样走向那屋人,心里的感觉又变得无法描述,她知道这是会超出每一次见面的聆听,她甚至觉得感觉出了自己的虚无,因为什么心态都没有被抱定。她甚至是不为什么的去见这个人。

    门扉转动,那样的轻微吱呀声,逆过时光而来。一切都显得这么逼仄。

    然后,一个声音在这逼仄响起,“鸣棋世子真的很聪明,是不是?我本来还在想这样的心意,要如何让无忧小姐知道?但他竟然没有一丝遗漏的全部看出来了。甚至连事情的发展顺序都安排得这样好。”

    无忧忍不住惊异出声,“我,我这样冒失前来,没有惊吓到将军吗?将军该不会是早算计到了这一切?”

    他长叹一声,“知之,并不幸福。”

    听他这样感慨,无忧心有些发沉,“其实,这样来见将军,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因为说什么都像是一场算计。”

    他发出怪的声音,听去很像是在轻笑,“我每天都在想着无忧小姐,那是种怪的滋味儿,像背负着一座大山,然后用很长的时间再吐出一粒粒石子,让他们重新变成山峰。”

    无忧不明白他的意思,愣愣的瞧着他。直到看到他慢慢摊开手心。无忧也在同时看向他的表情,似乎并没有什么特别的。

    不知道为什么,她忽然问了一句,“什么?”像在笃定,他伸出那只手,是想对她说什么话一样!

    他也不负她这一刻的诡异问法,“得成忠义何辞死。人人都以为,我会有很多的想法,起码会让自己死得更妥帖些,其实我这一生杀了太多的人早够本了,不想在得失计较什么了。那些想要得到我手矫诏的人,天天在想我的心思,而我又何尝不是天天在琢磨他们?好在,我也富贵过,能想出他们的心思,可是他们却都没有死过一次,很难琢磨透我的想法。更何况,有件事,他们是死也猜不到,他们基本都已经肯定存在的那个矫诏,我手并没有。那位公子与鸣棋世子,也只猜对了一半。”

    他说到这里,忽然抬起那只久久不动的手来,一下子拽住无忧的袖子,面色如有千钧之重,手的力气更是无可挣脱,“一定不要告诉他们这最后的底细,让他们以为,你手有那个能翻动大显的东西,然后,这一生都舍命助你。毕竟之男女之情,这个似乎会更为坚定。”

    无忧一时反应不过来他的意思,动了动嘴唇,接不他的话。

    他好像也没有真的想听无忧说什么,“无忧小姐不必感激,我这么做也并不是为你,只不过是要还了蔡氏的养育之恩。其实,关于矫诏秘密留存在自己手的说法,只是老太师给皇设下的一个局,算作是对皇最后的一点报复。可惜,我想了这么多年才想的明白,当时,我只以为事情是凑巧,在太师说出矫诏密藏地点的同时,我被打晕,然后将那地点忘记,可总有一天我会想起。”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