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四百一十八章 惊倾

第四百一十八章 惊倾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无忧想,这世果然没有秘密。 鸣琴躲在暗处装虚弱。其实并没有闲着。

    想过这些,抬起头回视鸣琴,“世子既然洞悉一切,应该知道,世子的事情,我未曾透露给大世子一分。”

    鸣琴邪魅一笑,“所以,我现在在想,怎么样,才能跟女差做天长地久的约定。”

    无忧听明白他的意思,淡淡一笑,“世子的威胁言简意赅,我听明白了。也确实害怕了。世子可以说出接下来的想法了。”

    鸣琴狷狂一笑,“但你好像没有发抖。”

    无忧目光炯炯,“我在心害怕得发抖了。”

    鸣琴似乎有点满意地饮尽杯酒,“所以说,这世最永恒的约定,是威胁,而且绝无可能失手。女差的聪明,真是让人喜欢。不像那个蔡单志,你是当他的面说出威胁来,他也当笑话一样的听,没有你想要的反应,一点儿都不好玩。可女差为什么不让兄长干脆杀了他算了,那么迂迂回回的去达到目的,不嫌厌烦吗?虽然说出这句话,并非好意,但兄长他对女差真的用情很深。我们的这次交易,好像是我得到的更多,因为除了彼此公平交换的秘密,我还额外找到了兄长的致命弱点。”

    无忧感觉到指尖的血一瞬倒流,良久才将声音压得平正,“世事无常,世子还是不要随便折腾的好,不然那厚厚的福分反会成为累赘。”

    星夜之下,鸣琴的目光犀利回望,可在触到无忧用力的回视之时,又似乎是在一瞬间染桃花笑意,“女差这个样子,真该与我相濡以沫才是。”

    然后他顿了顿,“但是接下来,想要同女差共享更多的秘密,要怎么办呢?难道是要向女差透露了一下,倾染染她很快会成为我的人吗?”

    在他说这句话之前,无忧一直面色平静,可听他忽然提到倾染染,不禁心一动。倾染染是一个刚强有杀伤力的女子,但也无可否认,有太多的人在打他的主意,想要将她用作一柄利刃,在鸣棋不防备的时候向他刺去。现在看到鸣琴主动提出要跟她交换秘密,在无忧心,受到惊吓更多的,是那颗肯定要去交换的心意,“世子也果然像你自己说的那么聪明,只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抓住人的软肋,可怎么是好呢!”

    鸣琴扬手丢弃了手的酒壶,那个抛弃的动作真是华丽,也笑得更加璀璨,他向无忧走得更近一些,一双桃花眼,挑得更高,“你说有没有可能,我会喜欢你?在某种程度,兄长他我幸福太多,我只是用他这样稍稍威胁了女差一下,女差这么坐不住了吗?该当是向我讨价还价才是的。但是真的想要告诉我秘密吗?那我挑一个最简单的问题来问好了。刚刚进那个屋子去见了那个人,对对他说了什么?”鸣琴在虚空之,做出一个抚摸无忧脸颊的动作,“如果我看着不错的话,女差似乎是在流泪。也是说,我的兄长对那个人做了什么?难道是将他杀了不成?里面的人还没有发现,所以这一刻谁都不知道这个惊天事实!”

    无忧淡定的摇了摇头,“确实是有过这样的想法,也几乎要成功,但世子慈悲,最终,还是没有下手。”

    鸣琴听到无忧说慈悲二字时,眯起了眼睛的同时邪恶的抿了抿唇,但不得不说,他是个漂亮得过了头的男孩子,“你自己说的话你自己相信吗?算前面全是真的,可是说到大兄长慈悲这件事,前面那些再真也是假的了!那让我来猜猜看吧,是大兄长,想要杀了他,来帮你洗脱罪臣之女的恶名,而你用性命相胁拦下了他。但无论如何,你也算告诉了我。我们先这样扯平吧!希望这次会为我们的下次交易留下好印象。”

    无忧从那石墩站起身,想要离开,一副自在闲闲样子摆弄手指的鸣琴忽然出声道,“可是大兄长他看起来,好像也还有事情在瞒着女差。”

    无忧惊诧地抬头看着他。本来从鸣琴嘴里说出的东西,无忧并不应该轻易相信,但此刻他所说的话像是一种印证,正同无忧心的怀疑相符合,她早觉出,刚刚那一出情况的古怪。鸣棋也许本身并不想杀掉蔡单志,那本是一场戏,却不是做给自己看的,难道是给蔡单志看的吗?

    可现在,有鸣琴在眼前,她不好想这些太多,于是再次提起笑意,向鸣琴行了个礼,“世子既然也知道这是无忧不知道的事情,那无忧也不用回答给世子什么了!世子若没有别的吩咐,奴婢告退了。”

    鸣琴认同的点了点头,“你不愿同我一起猜这个事实,我表示深深的理解?在这荒芜之地与一个让你害怕的人,同处一处,并且这个让你害怕的人还想要同你,一同探讨这世最机密的东西,容易让人联想到事情,最后的结局是杀人灭口。”

    无忧只是不动声色地听着。

    见他没有再说下去的意思,才优雅告退,可起她动作的优雅,心却是已经乌烟瘴气的混乱,在他们出来之后,又回去的鸣棋到底是要做什么?

    然后她想起,那时他充满杀气的脸。虽然,鸣琴清楚明了的挑拨,她不相信,但这个挑拨若是真的发生了呢!

    现在想要知道事情的结果,得重新回到书室。

    *

    当鸣棋重新出现在蔡单志面前时,那双一直紧闭着的眼睛,忽然打开,似乎是有一道冰冷的光,在那一刹直冲向屋顶,而后,那道光转向鸣棋,“世子好手段,这么一下子,骗了两个人?可算无忧会相信世子的把戏,可你要我,如何避过你们的漏洞不见?要是,你们在之前跟我串通过呢!那些眼泪与维护,都只是无情的欺骗呢。”

    鸣棋一笑,“在这王府之,人人都在欺骗,只不过,我他们所有人都更有信心,会给出天衣无缝的欺骗。刚刚,将军也认为我骗了无忧,也是说,你至少相信了她!那么,接下来的问题,在于是被一个低贱的欺骗,还是被一个举足轻重的人欺骗?”

    床的人发出痛苦的叫声,“世子对于得失之间的算法,果然是他们之最有趣儿的。让人真的想要联手一次看看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