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四百一十七章 天约

第四百一十七章 天约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鸣棋笑劝着无忧出去。

    无忧还是急着想要说出阻拦他的的话来,只是搜肠刮肚之间,怎么也找不出那些像样的说法,刚是动了动唇,被鸣棋截过话头去,“我知道,这样,要了他的性命,你心过不去,可你看,他已经是这个样子了,连睁眼睛的力气都没有,算不是我要了他的命,他也根本撑不下去太久。而且,他那所谓的圈套,做的太大了,更有可能什么都罩不住了。所以,我们还是一步一个脚印,先将无忧你从那泥潭捞起再说吧,我一开始不告诉你,是怕你会心软。”

    然后,他伸出手,抚无忧已经咬出血迹的嘴唇,“别再这样折磨自己了,嘴唇都出血了,要是这样出去会更加显眼了,他们会认出是你的。那样,这个人也白白死去了。”

    无忧身子摇了摇,可是更快的却已经挡在了鸣棋的金扇之下,“世子说过的,皇心意难测,而且蔡氏的事情,明显是皇的错,所以他更加不会真的翻案,我看,我还是讨好大公主吧!”

    鸣棋缩紧了一下目光,更加用力地压下扇面,无忧任那扇面抵住柔弱细颈,紧紧闭著眼睛,不再做任何争辩。

    他们静默了良久。

    鸣棋慢慢抽回了扇子,“无忧今天你做的这个选择,你会后悔的。”

    无忧死死咬住下唇不肯出声。

    颈的金扇压得她有些喘息沉重,鸣棋的声音再次低低响起,“无忧这些都没用的,你以为你能挡得住我吗?”

    无忧猛然睁开眼睛,忽然大声惊叫起来,“世子!”。

    看她是来真的要喊人过来,鸣棋有些无奈地调整了金扇的姿势。

    无忧感觉到颈间的坚硬离开,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鸣棋深深的看定她,“你总是这样固执。可你还没有跟他说一句话,也许他并不是你想象那样的人,也许他设计的那个陷阱里,一样会将你罩严。那些过战场的人,他们,都有一颗坚硬的心,更何况,他经历的这些常人不可想象的事情,会让他的那颗心更加坚硬。”

    无忧微带笑意的看着他,“大公主殿下正在观察几位世子。王爷的爵位也是有德者居之,为此,世子不可以轻易动作的。世子也可以这么想,我是在贪图那世子妃的位置,才要拼死拦下世子的。虽然不是现在,但,一定会有更加完美的办法,不是吗?”

    他依然皱起眉头,“放了他,最吃亏的是你,不过,现在你是对我以身相许吗?”

    他边说着话便将身子俯了过来,无忧一惊,“那是奴婢的妄想。”

    终究,无忧不惜用性命抗争,将鸣棋的金扇拉开了,似乎是为了讨好他,在出去的时候还向他笑了一下。

    鸣棋一脸好笑的看回来,“我只是放了他一次,有这么开心吗?要知道我会有更多的机会,再重新来到这里。大不了是给他找一个正常的死因,你知道,像他这样的人,随时都可以一并呜呼!你只能救他一时,并不能救他一世。”

    无忧扭回头看着他,“所以,我回去的时候,会对大公主殿下说是世子您带我来见过蔡单志了。这样,大公主殿下会格外的防着世子您了。”

    鸣棋听了不但没有生气,反而更加感兴趣的问道,“连你以身相许将我阻止下来的事,也要告诉母亲吗?”

    无忧被他狡邪的样子看得脸发烧,慌忙避过他的目光,发觉他伸过手来,拉她的手,不着痕迹的退后一步,“世子,现在正是建功立业的时候,不会高兴我那么说的。”

    鸣棋目不转睛地盯住她,“不会,我不是那么想的。这是我跟固执的无忧不同的地方,我一直都知道我想要什么。所以很少后悔。无忧也在空闲的时候,整理一下自己的心意吧!人生繁杂,什么都在眼前添乱,可有些人却是此生最不想错过的。在无忧看来,现在这个不想错过的人,是床的蔡单志吧!可在我看来,是眼前的无忧。”

    估计是整个下午的时间,无忧受到的刺激太多,所以从书室出来的时候,觉得有些头痛,想着去看看那些形怪状的假山缓缓心境,她这样试过几次,每次都很好用。却在走出去几步之后,意外的看到,倚在山石,似乎正在等他的鸣琴。

    她知道自从她看见过鸣琴纠缠宛如之后,鸣琴是一定会向她发难的,不过这个过程似乎很是缓慢。也许像她那时对宛如说的,鸣琴从骨子里是瞧不起她的,她真希望鸣琴能一直那样想。而现在很显然,鸣琴没有坚持那样想。

    假山的位置,是王府极其偏僻的位置,所以,鸣琴并不着急说他的威胁,反而是一脸笑意的指指面前的石墩,让无忧过去坐。

    真正坐到他面前时,无忧才发现,他手里拎着一壶酒,此时正在自斟自饮。估计已经有些微醺,又等了一会儿,他挑起那双桃花眼,又将无忧从头到脚仔细打量了一遍,“你知道,在这世,能让我大兄长动心思的女人,还真是少啊。有一段时间,我还在想,他是不是有什么问题,如,有龙阳之好什么的。”

    无忧神态淡定的接受着他从到下地再次打量,“世子想说的,到底是什么?在这里算得偏僻,但是时间久了,被人瞧到,有所猜测,不好了。”

    鸣琴在自斟一杯,“我只是在想,女差在这个时候去见那个蔡单志到底会说些什么呢!在这王府的人们,不是强盗是小偷,但今天,强盗和小偷一起去见蔡单志了,所以,我真的很好,我的强盗兄长,和小偷女差,这么武并用的?会对那个人,做些什么事呢!”

    无忧叹了一口气想,这世果然没有秘密。也再没有什么地方,暗处处更安全。所以,鸣琴他一直躲在暗处,装虚弱。然后又在暗暗后悔,自己是不是真的该将鸣琴的所作所为,告诉鸣棋呢,在被鸣琴害死之前!

    她想过这些,抬起头回视鸣琴,“世子既然洞悉一切,应该知道,关于世子的事情,我并未曾透露给大世子一分。”

    鸣琴邪魅一笑,“所以,我现在在想,怎么样,才能跟女差做天长地久的约定。”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