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四百一十六章 杀机

第四百一十六章 杀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时光似乎是在无忧的痛苦之粘住了脚步,不行不动。!直到,蔡单志那双紧紧闭合的眼,忽然打开,像是翻开新的尘世一般,那虽然看似千疮百孔的目力,又好似拥有无穷力量,直接扫在无忧脸,如同一把尖刀,一瞬间划开伤口,连疼痛都被清晰感知。

    她被惊得退了一步,捂住胸口,大大的喘了一口气,垂下头再抬起时,发现那双怕人的眼睛仍然瞪得大大的,依然没有出声,像是没有看到她与鸣棋的存在一样。

    无忧想起,之前来见过蔡单志的合周,对她说的,他醒着,态度不明,似乎并没有怀疑无忧的狂躁,但也不一定没有要害无忧的野心。总之,他将所有记忆,都放在眼里,而不是深藏在心时,反而让人看不分明了。

    她没有在来之前得到确切消息,所以,无法确定他心意,而当时的误会又太像是真的。

    她立在原地不动时,那双眼睛又那么痕迹明显的闭合。

    无忧一阵紧张,害怕有什么事情在蔡单志身发生。如,他这样死去。

    身后的鸣棋已经走前去,

    垂眸将她床人从头至尾打量了一遍,如同没有看出他有重新合眼,生死不明一样,只是自顾自说道,“将军是忠义之人,来世会有好报的。”

    本来一心只惦记着蔡单志为什么又重新闭了眼睛的无忧,忽然在烦乱的思绪,听清楚了鸣棋的意思,扭过脸来,不敢置信地看着鸣棋。

    鸣棋并没有掩饰在神色间透露出的,接着下来要做什么的意味,只是动作极慢地从袖子取出那把金扇,打开扇了扇。无忧对着那把扇子,在黑暗始终划出的金线,怔了一下,电光火石之间,鸣棋已经将扇子高高举起。

    鸣棋改变了主意,也许他开始是这个打算。

    连无忧自己都不知道是从哪里生出那么大的力气,紧紧握住了他的手臂,声音颤抖地问,“世子这是要做什么?”

    鸣棋顿住手,看了看她,“在来这里之前,我对你说那些话是假的,但是这个更早前对你说的,却是真的,两厢折,也不算是骗你。以你一己之力,讨好母亲,很困难。那讨好皇吧,办法还是同之前一样,要了蔡单志的命,让皇以诛杀罪臣有功之名,还你清白,虽然折腾了这么久,你看,一切又回到了最初的这个选择之,也还算不错。太子他要是看到了,不知道会怎么想。他只算准了,我母亲会对蔡单志感兴趣。却没有算出,我感兴趣的是其他的事,不过恰好与他的相反。”

    鸣棋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无忧,再次给出这样几乎无可挑剔的办法来,之那些弯路,这显然是最简单也最直接的。连无忧也止不住一瞬动摇想法。她再次移过目光看了看,那个,刚刚只睁了一次,耗尽了全部力量,垂死的身影,她非常想要使用鸣棋的办法,但却在心里告诉自己,她不能那么做,现在连她也捉摸不透自己的心,明明感到狂喜,可又有更多的不舍,最后只能听从心意的,紧紧握住了鸣棋的袖子,“不可以,不可以这样的,一定会有更好的办法的。世子会帮我想出,合周公子也会,这里面不会再有谁白白去牺牲了。”

    直到说出那句话,她才了解自己的心意,这样放弃了最简单的办法。

    室的光线越来越暗,很快会有人来灯,所以一切,都迫在眉睫。

    鸣棋慢慢拿开她拉扯在自己袖子的手,“所以,我才会对你说那个话,,现在的一切都由我来帮你。合周公子狡诈,总是用嘴说的,一个大男人光是耍嘴皮子,成什么样子?这里的一切都交给我吧,你出去到外面等着我吧!”

    他说完这些话,看看没有反应依然死命拉住他的无忧,“没有时间了,无忧你也没有余地,再做多余的思考了。只因为一个垂死之人,要放弃全部的复仇机会,那样,付出的代价太大了。你看,他这个样子一定很是痛苦,算是现在亲手杀了他,也是为他好吧!而且你怎么能这么愁眉苦脸呢,你知道,我这样杀了他,会有多大的损失吗?他手的秘密,让那么多人趋之若鹜,你该猜得出它的价值,但是现在我不想要那些了,我只想先帮助你。”

    无忧一直紧咬住嘴唇,扯住鸣棋的手慢慢从他袖间滑下。全身的力气像在那一瞬间给什么力量攸然抽走。明明是在心里算计着,得到了什么,却在那一瞬真正的感觉到,整个生命失去了岁月的支撑。

    她忽然有些侥幸地想,在这个时候,老天爷该发生什么来阻止的?可从始至终,始终只是光线渐暗,一点额外的动静都没有,她甚至感觉不出床人的呼吸声。时光如刃那样静悄悄割去所有人的青春年华,她慢慢地转过身去,却迈不出那离去的步子,整个人颤抖得像尘世的颠倒。

    鸣棋顿下手来扶住她的双肩,“听我的话,到外面去等我,我会用很短的时间做好一切的,他甚至感觉不到痛苦,相信我。”

    无忧再次动了动脚步,又马缩回,“但世子不可以真的这样做的,大公主会生世子的气的。”她想,她真是笨,用了这么久,才找到一个可以说服他和她的说法。她说出这牵强的理由来,无紧张的看着鸣棋的反应,然后,在心里乞求,他一定会害怕的,他一定不敢再出手了,那样,那个人得救了,起码会得救一段时间。

    可鸣棋望过来的目光,却只是漫不经心,他满不在乎地看了她一眼,“你说的那些后果,会很对,也许还会那些,更严重。但是,我因为你变惨了,你会惦记我更多了,不是吗?但其实,事情是这样的,虽然是我下手,却是以你的名义,皇会给你赏赐,母亲只能干咽下这个哑巴亏,无论是你,还是我,她都惩罚不了的。这么多年,我还是第一次碰一个这么合适的计策。只是剩下的时间真的不多了,所以赶紧让开,出去吧!让我也忙忙自己的”

    无忧还是急着想要说出阻拦他的的话来,只是搜肠刮肚之间,怎么也找不出那些像样的说法,刚是动了动唇,被鸣棋截过话头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