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四百零七章 狐狸志

第四百零七章 狐狸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少年公子低声向鸣琴道,“世子可派人,采买祈求女子顺利生产相关的各种金制配饰,挑出其等的送给大公主殿下。!殿下定会笑世子年幼不懂,买了这种的东西孝敬母亲,也必会转送他人。世子请想,这个转送的人选,再没有旁人只能是那位倾染染郡主。

    而向来这种既能行跑腿往来之事,又能代表,大公主身份的人也只有女差一人了。如此等最后事发之时,那位倾染染郡主会自然而然的想到,一切都是大世子与无忧的密谋去。世子您可以轻松坐收渔翁之利。”

    鸣琴一开始听得满面春风,但那表情,却攸然转换成一个疑问,“你是忘了那无忧是你的亲妹妹了吗?”

    那少年公子眸光一垂,“并非一母所生,何来亲生之说?况且,小人现在既是世子的人,必定要为世子办忠心之事。只要世子满足了以布置,再令那功师,神不知鬼不觉地潜入到驿馆之,藏在屋顶之,待无忧送那金饰的一刹那出手,震落了倾染染郡主腹胎儿即可将那轩然大波,从牵针引线。”

    鸣琴脸,仍然只是悠然洒脱表情,并不置可否,这少年公子却已经明白他的意思,悄然退下几步,让开前面的通途来。鸣琴向前走了几步,又忽然转过身来,看向这少年公子,“本来还想着,那个肥缺,到底是给谁,你家里的兄长也曾找人跟我大兄长提过别人,不过现在他是你的了。”顿了顿,又说,“其实,我还要感谢无忧,若然不是她得了我大兄长的喜欢,让你这安侯府家大夫人所生的公子忐忑不已,你又怎么会到我身边来,出如此美妙的主意呢!你看的不错,我的大兄长,是真心喜欢她的,而她,也是真的恨你的娘亲连带着你,所以,你再也退不到我大兄长的身边,只能留在你这里,先时觉得你无用不过赏你一碗饭吃也不费什么力气,现在看来,也许会大有用处。”

    鸣琴说完,迈步走出去,身后传来千恩万谢的磕头声。

    *

    听弥姑姑说,蔡单志的起居已经安排好了,大公主放下手的话本,对着身后的山水画,看了一会儿才问,“他那举国下皆知的伤势,可还撑得住吗?”

    弥姑姑回道,“太子那边,也很是重视这件事,连一直在用着的太医也都一应送了过来,不过,从现下的形势来看,他们大概只会慢慢调养,以期将人重新带回东宫之日。”

    大公主点点头,“是啊,那小狐狸不过是想拿我这里,当他一处免费的藏宝之地,他倒忘了,我们的交情可没有那么深。要不然,是他记错了,以为我是个极大度的人呢。所以才说,善门难开,善财难舍。这一次,我可得让他看看,我这皇姑母,雁过拔毛的本领了。”

    弥姑姑接过婢子奉来的新茶,换过大公主案前的旧盏,“奴婢去看过了,可那人一直都只是在昏睡,我们要不要也另请名医,前来将他医治。”

    大公主将她面前的茶盏拿起,又放下,“这帝都之,还能有更胜那些太医一愁的神医吗?若是有,也早被那小狐狸挖了出来了,若然那蔡单志一直是死人一般,那小狐狸不会如此踌躇满志的跟他父皇对着干了了。也是说,在这期间,蔡单志必然是清醒过的,也有可能,正将那等机密,向他诉说至一半,也不一定。而暂且将人放在我这里的意思,也不过是要牵扯他父亲的心思,让他父皇腾不出功夫来将他针对,简直一石好多鸟。只是,他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让合周公子过来,我要向他讨个良策,算不会真的拿到那个什么,有毁天灭地能量的秘密,也要好好将他吓一吓。”

    无忧刚刚试过婢子们这要向大公主奉的点心的温度,一抬头看到,正向大公主书室方向去的合周,向他行了个礼,他远远的还礼。然后,不多时,蓝色锦袍停在她面前,眉眼之间,温带笑意。没有说话,只是那么安静的看着她。

    无忧亦停下手来,垂着眸子立在他面前,轻声说道,“公子来得好快,殿下还在等着公子的主意呢!”

    合周点了点头,却并没有着急向书室去,反而看了眼无忧左右。

    无忧明白他的意思,打发左右的小婢子们道,“再去取些非常像这样温度的点心来吧!过一会儿里面该传了。”婢子们点头退去。

    在安静的花叶之前,无忧看,他含思的目光,“公子是在担心那个蔡单志会对我不利吗?”

    合周点了点头,“不是没有那样的可能,因为求生的欲望什么都强的,也会什么都容易改变。”

    无忧轻声道,“公子怎么确定?他会是那样迎合,大公主之意的人,万一过早的使用手段,错伤了一个好人……”说到这里,无忧有些动情的说不下去。

    合周知道,她又想起了那些过往的痛苦回忆,可他心里清楚,现在不该是只安慰她的时候,而是应该让她清楚无严峻的形势,虽然那样有些残忍,可是为了让她更好的活下去,他和她都别无选择。心虽然已经翻江倒海,却还努力的控制住情绪,只是语声淡淡向无忧道,“这一点,女差应该任何人都清楚,因为大公主会将他变成她需要的人,虽然有太多的人,为了将自己变成大公主需要的人,而挣扎痛苦。可有的人,即使已经奄奄一息,也会轻而易举成为那样的人。况且之前,他还见过太子,对太子说过什么,太子又允诺过他什么,这些我们都一无所知。而这其的任何一条,都会置女差于死地。”

    无忧咬住下唇,想了想,“我会去见蔡单志的,跟他解释一切都是误会,我并没有想杀他,我们不过都是为别人所利用。他是个聪明人,会看清楚这些漩涡的。”

    合周在那千层万层的春意之前,摇了摇头,“误会,如果能用解释说通,那这世,再不会有是非二字。而且在这漩涡与迷雾重重围困的情况下,他很难看清你的心意,你到底还能给一个垂死之人什么好处。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什么都不再需要的他,让人忽然无所适从。”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