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三百六十一章 琴兽

第三百六十一章 琴兽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那小妾说完了再抬头,有气无力的扫一眼环儿,“还是你好啊,独独占了他的喜欢去,日后的日子,不会有这么你争我抢的烂事。!”

    环儿闻言只是一脸迷惑,“哪有那么容易,不过是一个泼皮。”

    小妾那又惊又怒再到有气无力的面颊,攸然抿出一个微笑,眉眼跳跳,“摊他,是你的本事,你哪知越是这等人越是阅人无数,也越是不肯轻易给一个女子名分。听老爷说,他让你这狐媚子迷的心窍去,巴巴的求着老爷的,不过,你别看只是混在街面,说不定,与太后的眼眼前的红人儿有着剪不断的关系?连老爷也要礼让他三分,看来你那命数是先薄后甜的,反倒是我薄命人一个。”

    环儿见时机已成,不着痕迹地提起那位前夫人来。试探她意思。

    这小妾虽然平时飞扬跋扈,但一听到那前夫人,似乎也是深有所感,“这么说来,更说明了子嗣的重要性,如果她不是生个大公子,想来,现在哪还有命在。那不提别人了,光是我自己的麻烦,还想不过来呢!”

    环儿只在一边做出欲说还休的表情来,这小妾果然耐不住,“你自己在那算计着什么呢?也说出来给我听听。”

    环儿含了丝笑看向她,“世事往复,便同那话本子说的一样。连生死都只在人一念之间,又可况,是男人喜恶的事情!简直是瞬息万变,让人不得不防。”

    这小妾猛然觉得,心头事被环儿只在只言片语间戳,“你这样,忽然正经起来的说法,怪让人心惊的。”

    环儿道,“心惊是好事,心惊的人才能够早做准备。正如同夫人之前所说,夫人正该为日后早做筹谋。”

    室内片刻寂静无声之后,小妾极快地问道,“我的好妹妹,你可有了主意帮我。”说完,已经走下座去,紧紧拉住环儿的手了。

    环儿不紧不慢道,“到了此时,夫人大可以拉一个帮手过来。”

    这小妾听完似乎有些失望,“你是说,让我联系那些不三不四的后继者,引狼入室吗?”

    环儿继续道,“所以才说,这个帮手的人选,大有讲究。”

    小妾,“她是谁?”

    环儿压低了音量,“正是夫人刚才提的那位前夫人。”

    这小妾缩紧眉头,愣了半晌,“妹妹是与我玩笑?那人早疯了,如何倚重?”

    环儿轻轻摇了摇头,耳间的一双珠坠子,在烛火之下,划过后通明亮色,“奴婢说这样的话,一来是因,那位前夫人虽然病得很深,但不是不能调理,毕竟,帝都四下里有好些名医能理得好此病的说法也不在少数。二来如果这位前夫人实在是病入膏肓,难以医治,那么夫人,您可以将,那位公子过继到自己名下?”

    语过半晌,这小姐从惊愣回神,“那位公子桀骜不驯,前些时丈剑弑父,他们的父子关系早已是名存实亡。我要来这无用的过继又有何用?”

    环儿道,“如今,这位公子在宫作为皇御前侍卫正风生水起,日后少不得国舅另眼相看。况且,父子之间本是血浓于水的关系,如果夫人让国舅重新优待他母亲,不要说他们之间的父子关系,是国舅与夫人您的关系也会变得更加恩爱。”

    小妾一脸犹疑,“那具体的到底应该怎么做?”

    环儿一笑幽幽讲起。

    花厅之,一盆兰花开得正好,两人慢慢交头接耳的身影与兰花交映,渐渐融于月色之,模糊成光影一片。

    看鸣得又一次熟睡过去,宛如走出去打量婢子们熬药,冷不丁被一个力道地扯住,一直拉到幽暗角落里,狠狠抵到柱子去。此时天色已经完全黑透,宛如惊的一颗心狠狠缩紧,要尖声惊叫。

    “现在可以名正言顺的成为世子妃,感觉可好?”一个凉飕飕的声音猛然响起。

    宛如瑟缩的心又更加瑟缩了一重。

    鸣……琴。

    是他。

    那凉飕飕的声音忽然又逼近耳畔,“没想到,一向柔柔弱弱的你,会这么狠心,要了我兄长一双腿做了聘礼。如果他知道了一切,不知道会觉得是值得呢,还是不值得呢!”

    宛如全身下猛然一颤,轻抖眉头,咬住唇角,良久才定住气息,发出声音来,“你血口喷人。”

    “这样的事情,确实不该是一个如仙的女子来承认,可是怎么办?那天我跟在你们身后,将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一切不过是你的将计计。”他忽然冷笑了一声,目光森森如诸魅汇聚其,恐怖之极,“可笑,我们从来还以为你真动了佛心,想要皈依佛门,原来你那颗想要嫁入王府的心是这么的急切。但不得不说,你一直隐藏的很好。将我们骗得好苦。”

    宛如闻言唇角剧烈抽动起来,“我听不懂世子在说什么,世子快放开我,这样拉拉扯扯的,被人看见可要说闲话了。”

    让宛如没想到的,是鸣琴听话的,放开了对她两只手的束缚,宛如有些茫然的想到,要从他眼前逃脱,可那唯一的去路却被他堵住,下一瞬,他抬起手来,轻轻抚过她脸畔,划过脸颊,再到眉梢,“你知道吗?你不懂装懂的样子,真是迷人,眼睛怎么哭成这样?难道,你是真的伤心了?让我来猜猜?那伤心的所谓,其一个,定是只能嫁给这样一个废人心有不甘。”他语声喃喃,如同诉说着轻柔情话,她却因为他的触觉,而浑身发抖。

    她因恐惧而发出的种种的呼吸声,几乎要惊动往来的婢子们。

    吓得她赶紧捂住自己的嘴巴。却被他拿开那只手。

    她在他胸前无望的挣扎,然后用尽全身力气想将他推开,可那力量却终如泥牛入海,他仍然纹丝不动,她也无处可逃。

    她像一只咆哮的小兽,怒视着他,“你胡说,他既为我做到如此,我便一生志诚予他。”

    高挂的灯笼温暖光照之下,鸣琴脸的笑意一半一如最初,还有一半却被阴影遮挡,看不清他此时到底是怒是喜,他披在肩的长发,被风吹动,拂过她又惊又怒的脸,然后,在下一瞬忽然放声大笑起来,惊得宛如手忙脚乱的,忙将他嘴巴捂起来。

    被捂住口鼻的他,仍从眼角眉梢,透出源源不断的笑意来。

    那似乎是得意的神色。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