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三百三十九章 金何来 尘已

第三百三十九章 金何来 尘已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鸣棋扬起声调,“要告诉他全部。!然后,我会找舌烂莲花之人,前去见蔡单志,向他横陈厉害。”

    云著叫绝,“世子的意思是这么多办法,不过是瞒天过海,乱人眼球,而眼下这个才是正题吗?”

    鸣棋抿唇一笑,“连这个也一起都传给太子吧!”

    云著闻言,吓得大惊失色,最后,又变成一片和谐的敬佩,“世子是世子,事情还没办,先送太子一百个圈子转晕他。”然后,再由衷赞道,“皇与皇后伉俪情深,这位太子的储位得来容易,除了苍鹰那传说,打他生下来对他不利之外,他已经很久,没被什么天时地利人和烦过了,世子这次,送他这么大一个混乱,他一定要感动得涕泪横流了。这样的事,若然是那些头脑简单的,只向简单处看,也许没有什么,但太子很有几分脑子,经他那脑子合并整理出来的,恐怕不只是世子提及的,那几个屈指可数的麻烦了。这样太子自乱阵脚阵脚,想来想去,必会假说蔡单志是在府,而其实另觅藏处,那样才正了世子下怀吧。他伤得很重,估计能给世子留出的时间,足有半月之长。”

    鸣棋见他终于弄懂了自己的意思,只是笑笑,不再言语什么。无忧只余感叹,自己要走的这条路,是要与这些绝顶聪明人为伍或者为敌。行一步事,能看透三步后续的他们,自己还是尽力,不要得罪他们的好。

    *

    善修若有所思扫一眼手茶,再看一眼鸣棋,无忧与云著时,大公主安排的去见国舅的地痞,已经在大雪初停时,拍打国舅府大门之的铺首衔环,被守门人一顿呵斥也无动于衷。最后,终于因太过执着而吸引来一脸嫌弃的国舅。

    那地痞一脸看破却并不说破的表情,微微挽了挽雪白绣青青翠竹的袖面,露出里面的颗颗圆润佛珠,面錾着的“尘已”二字直直钻进国舅眼,那是一心修佛的太后的法号。国舅还想看得更仔细些,袖面已经给那地痞慢慢放落,将那些晶晶莹透亮的珠子掩得严严实实,不见踪影。

    紧接着,地痞长叹一声,起身,“怪不得,人们说阎王好见小鬼难缠。只是为了见国舅一面,可难为死人了。国舅既然事繁,小的也不便打扰,只是可惜了这桩买卖。”

    说完,再将本已经垂下来的袖面,自而下那么一振,做出摇头甩甲之姿要向外走。赏宝鉴宝这等事之于国舅,一向可谓得是火眼金睛,稍搭个眼去,便知是真是假,尤是刚刚只得一眼,给他看出那是宝物,好的檀香十八子,香气浓郁,必是经过贵族珍藏的东西。

    至此,国舅才回过味儿来,这人手能有錾刻太后法号的串珠,足以说明这人并不是一般的泼皮?不仅不是一般的泼皮,只恐是自己慢待不得的人。

    想到此处,马,调个笑脸出来,将之前下人与自己的种种怠慢厌弃,一推二六五,“之前,贱奴不识人落了口舌,才让我有眼不识金镶玉,壮士切莫往心里去。请问壮士大名仙乡何处?”

    “金何来。至于落脚地么,是这帝都本街,街面人,说不定与国舅日日都要碰一面呢!”这人话音落下时,身在国舅府的鸣棋已经转过目光看向云著,“这些也终究是不瞒你的,我们要做个套,装进去的人是生你养你的老子,到什么时候都是改变不了的,你是要一同跟着掺合,还是干脆与我们对着干,也全由你。”

    云著陷进善修身边的太师椅之更多一些,脸只是冷漠间的疏离神色,闻听鸣棋相问,才一点一点攒出个笑意来,“我早想过了,国舅若是彻底脱离了富贵,返身于平,是一件天大的好事。早有三个算命先生说得一般,他若是粗茶淡饭,可安享余生,紫金爵带反害他身首异处。这本还是是我最后能对他的好。”他说完这些?落下茶盏的那声“嗒”里,国舅正引手将金何来向花厅里边让,边走边指点那些只露出一半脑袋,已然被冻透花异草,“可说呢,这天时无常,本来开得好好的花,被今天午猝不及防下起的大雪覆盖,全部冻死。”言语间惋惜不已。他自己说到午忽然下起的雪,猛然间想到被抓的蔡单志,心下对大公主的地位画了个混,若然是那人牵扯到大公主身,嘴角已然带着笑意,那样真是得再好,也免得他日后出手。

    那金何来回看一眼,因思绪正盛,而止住脚步的国舅,轻咳了一声,将他惊得回神,才问,“国舅可于那朝堂之,听说关于大公主的最新消息?”

    国舅向他让过座,自己也缓缓坐下,整理袍角的手一顿,“今晨有些头痛,得皇恩旨由于家休养,不曾过朝。”其实。这位国舅因着近日要在京,乱鸣得名声的事,早与皇后商量的清楚,称病在家,是不去朝的,只是对外说得体面些,以身体为借口罢了。当然,这个金何来问及此事,也并不是要纠结于他到底不朝,而是要说一个新消息给他听。

    国舅暗想着,要是说蔡单志的事,他是知道的,却并不想说破,只听他要说些什么。

    金何来弹了弹手指,娓娓道来,“与我相熟的一个宫女听得不全,大概是这么个意思,当年蔡氏余孽蔡单志落,乃大公主全力寻访为皇分忧而成。听说,国库开放,皇与皇太后让大公主从任意选择珍宝作为奖励呢!想来是那些珍宝,个头太大了,不好搬出,只因国库南坡太修得太陡,次,我前去领个赏赐,摔了我个狗啃屎。”他这样兴致勃勃说到一半,像是想起国舅是个生人,慢慢合了嘴巴,咽下了那后面的话去。

    国舅听闻这金何来说国库南坡修得抖陡,知道他说的是太后的大库,心一阵阵痒的紧,也更加断定此人必然是与太后有关。对着如此的弦外之音咽了咽口水也跟着这金何来一起跑题到那国库面去了,费了好大力气才没让自己的声音发抖,算是平心模样,“听壮士的,意思是亲到过国库了?”

    这金何来马机警异常地摇头,“没有没有绝对没有,怎么会有那种事呢?我怎么能够去过国库重地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