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三百三十四章 拳拳

第三百三十四章 拳拳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话音刚落,被云著夺过去的叶片,在他手风干松脆成点点碎末,飘散在空,云著又叹了一声,“唉,这么快,所以说,彩云易碎琉璃脆,你们还是不要太美好了,那样容易劳燕分飞,你们还是相爱相杀得久一点吧!那样,天也不会妒忌打扰,总之……”

    他还想再说什么,被鸣棋拉到身后去,“去我的马鞍子下面瞧瞧,里面有全部的内功口诀,没有什么难的,不过你一午都不要再说话了。 ”

    云著惊的沉默半刹,最后道个“成交”跑走。

    “是什么?世子在皇面前说的到底是什么?难道,真的是,是事情的全部么……”无忧的声音在那之后响起,“我的那个清白,到底是要让他付出怎样的代价才能够得到。”

    鸣棋轻轻抿了抿唇,“是最小的代价。”

    无忧已经在冷笑,“可已经黑了的东西,到底要如何才可洗白?”

    鸣棋的声音,清凌凌响起,靠近他的落叶,全部飞散,“这样的事,的确并不容易,可在特定的时刻里,若能沾黑色的血,可接近重归白色。”

    无忧似乎已经明白他的全部打算,脸那个完全期待的表情,瞬间破碎,身子,在落叶之一起簌簌个不停。鸣棋并没有要将她安慰,而是更加声音坚定的说,“那些已经生不如死的人,你该将他们成全。”

    无忧目光闪闪,“真要是那样的话,世子也该将我这垂死之躯成全一下。”

    鸣棋摇了摇头,“无忧,这样的你,是报不了仇的,前后顾虑,心有善念,连你自己都保护不了,更有可能,再将你所爱之人推入悬崖,更何况,他们又本是站在悬崖之的。”

    无忧忽然捂住耳朵,“世子习惯了残忍为生,可无忧不能,如果这一生注定如此,我宁愿断去生涯,永不转世。”

    他向着无忧走第一步,“那你母亲与弟弟他们也该一并放弃生机吗?他们到底做错了什么?”

    她将头埋进双手,抽泣之声断续传来

    ,“我该想出更好的办法来的,而不是视人命如草芥,这样将一个忠心之人抛弃。”

    他们对立而望的方向,忽然,涌起迷人目光的大风,更多的落叶,从不知处涌来,飘落,再被吹得打旋儿,他说,“时间差不多了,我昨日向皇告密,蔡单志会去劫珍宝的时间在此时,无忧,你会成为手刃逆贼的首功之人。如此的血腥自证清白,定然会取信于皇。”

    无忧似乎是已经撑不住心伤,身体一分分的滑向地面,在快要跌落时,被鸣棋抱住,她想要挣脱,他并不给他空间,“你现在要想好的,是面见皇时,怎么为自己自证清白?蔡单志他总不能白死一次,如果他是一代良将,我会可惜他今日屈死于帝都之,可他早该死了,不是么?深陷冤案之,不能报效国家,武不能纵横沙场。一个甚至再不能抛头露面的人,又活着何用?”

    无忧闻听他如此冷酷的说法,用力捶打他胸膛,“说什么活着何用?我不是如此,好死不如赖活着?他出来劫这珍宝,本是真心帮我,我却将他利用。这怎么能说得过去?”

    鸣棋语声淡淡,“我早已让人在他住的军营,毁掉一切书信往来,用那些珍宝,换得你一世清白做人,是我一生做的最合适的事。从前,我用性命去拼不败将军之名,真真有些想不开,此时,只是身外之物能保得你周全,简直让人觉得便宜到家。”

    她紧紧咬住嘴唇,鲜红的血自唇流下,他轻轻抚摸过她嘴唇,“你到底还要这样折磨你自己,到什么时候?”

    她反抓住他臂膀看向他,“鸣棋,我还要造孽到什么时候?你知道吗?那些人,他们全都被我害死了,纵然现在还活着的人,也是备受摧残。”

    鸣棋拍着她的后背,“这一切都不是你的错,是因为你他们才陷此情境,没有你,他们一生大吉了吗?世事早有前定,你一个柔弱女子,哪里有那么厉害。”

    云著捂着嘴巴,抱着本武功秘籍,欲说还休几次,最后,止不住嘴唇不动,声音传出来那样的提醒,“我说,二位现在这个地方有一点点尴尬,它是在那位高国郡主的门前,你们这样的不管不顾,她不仅要记恨你们的仇,连我的也一道记恨得实诚了,少不得要恨我个大疙瘩,话说,她们怎么一直不肯出来看个热闹呢?莫不是世子你这次,连女人也不放过,全都杀人灭口了吗?”

    鸣棋轻轻抬起手向云著,“你不知道吗?我早该杀了灭口的其实另有其人,至于里面的人,不过是全部都打着瞌睡而已。”

    说完朗声向跟来的侍卫道,“你们在门前支起大锅,做些美食来吃吧,也好留下证据,我们是来瞧过郡主的,还带来了拳拳并不假的心意。”

    看看已经是日三竿,鸣棋将无忧抱马车,吩咐人直向红狮子大街而去。无忧今日只穿着素简样式的女差官衣,与鸣棋几番牵绊之后,好多处都给压出褶子来,鸣棋有一下没一下的为她顺平,“不是想做个蛇蝎美人吗?今日,一役重回到垂泪美人了吗?”

    话音刚落,轿帘一挑,云著又捂着嘴,挤了来,鸣棋看了他一眼,“不去看那秘籍,我可要回来了。那东西可在如今的市面,可以卖到一万两黄金。”

    云著眨了眨眼,没说话,但也没有下去,鸣棋又瞪他,“还不快下去,三个人坐在这里面太挤了。

    云著又唇形不动,开始腹语出声,,“我这样挤来,也是出于一番好意,我是怕你们一方伤心太过双双殉情而亡,坐在这里,不过是看着你们的。”

    鸣棋向他眨了眨一只眼,“你放心,我们殉情时,是会通知你的。”

    云著腹语道,“那又是为何?平时不见你这么周到,殉情的时候,怎么要对我这么周到,还念念不忘呢?”

    鸣棋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指,“我们要离开这个世界,而你还活着,这真是让人觉得不幸,我会先推你入崖悬崖,也好杀一个够本儿,再添一个赚了。”

    云著给鸣棋气的一阵哆目瞪口。最后,捂着胸口下了车。

    赶往红狮子大街的途,处处都能听到人们们在议论蔡单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