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三百一十一章 霉痕

第三百一十一章 霉痕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旖贞听得“嗤”的一声笑,“女差,你这个笑话说的也太不像话。 能及得我家府库,内容丰富的,恐怕天入地寻之遍,也再难找出第二家。若然我家府库称得是贱地,那这大显可无有我立锥之地了。本来,我还想着女差平日日常所行之事,太过繁琐,我若要搅乱女差洗笔,得沾水,要是捣乱女差研磨,得沾墨。这两样我那扯绸子更费手指!真是不好不好!不想,女差终究还是有予我甜头之日。给我找了更有趣味的事,今日去府转一趟。起女差平日所做的,可有趣得多,只是你这礼单乍眼一瞧,真是寒酸,我劝你,拿这对儿金瓯永固杯,价值连城,不掉我王府身价一分。母亲也会喜欢“

    无忧不敢怠慢她只言片语,只得轻声应,“是。”心里在想着如何,从这情境摆脱出来,却一时没有主意,主要是旖贞已经看出了她的想法,“女差又在背着我动什么心思呢?说句你不爱听的,纵然你脑袋瓜子灵巧有办法,又常得贵人相助,躲开什么明枪暗箭的,可你的小命也总归是攥在我手心儿里的,倘若,我要你遭罪,不过是像捻死只蚂蚁那般轻巧,你瞧,这是我给你带来了什么?算不什么值钱的东西,但可却是我长长久久的心意。你瞧瞧这是打多早前,想到了你呀!”

    说完,向左右使出个焰色来,有婢子捧攒盒来,面整整齐齐覆着一段红绸,旖贞又扬了扬眉,婢子轻手将那红绸揭开,内所覆现在眼前,是三块黄色油渍已经浮到表面的月饼,如若细看一眼可以看到,绿色的霉迹,均匀的生长在表面,让人作呕。

    旖贞向那几块儿月饼一指,“我要是想惩罚你,你即便是再聪明,以为你能躲得过吗?那个是我秋时吃剩下的几块月饼,一心一意要留给来年做错事的人吃,你设计将我陷害,没有想过一报还一报吗?我虽还要不得你的命,但是赏你几块月饼,该让人没有话说了吧。无忧你心思最巧,必然知道,我要让你不畅快的办法,多的不计其数。而今天所用的这种,也是其最简单,最不要命的,不过是薄施小戒。讨你个记性。”

    旖贞说出这些话来,脸的笑意越发明快灿烂,只是眼分明燃出火浪烧天的大焰来。很容易,让无忧判断得出,她今日难逃这一劫。

    但也并不能说全在意料之外,这不过是一场迟到的报复,对于如何结束,旖贞与太子,她确定无法可想,也只能由着旖贞时不时来找她的麻烦。

    见她犹豫并不动作,旖贞双手一挥,身边的婢子,已经拿起月饼,递到无忧眼前。

    隐隐的绿色,在那糕饼之间浮现。

    她刚看一眼月饼,还在打算如何回避?那月饼已被婢子送到她口边,她无计可施,被人迫着吞下一大口去。

    座的旖贞一身春绸长裙,绣色明快,那样笑意欣欣地瞧着她的一举一动,她只觉得全身下,都跟着那被迫入喉的东西,一处挨着一处地发紧,双手紧紧的掖着自己的喉咙,想要不让它们被吞下去。

    却被婢子在她背后推了一把,那大块儿的月饼,一下子被生吞进去,噎得她几乎喘不气来。一连串打了好一顿嗝,沿着额头滴下的冷汗,在木质的地板汇成小小的一滩,如同是那面长出一只一直瞧向她的眼睛,她有些站立不住,摔倒在地。

    旖贞将这一切,看得欢乐,“女差这个样子,看起来,可真的是不好受得很呢。想来,日后一定会将这件事记得牢固了吧!这是你和我的不同,即使我错了,我也可以再错下去,可你却不能错,因为如果你一不小心错了,你会没有命在。对了,你是要下午去府库吗?那个时候,先到我那里候着,啊,那个时候,即使女差肚子痛,也要忍着,我母亲可不喜欢有人坏了她的计划,她让你办的事,必须办好。那才是你能活命的方法。不过这个也不用我说,你不是一直都很清楚的讨好她吗?”

    片刻之后,那柔软的绣鞋步出屋子,室又恢复了死一般的寂静,无忧撑着地面站起身,一颗泪珠落在她手边,她低下头去看了一眼,咬着牙,踉跄奔向外的僻静所在,用尽力气向左右看了一眼,确定无人,才将指伸入喉,用力抠动,转眼,已经将之前入口的东西,吐的干净。

    虽然这样做,不确定一定没有伤害,但起码应该不会太严重,应该是能忍受的地步,做完这一切,立在后园无人的风,她想,从前的无忧,真的已经死了。

    从前,若是她遭人这样对待,她会惊慌失措,想要找人来帮她,如今的她,在这样的时刻并没有想到谁会是帮她的那个人,也不想将谁怨恨,因为她实在是,太累了,无法再添一个仇人。

    即便旖贞日后会要了她的命,那也是很长的一段时间之后,才会发生的事情,她现在太忙了,并没有时间去想,眼下她全部的心思,都在母亲与贤儿身。

    隔着风声,听了听鸣棋与云著所在的方向,他们大概已经离开了吧!她抬起头,环看着王府四周,全是利刃刀锋的影子,别人看不到,她却看得这样清楚,那些利刃四处飘荡,一直向她袭来。

    轻微的腹痛慢慢兴起,她不知这是自己的心思作祟,还是真的已经开始腹痛?微微阖了阖眸子,尤是如此,闭眼,那些利刃,也不曾离去,“这些难受,如何也不那些身首异处的痛,她的软弱,已经随着那些人命已逝一同死去。”

    *

    到了下午的时候,无忧按旖贞的说法,等在她的院外。重新梳洗,打扮得齐整的旖贞,看了一眼有没有腹痛症状发作的无忧,目光闪了闪,“看来,女差不仅是玩儿心思灵光,连肚子吃错了东西,也如此灵光的能逃过一劫。如此我确实要给女差找新麻烦,来烦了。”

    无忧一脸恭谨地点头,如同她对她说出的话,其实是体贴入微的关切之词一般。

    旖贞被她这样的态度刺激,重重喘着气,脚下一跺,又说不出什么,只是转身当先向府库的方向行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