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三百零九章 走龙蛇

第三百零九章 走龙蛇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云著听到鸣棋让他做无米之炊,一脸失望,鸣棋所说,说出太子的秘密来,将那宫女诱惑很难办到。(.  . )

    不过,好在,这一次他要骗的人,是涉世未深的小宫女,只要似是而非的提一个点,再抓住她心焦急,怕被人发现这一点,可以轻易取得她信任。

    但即使这样,似是而非的一点,也并不好找。

    云著沉思半晌,提了提兰姬的事,这可算得是太子绝对的一个秘密。

    鸣棋想了想,马摇头,太子见今对这宫女是以情诱惑之,当然不会主动透露对给对方,自己其实是个绝情之人。

    然后,鸣棋又自提起竹人的事,说完,马自我否定,终归太过梦幻,说给一个宫女意义不大,都不一定听得懂呢。

    最后想到了苍鹰,虽然不确定,太子一定会将这件事告诉给宫女,但大可以让云著,似是而非的,那么一提,如果不,也会只当是个随意的说辞,并不会引起注意。相反,如果一语的,事情很快会出现转机。

    说到底,云著是要做见机行事的随意蒙蔽。但,到底要怎样蒙蔽?怎样随意?鸣棋抬起头,目光闪闪,“云著在见那宫女之时,扮作个口吃之人吧!那样每次说起开头时,都有时间借以观察她颜色,发觉有门再行深入。”

    云著张了半天的嘴巴,最后慢慢合,“那个嘛,我是还有一个问题,你还有没有,更好一点的馊主意?”

    *

    不远处,回廊,有小婢急急向这边跑来,倚在亭栏之下,小声唤,“女差,女差!”

    无忧看了一眼鸣棋,尽量压低脚步声,过去听那小婢附耳说的话,不过几句的功夫点了点头,然后打发了婢子重新走过来向鸣棋与云著行礼,“是大公主在找奴婢,所以……”她说到一半,目光滑鸣棋与云著手分别捧着的笔洗,在云著身定了定眼神。一个无色无味的眼神飘了过去。

    云著明白无忧意思,将手的笔洗又端了端,“那不妨害女差做正经事儿了,刚刚好像是妨碍得太久了!哈哈哈!”边哈哈着,边拿过鸣棋手的笔洗一起交还给无忧。

    无忧再次向他们行了礼,退了出来,转过他们瞧不到的角落,在袖取出银锭来,递过在一边蹲守的小婢子,“刚刚做的很好,这是赏你的。”

    其实,刚刚大大公主并没有唤她,这一切不过是无忧,针对鸣棋早做好的准备,所幸有了恰当的用处。小婢子千恩万谢,退下。无忧重回书室,大公主此时正与弥姑姑说话,见无忧进来,弥姑姑那说到一半的话也并未停下,声音平流,“依奴婢来看,世子说的那位云著公子的娘亲没疯的猜测是真的。听到世子的话之后,奴婢找人,从旁细细打听了一下,确实有诸多可疑的地方可以佐证那个猜测。”

    把公主略静了半晌,“除了那些终究看起来像是捕风捉影的证据,你那么肯定,只是因为那句怂恿他儿子杀了亲爹的疯言么!”

    弥姑姑点了点头,“疯言借疯口说出来,未必不是真话。”

    大公主,将无忧新奉来的香茶送到口边,顿住,茶带热气一线升,如走龙蛇,“既然她有对国舅的恨意,我们也别让那恨意闲着。可如何与她会一面,倒是一桩难处,你知道的,我是无题到国舅家去的!那老家伙因着那些珍宝气的不愿与我虚与委蛇了呢。可笑,他那做了皇后的妹妹却是与我更亲了些。”

    弥姑姑轻声提醒着大公主,“近日,国舅夫人身不大好,去了别院休养,大公主可前去瞧瞧,再用道长给她算一卦,说是邪风入体,只因有妖邪之人在身侧,她自然会将这个邪想到那疯女人身去。藉着这位国舅夫人的手,将那位被冷在一边世人皆只当做疯癫的从前的国舅夫人翻腾出来,让那位国舅夫人给她另寻一处清静之地,也好成全大公主与她的一场相见。奴婢估计,她也正在等着这场相见多时。”

    大公主在轻抿一口茶,将弥姑姑的说法细细回味了一遍,心已经变得活动,拉过她的手来,“你的意思,是起现今的这位国舅夫人,你更看好的,却是从前的那位吗?”

    弥姑姑轻轻点下头来,“一来,皇后将自己的侄子放在眼前,并不是真的为了让他升官发财,而只是想将他看住,能够为她所用。可巧,这位云著公子并非寻常之辈。想来他日,必在皇跟前风生水起。如此势必会反助那位夫人重新得势。二来,只因,从来有失之东隅,收之桑榆的说法,是以,这位夫人似乎是得天独厚,从来都是雪荷姿容,仿佛这十几年过去,她独独逃在了天地乾坤之外,并未受的岁月风霜侵袭。而那国舅的性子也从来爱偷食,此时较正经地位的国舅夫人,这位才正得的风水相宜呢!而与殿下来说,她的好处是仇恨未变,也许正因如此才容貌未变吧。让我们细细织一张,送国舅一场不可挽回。”

    大公主抬起手指,轻敲盏沿,“其实,这国舅的风格一直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来着,我从前还想着,放着他不管也没有什么害处。可这一次,却偏偏来惹我,在市井之放出风声来,说鸣得有龙阳之好。”她猛然抬起头来,眉目间结出锐利光色,声音透出阴冷,“这一次,他犯了好大的错,既然是要伤彼此最重要的人,我倒要,庆幸他也是有儿子的人,还可以让我报复回去。不该得到的东西,还回去的时候,可没有那么容易了。他不该动我的一分心思。从前他不明白与我无关,可现在我倒要发这个善心让他明白明白。”

    说完,看了一眼候在一边的无忧,“你这放下手的事,去府的库房给那位国舅夫人挑些礼物过来,再找人拟出精致的礼单来。”

    无忧慢慢抬头,看到弥姑姑在大公主身后使出眼色来,知道,此时不用再细问大公主到底要挑什么礼物?一会儿弥姑姑自有安排。见大公主,扬手让她退下,躬身退去,刚走到门槛出,大公主又嘱咐了一句,“她那个人是喜欢豪华的,多挑些亮堂的东西吧!一次吓到她才好。”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