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二百九十八章 空子

第二百九十八章 空子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皇后抬手打发了两边婢子,也并不瞧向立在地急的两手直搓的国舅,而是径自喝了口茶,“听说,你身不大好,还卧了两次床,我让人送过去的药可吃了?”

    国舅点头急道,“云著那臭小子,真是反了,竟然为了他娘亲跟我动了剑,这么多年我是养了头狼吗?”

    皇后默了半晌,好似是很用心地在静品那道茶香,又过了良久,才放落杯盏,“一切早有其因果,国舅何必如此,我们飞营家,哪一代,不出几个不驯顺的逆子?这也未必是坏事,要看你将他怎么捶打,怎么用?从前,我只以为他是只野鹤,随了他娘那劲头,几乎是无用的,如今看来,他骨子里,却有我几分性子,阴谋不再有出色的败类,他们会被阴谋遮盖,现在,让他来到我为他铺的路吧,他会走我的方向。 ”

    国舅听得一头雾水,“这小子,心里恨定了我,皇后这姑母的身份,在他眼,再也不是什么亲缘关系,只怕也早恨了你一个大疙瘩!他已经成了我们的威胁!而且,对我们的一举一动都了如指掌。这可如何是好?”

    皇后闻言哈哈大笑起来,“皇室之,本不相信血缘的,要不然,怎么会有那么多手足相残?你要是在这边面认真,你输了。”

    “可多数,还毕竟是重视血缘的。”

    皇后冷笑了起来,“所以,那个多数败给了少数。给一个人指定的身份,他很难再换一个身份了,我是这样的,你也是这样的,我看不出云著他会有什么不同,杀死一个人,不是对这个人唯一有力的惩罚,控制才是!你还有什么更好的?让云著走近我的办法吗?”

    国舅虽然接不皇后的话,脸的焦急之色仍不能真的因皇后之言轻松褪去,仍然忧心提醒道,“我是怕他伤了你,又反而因为这个,让家族陷入险地,毕竟即使是在你身边,也是暗流涌动,那些人从来都在寻找机会。”

    王后手指抚杯盏边缘往复走指,让那茶香蕴在指端,“常人确实会觉得心惊胆战,但我是堂堂国后,现在忧虑不能自已的,反而会是云著。从他渴望的,不仅仅是做一只闲云野鹤开始,他从前好对付多了,从这面看,他终于有一点向哥哥了!”

    国舅看看皇后,“妹妹究竟如何打算呢怎么好似瞧着并不心。那些珍宝我们怎么可能这么,轻而易举的拱手于人?每日想起,都会觉得抓心挠肝的煎熬。”

    皇后一边想着那件事情不知道进行到哪一步了?一边悠悠啜了口茶,“国舅又何必着急,我在等十九皇子坠崖的消息。他们往回报信也需要些时间。这茶不错,国舅可好好尝尝。一条今日外面的阳光也是不错的,我倒好久未有这种心情了!”

    国舅一脸震动的看向皇后,“这个十九可是妹妹亲手抚养长大的,算是颗冷棋,其实也未必无用武之地,妹妹怎么舍得?现在将他葬送?”

    皇后点点头,“兄长,这次看的不错,可这会儿是他的用武之地也不假,对了,忘了告诉给国酒舅,今日陪同他坠崖的,还会有大公主府的棋世子,和那位大名鼎鼎的魅惑世子的女差。”

    国舅脸的肥肉一抽,然后是拍掌大笑,“妹妹坐镇这深宫之,竟然对外面的街头巷议了如指掌。如果有鸣棋在其,那么搭这傻小子也是一桩,正经稳赚的生意,划得来,划得来。之前还一直愁着这件事呢,想不到,这么快了结了。看来我今天终于能顺利睡个安稳踏实觉了。”讲到一半,打住,一脸疑问道,“十九也罢了,可是鸣棋世子从小出入万军之,人称常胜将军,只恐帝都附近的悬崖皆不能奈何得了他?说实话,妹妹,以如此方法出手,着实算不高明。反倒有可能让他顺藤摸瓜。”

    皇后牵牵手嘴角,“他最终能找出是我,这是当然的。这一出,本来,也没真的要谁的性命,我只是闲来无事,要让这位世子与那位女差深情更近一步。还在闺时我爱看,那些有情人终成眷属的话本子,这次算是要亲手谱一段了。”说完觉得有意思的笑笑。

    国舅听了,表示不懂皇后的意思,想了想提问道,“在十九的马车做手段本来并不是易事。可妹妹既然不想要他性命,又何苦废得这出周折?让手下人干活,往来间也难免留下痕迹。你这样的位份可千万不能让他们抓到什么把柄。”

    皇后剥了剥护甲精致的錾花纹饰,轻轻向后歪在身后的靠垫之,“说来,这真是一件机缘巧合的事,我只不过是随口问了问,得出了这样的办法,可见是老天有眼,那些珍宝也终究是我飞营家的,谁也夺不去。这样的话,生了这场场病也并不全然是坏事,让我有机会关照了这位棋世子未来的世子妃一件事情,说不定,通过这位世子妃,我们可以重新得到天地大典失去的珍宝。”

    国舅听闻珍宝有可能失而复得,眼前顿时一亮,急切地将两只手放在胸前,搓来搓去,“妹妹果真有那样的办法吗?可我怎么听闻这位世子妃对那棋世子挚爱不渝?即使不被喜欢也一意苦等,连他们高国的面子也不顾了,想来在这位世子妃身很难找得到空子钻。”

    皇后闻言只是轻轻一笑,“看来,我的兄长也不是只顾着花天酒地,还在空闲里体恤民情。知道的也不错,原来她是非棋世子不嫁的,可只有这样的心思,手没有力量,又有何用?我却能允她一个结果,她如何不心动?怀有身孕的人,经历了这些个大喜大悲的事,想法自然会不同些,也当然有可能做出些非常之事来。”

    国舅拍了拍脑门儿,“妹妹是说的可以给她与鸣棋世子指婚的事情吗?我倒忘了这一层了。这个面妹妹可以堂而皇之地帮了她这个忙的!”

    国舅也高兴了一会儿,马又缓过神来,“可是之后怎么样呢,妹妹将人情送出去了,可是她到底能帮到妹妹什么呢!她自己都还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呢!妹妹不会不知她只是个蕃国郡主吧!具体一点来说,在这帝都无依无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