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二百六十三章 改径

第二百六十三章 改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鸣棋翻了翻白眼,“话又说回来,这东宫的基调好像是逼人劳燕分飞的圣地,这才多大一会儿啊,我们亲历了两次,连你们这种至死不渝的风格到了这里都“渝”了。 你们先将着“渝”一会儿吧。焕成可不是用人操心的人,我看,我们还是先进去一探究竟再说吧。”

    善修已经转过身去,“在进去之前,还要先做一件事。”看他说完这一句不着边际的话转身要走,鸣棋切地一声冷笑,“你这是要放下头等要事,先去找焕成,他是小孩子么,身手又不在你之下,干什么那么担心,我们错过眼下时机,太子可真过来了。你想想,他现在,只是一时反应不过来,又被外面人仰马翻的气氛带乱了思绪,过会儿静下了心思,一定是会找过来的,这里本是他的一亩三分地。”

    善修抿了抿唇,“他看出来是早晚的事,所以我得为他找一个他不得不去的地方。”

    鸣棋顿时一脸大感兴趣的表情,“那是什么?不要钱的样子。很容易去么。”善修看了他一眼,“你忘记了么,今夜众所周知的还有一个人,会因为痛失珍宝而身心皆疲,旧症复发。这个机会我们可要善加利用才是。”

    鸣棋揉了揉眼角,“你说的是皇后?”

    “天地大典,皇兴致大起,也必会去见皇后。皇后当然会尽力掩饰身心的伤痛。但是你我都知道,这世是有再怎么掩饰也无法掩饰的事存在。”

    他没有再多说什么,因为他早看出了鸣棋已经猜出了他的全部想法。

    鸣棋一脸嫌弃道,“也是说皇后发症,宫会来传太子入宫,天时如此待我们,你又去做那么事情做什么,明明多此一举。不对,他们也不会马来传太子,而是该去找太医的。”

    善修露出笑意,“说得不错,是先行去宣太医,可那去宣太医的内侍在皇宫一向日子过得太好,脚步慢得如同蜗牛,我得去让焕成帮帮他们。”

    鸣棋一脸受不了的神情,“你是皇后的人么,怎么能去找太医?”

    善修笑,“那帮他调个路线,先来找太子怎么样。到底要给太子点儿什么,孝字怎么样。”

    鸣棋脸露出好笑神情,“兄长果真是先天下之忧而忧,可万一,皇后身子骨忽然变好,或者是心脏太大,又或者早想好了下一步的打算工,算是丢了这些珍宝也不过是失之东隅……”

    善修目光定定,“你太高看她了,她一定会坚持不住,那么多年她早已经心想事成得惯了。”

    一室温香之,皇后亲自扶袖提起酒注来,向着皇面前,已经空了的高盏倾酒,碧绿色的液体汩汩流出,击在雪白瓷壁,荡出好听出泉流的声音,皇伸手摒退两厢内侍,笑揽着皇后坐下一同对饮起来。

    皇后脸笑意倏退,露出痛苦神情,那时皇正在举杯,将盏液体一饮而尽。皇落杯,皇后脸又重现笑意,再取过酒盏来,“平日里,臣妾总是烦着皇要皇少喝,今日里皇可是借了这天地大典的吉兆让臣妾封嘴。”

    话落时已经满盏,她看向皇,“皇与臣妾皆该酩酊大醉,以酬天意佑我大显。”皇闻言大笑着饮尽杯酒。皇后已经再去续杯,“皇近来少有这样的开心时刻,臣妾真愿这一日长长久久,永不会过去。”

    皇又一口干了,还嫌倒得不及时,自己抓过壶来,皇后也不过去干预,心如煎熬般只盼得皇醉了,要她缓一缓,心口的痛揪得她越发呼吸不畅,可今日皇的醉意似乎是来得太迟了,一直只是微醺的样子。她心里分外清楚,在他面前万不能露出一丝的不快,得到了天地吉兆,怎么会愁眉不展,若不会是心有鬼又怎么会心痛如刀斩,那样也太说不过去。

    转眼,皇已经连进了三杯,抬头来瞧她,目光里如珍宝璀璨,那时她心那出怪作得正紧,仿佛是生生将一颗心的所有窍孔,给添得实称了,进不得血去,不由得皱了皱眉,略略抚了抚心,他似乎是瞧出了什么,“皇后哪里不舒服么。”

    她挣扎着还向他笑靥如花,“臣妾身子一向好,皇是知道的。”

    皇点了点头,只管再去倒酒,“说得是,今天怎么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出现,连天地都来助我大显。”

    皇后又来斟酒,被他一下子握住手臂,“你可晓得那些珍宝的用处。”

    皇后向他笑笑,“那个群臣们早已经说得清楚,臣妾也听了一些,平边疆,扩坤舆,延续我大显万代基业,虽然说起来细里无尽的作用,可是说到底还是归到这些大显江山社稷这大头去。”语声温存柔媚。

    他点了点头,端起杯来,“一大部分我会放到苍鹰塔面。那只鹰,这是我对它的敬献。”

    皇后站起身,想要再说些什么,忽然觉得头重脚轻,一头栽在地,皇见状喊了来人,宫一时热闹起来。

    焕成抱臂等在宫门之外。听到宫门开启,有人飞步跑出来,虽然看着是跑,可不过两步早已是气喘吁吁,摇了摇头。

    焕成一刻钟之前,还在东宫里面转来转去,想要找到去探东宫一直没有回转的自家世子,没想到,最后还是被世子给找到。

    被突然在眼前跳出来的世子惊了一下,得到世子的意思,要他这前去宫门等出来通风报信的内侍,据说那内侍会先去传太医再去找太子,但世子的意思是那样也太拖沓了,还是先去传消息给太子为好,御医那边另找人代劳是。

    焕成向来都是只听世子的话,不问不驳。一阵风似地赶往宫门处。宫门紧锁,看来他来得还不晚。

    然后半刻后,那跑得在一群内侍里算是最快的身影出现。

    隐在前面的隐蔽处的焕成,伸出一只脚跟他打了个招呼,内侍直接热情地绊在那只脚,飞出去五步远,落在地,挣扎了两次都没有爬起来。焕成嘀咕了一句,“不战场的男人啊。真的是废物一只。”径直走了过去。

    想想自家世子刚刚的吩咐,真是简单易行,直接将这人提到太子府,不要给他瞧到脸。于是一把揪起他的衣领托在眼前,转眼间消失在夜色之。(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