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二百五十八章 不尽

第二百五十八章 不尽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鸣棋逸出一丝冷笑,“原来,我在兄长心目之一直只是人间兵器。  .  . ”

    善修正在触摸假山的手顿了顿,“也是人间暗器。”

    鸣棋点头,“希望二十年后兄长也会执迷不悟。人间兵器不可怕,可怕的是没得偿所愿的人间兵器。”

    如何找到董姬是个新问题。

    鸣棋表示,这个简单,东宫依皇宫而建,布局大同小异。

    时间不太长,两人已经摸到董姬窗下。

    室仍掌着灯,鸣棋找了个隐蔽的方向倚着墙壁坐下,对善修做了个让他进去的手势。善修将指竖在唇,示意他先听听里面的声音在说。

    良久,听到水花四溅的声音,接着,有婢子抱着巨大木洗走了出来,想来,是董姬梳洗已毕,要睡下了。此时正是良机。

    鸣棋再次向善修做个眼色。善修继续视而不见,鸣棋抿唇一笑,捡起来一颗铺在花盆的鹅卵石,在手掂了一下。下一瞬,掷在雕花木门,“砰”的一声,里面一个女子惊声道,“是谁在外面?”

    善修惊异地看向鸣棋,鸣棋的一脸天意如此的表情摊手。

    百花灯光之下,善修立在董姬面前,鸣棋在它之后,慢悠悠的一步进来,四下打量,确认室无人,才慢条斯理看向董姬。

    董姬下意识地想要叫人,鸣棋迎去作出嘘声手势,然后衣袖拂过百花灯,室顿时一片黑暗。

    月色慢慢透进窗棂,室三人渐渐适应之后,董姬已经从认出了他们一双儿,一字一顿间透出笑意,“一次秋之宴见过两位世子之后,怎么好似一别经年。眼下,我是糊涂了吗?这是在梦,梦到两位世子了吗?”

    善修没有马出声,鸣棋倒是给她认真分析了一下,“其实,我们也不想这样造成打扰,但是该知道的东西还是要知道,如太子殿下他最近变得很是不一般。”声音穿过月下幽夜,立在他们面前的董姬闻言,忽然笑出声来,“在你们知道想知道的东西之前,我也许会惊恐出声。那样会惊动很多人。那样于世子不好。”

    善修轻声一笑,“为了让那个不愿见到你的太子过来看你吗?如果他,误会了我们三人的关系不大好了。”

    董姬目光幽然一亮,“世子看出我一意要掩盖的伤疤了吗?那正好,我们可以开诚布公了。二位要知道的是什么,如果是可以说的,我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善修沉默半刻,“太子在天地大典似乎很是反常。”

    月色更加明亮,三人目力所及的范围,视物变得更加清晰,董姬脸的似笑非笑,栩栩生动,“世子怎么会问这样一个一年没有几日能见到太子的女人这样的问题,太子是看到我臂的伤口才断定出,我与太子在无情了吗?善修世子真是目光确实敏锐,其实我也装的不错,娘家来看我的人,我也将他们骗得很好,但是世子却一眼看穿了这些,真是让人感叹。”

    鸣棋抚了抚额,“如此看来,太子似乎不大懂得怜香惜玉。”

    董姬看了一眼窗外透进的幽幽月色,问向鸣棋,“善修世子所说不错,我与太子缘分已尽,只是,这并不代表,我要向太子进行报复要自不量力的要给他好看。世子自可以说我太过懦弱,遭人践踏亦并不自重,但这样过,其实也没有什么不好,总太子被废,我族人沦人笑柄要强许多。”

    善修目光沉定,“董姬的意思,似乎是真的知道些什么。”他看着她,目光清亮。

    董姬退了一步,“夜深了,我要睡了,世子们也去吧。”鸣棋刚要张口,斜目瞥到董姬脸的脂粉妆容未褪,另一侧,并未扣严直透进风来的窗户,目光一闪,“刚刚,你并不是真的在梳洗吧?夜深人静,你要掩人耳目前去的地方……应该是太子想向世人隐瞒的那个秘密所在吧!”

    董姬脸的表情变化并不大,但是手的帕子却紧了紧,骨节都变白,半晌道,“世子还是同儿时一般聪明,我却只能为苟活一生不再顾及廉耻,活到如今的岁数,经的这些事才明白,人命卑贱,却也不可轻易舍去,我并不是两位世子眼的烈女子。这一条不想再行强调。也请两位世子不要在我身费这些无用的功夫。”

    鸣棋脸一片淡然自在,“你选择苟且偷生,这没有什么,不过是个选择。可是,你一生避不开的那人却不会容你。”

    董姬认真点下头来,“原本我也是心世子所想。如何走进太子,如同世人所憎恨的狼狈为奸也好。在你们到来之前,我一直找不到那样的办法,我们是真的隔阂,我不知道他所爱与他疏远是真的,也想不到办法将他讨好也是真的。那真是让人无望的事实。可直到你们出现,带来新鲜的办法。而倘若我有幸参与进,他最要紧也最看重的事情之,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一切必将从此不同。”

    她说的这段感想,看似感想颇深的话,让鸣棋与善修均听出了那语义的诡异来。下一瞬,她轻出莲步向鸣棋走过来,轻轻拉起他的衣袖。

    她这样的举动大大的反常,鸣棋一惊,后退了一步,然后寂寂室响起轻轻的一声“嗒”,董姬同他们说,直到他们出现,带来新鲜的办法,并不是随便说说。这一刻鸣棋他们体会到的诡异也是真实存在,他们一双儿此时的置身之处,都是在金柱之侧,是室机关的对应之处。

    太子府在营建之后的一次秘密改造,布置了太多像这样的机关。明晰,鸣棋反应出脚下的异样时,一只手已经被锁在一边的金柱之。善修才露了个吃惊,也被紧紧锁在金柱的另一侧。

    董姬目睹这场惊变之后,定了定神,借着月色分别看了他们一眼,“堂堂世子,也会有疏忽防备的时刻。真是可惜。世子们以为我会如何将你们处置呢!所以说粗心大意永远太早这话是不错的。”

    鸣棋思索了一下。“交给太子吧,这样看来,你这桩交易真是合适。我想,接下来你可以等一场大典了,一场皇后加冕大典了。”

    她茫然地将他看着,又忽然摇了摇头,“怎么会那么简单,我该当有更多的把柄才是,世子亲笔写下的书信会好许多吧!”(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