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二百五十六章 飞翔经

第二百五十六章 飞翔经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鸣棋却一下子笑出声来,“我需要,不,怎么会是我。 从没有想过要在郡主身得到什么东西?是母亲,这些都是母亲喜欢的。”

    倾染染指尖的血涌出的更多,她听懂了鸣棋的意思。他是会娶她的,也是会抛弃她的。

    无忧以为倾染染会在那一瞬间咆哮,会痛恨她眼前这个连假话都不肯说给她听的男人。

    毕竟连无忧指尖都因他的话结出了寒意,一瞬捂自己的心口

    一直以来,她都在怕鸣棋怕他对她可怜的心意,会不禁风雨更不经时间,然后瞬间虚无。

    这一刻她甚至在是想他有朝一日对她说出这样的话来,她要如何去承受。她想这是有一瞬心动的过错,本来可以若无其事的看他冷漠,如果不成,感受到他在某一瞬的温暖,也不会在观看他的狠辣时像这样被遥远的力量直直刺。

    这也正是倾染染一意要她前来的用意。她倾染染不能像正常的世子一样在他身边长悦,她无忧更不会。

    倾染染的声音镇定无,“即使世子会这样做,我仍愿意留在世子身边。”

    无忧听出那是他的心声,他在怕他变卦,连因他靠近带来的伤害她也一样希求。

    但这真的是一件如环无端的事,像飞蛾扑火,明知自取灭亡,以后依然奋不顾身。

    鸣棋伸手抬起她的下巴,满意的冲着她笑笑,“信号?你还算聪明,我来这里不是要给你希冀,让你顺利生下孩子,而是来告诉你事实,我从前可不这么诚实,你应该谢我。”

    无忧以为的受不了,在她却是甘之如饴。

    这样浑浑噩噩从驿馆走出来,天已经飘落,微微细雨,无忧一路快行,却始终不能让他摆脱,直到她转身向他,“世子这次开心了,这个女人为你而伤心激动。甚至愿意像这样抛开所有,只是为了来到你身边。”

    雨丝轻飞落在锦衣之,转瞬滚落成珠,她一动,那些在暗夜之微微发光的水珠滴落,入土无痕。

    “走了这么远的路,我说了一些实话,我是喜欢助人为乐的。”

    “她是认真的。”

    “那我也是,我要节约我的心意,尽量只说给我喜欢的人听。”

    她不理他只是快走。

    “你在怪我对她残忍?”

    她蓦然冷声将他的话截断,“奴婢不敢,奴婢终究只是做下人的,世子想要如何,自然是要由着世子的意来。”

    她曾害怕他的心意,如今终于在别人身得到验证。

    鸣棋再伸出手,她已经快步逃开。

    他慢慢向回走。其实想不出自己到底犯了什么错。他低下头,是一地的斑驳树影。

    袍角一闪,善修从树后传了出来,鸣棋叹一口气,“兄长这个样子看起来……像是在等我。”

    善修点了点头,“除了无忧,你还能瞧得到别人么?”

    他眼前的鸣棋笑意若有若无,微凝着眸看向善修,目光相接的下一瞬,抚了一下脸,长长呼出一口气,“最近真是有些焦头烂额。”

    他整个人的画风与平时不同,因为只有打了败仗时,才会出现这样的情绪。而不是刚刚探地宫受了皇封赏,志得意满时应有的状态。事实连鸣棋觉察出了自己的怪,也在自问,这是因为无忧么?此时,他深深看向认真观察自己的善修,“你是要找我喝一杯,还是要问我对于地宫还有什么新想法?”

    “我要问的不是新想法,而是新疑惑!”

    “新疑惑?”

    “对,在天地大典之前,我为了引开太子,曾在副都造出谣言,你知道他万物无欲无求,唯一放不下的是太子名声。”

    鸣棋点头,这位太子在降生时,曾出现不祥之照,被大显供为神鸟的苍鹰,在帝都之南的大显山无故撞亡多达百只,而每年这里飞经的也不过百只而已。为此,今曾耗费万众人力,在大行山修建苍鹰祭塔,也是众所周知的那座苍鹰塔,国宗的《飞翔经》里曾记载,只要保留住苍鹰的灵魂,她所护佑的帝王与山河才会在天地永存。这是当年让整个大显震动的事,而之后的几年,关于这件事的议论,忽然如云烟散尽,再无人提起。

    最终连析知此事的国师,也在那几年羽化而登仙,据说,那座苍鹰塔,少了一只神鹰的尸体,现在善修说的,是用这具苍鹰的尸体出现在大显副都的谣言,来引太子不管不顾赶往副都而错过天地大典,虽然这样的计策只是雕虫小技,却每每让太子坐不住,耿耿于怀,简直屡试不爽。

    鸣得小时候,也说过这样的话去吓太子,太子当时吓得脸色苍白,鸣棋笑赞了一声,“兄长还真是怀旧,但太子的旧毛病已经痊愈了吗?怎么这一次没有当?”

    善修扭头像天幕之远远一带星河望去,“他不可能不当,除非在天地大典当天他做了什么手脚,让他看起来并没有当!”

    也正如善修所料,他抛出问题的关键后,终于激起了鸣棋对此事的兴趣,“兄长的意思是分身乏术,这种事情他也以一己之力顺利解决了吗?从副都到帝都,两者之间路途遥远,他会不会根本没有赶往帝都?他不可能那么傻的!兄长给出的谣言在那个非常时刻,他怎么会无所顾忌,轻易当?”

    善修点了点头,“我也本想,这一切,不过一场试探,他不会轻易当,我也不会损失什么,可……”他轻笑了一声,“我在东宫放下的眼线回报说,太子日暮时分打马出城。”

    “这……”鸣棋低头看了眼自己的掌心,“可这种事情,他亲自前去,又会有什么特别用处呢?难道,太子人贵言高,是可以堵得住忽悠之口的法宝吗?”说完这些,脸依稀似在回想,太子从前种种习惯,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抬头道,“况且,他的马术也并不是特别好,十三岁的时候,还曾从御马摔下来过,而今,已经多年不再骑马。”

    “但,这只是通常来说时间的推移,他也在我们看不到的地方默默变化,忽然觉得,我们有太长时间都没有看向他了,太子似乎是成了我们并不了解的存在。夜深人静之时,这种想法变得格外突出。”善修这样说时,似乎还有点感慨。(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