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二百三十八章 全非

第二百三十八章 全非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时光蒙昧让人分不清楚前世今生,她亦蒙昧,如同再也想不起这身不由己的是是非非。(.  . )只知道,她一直心心念念的人站在她面前,在她心发出轻轻的回响。

    然后伸出手,去握住他的手。将他的惊讶也看成是自己一样的心境,是喜悦也是担心。

    *

    无忧再见到倾染染的时候,回忆起之前种种,仍余种种心惊。

    她一直在铤而走险。

    像现在,她怀着身孕而来。告诉无忧鸣棋再也抛不开她。

    “大公主殿下何在。”她问无忧,以的是世子妃的傲慢。

    “在书室,我这去为郡主通报。”无忧道。

    一直没有正眼瞧向她的倾染染道,“恐怕要不了多久女差要换掉这个称呼了,可要从女差心换掉这个称呼要花多长时间呢,恐怕不会那么容易。”

    无忧低头称是,她的眼色,被眼前的雕花砖块代替,面的是福寿双全的纹饰,却被人踩出了一些破损。

    她大概是看了一会儿无忧无动于衷的样子,才继续拾阶而。

    方才第一眼瞧她走来的时候,无忧几乎已经想到了她的来意。二月之前,她做成了那样的事,然后再不在王府的人眼出现,可是大公主派出去的探报却日日来报,她安分守己得很。

    看到书室的婢子被遣了出来,无忧已经想得到大公主的态度,还在回望楼下的动静,一侧有低低的声音在唤女差,她回头去瞧,是有婢子神色焦急,“奴婢是刚刚奉茶进去的,出来的时候,听到里面有动静,要进去看看么。”

    无忧微微沉吟,“不必,你等只要耳朵尖些听到大公主唤方可动作。”

    这时,书室传来大公主唤人的声音,无忧赶紧快步去,在门外应是,大公主在里面道,“派人去叫大世子过来。”

    无忧应是,打发了小婢,又走开些,还想着自己在这个时候该不该回避,前面已有脚步声传来,鸣棋他来得好快,她显然已经是躲避不及。

    鸣棋看到她立在下面立即向她过来,他眼睛很尖,早看出了无居的躲闪神色,直接拦在她面前,“你做的好事。”他身的袍子有些凌乱,头也出了一些汗,像是刚刚练过武。

    她无言辩解,只能沉默不语。

    他的手却向她伸来,“做了错事的人,怎么还不肯懂事,不知要抓住将功补过的机会。我像这样急急忙忙的时候可是再没有了。我较喜欢四平八稳。”

    她不明白他伸手的意思,静了一会儿,看那只手还在眼前伸着,只得焦急去看他的意思,毕竟大公主还在面等着,此时可不是胡顽的时候,他将放在她眼前的手动了动,“这个意思是要你的手帕一用,我的忘带了,不是要我去听大事情的么,怎么能这个样子呢。”

    无忧想了想,只得抽出袖间的帕子递过去。

    谁知,他接了帕子,并不是去擦什么汗,而是直接揣在怀,扭头走人。

    稍稍想一下,无忧好像明白了他的用意,赶紧快步跟去,小声求饶,“世子要拿帕子去做什么?“

    “啊,那好像是一言兴邦的事。”

    无忧立在原地不动。鸣棋回过头来看了看她,“怎么你不进去吗?这么有历史意义的会面,难道不用给尊贵的客人换杯茶吗?”

    无忧低头避过他灼灼目光,轻声,“茶是刚刚送进去的。”

    鸣棋呵呵一笑,一脸岂有此理的表情,“这其的道理,如此聪明的女差竟然不懂吗?再送一次的意思,是意其贵人!总之,多多益善,多多益善。”

    “可是手帕。”无忧小心地指了指被他抢过去的手帕。

    鸣棋低头自看了看,“这个意思也简单,我是想让某人用这手帕铭记此刻,如果她的聪明还在继续,应该也能看得出我主动露出马脚的心意,虽然她早看出此事,还偏要装这个糊涂。”

    无忧知道他说的那个她是倾染染,仍然低头向他回道,“倾染染郡主也有可能猜不到,那是奴婢的手帕,奴婢身份卑微,郡主不会将我一直放在心,像这样随时随刻的想起。”

    鸣棋不以为然道,“非她所有,都是死敌。她是这样的人,你不是一直都知道的吗?啊,对了,这一次,我想表明我的想法,我这是在给你创造敌人,各种各样的敌人。如果无忧孤立无援,举步维艰,会来到我身边,义无反顾的。”

    他话音落地,她瞬即抬起头来,他目光的笃定落在她眼,瞬间击毁她残存的侥幸。想要说的话咽入口,那样梗在喉间。

    无忧的这些举动,也同样落在他眼里。好似察觉不如他期待的那样痛快。那只伸出,想要抚过她眉角的手,顿在空,良久无力落下,轻声道,“我既然无法让你在心甘情愿的情况下来到我身边,于是只能像这样不择手段。虽然偶尔我也会心疼一下你,想要放弃。但连战皆北,真是让人伤心,目标要高远才是,书不是说,取乎其,得乎其。取乎其,得乎其下。在你心里却绝口不提的我的名字。我会让你不得不念出。”

    然后,他头也不回地走过无忧,他的话让他无言以对,看着他的身影自问,“无忧啊无忧无论他说的是真是假,你能做的事,都只是一如既往。这是唯一可以确定的。”心的声音这样的轻,“无忧你原来已经不再相信这世的任何人,他出现的那段染血的回忆之,注定要被你抛弃,而事实,你早已经将他推给了倾染染。”她想清楚这一切,看着自己的手心都失去血色。

    这是可怕的事情。本已是失望之的再次失望。

    也许,在她心底,曾真的对他有那么一丝希冀,希冀他会是她命定的良人。是翠色长津里挥动羽翼,载她飞离世愁的佳公子。

    但这都抵不过,现在眼前这一刻,倾染染带着身孕而来。她心里再清楚不过,那是大公主最看重的长孙。

    倾染染来到大公主面前,不用再费吹灰之力,只要将这幸运的珠胎,呈给大公主看,会成为鸣棋根本不能拒绝的巨大力量。

    至于,鸣棋刚刚对无忧说出的那些话,只因他还不明白,他的所谓不变,只能停留在那逝去的一刹那,然后改变,最终变得面目全非。(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