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二百三十一章 人心向背

第二百三十一章 人心向背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无忧本多牵制住鸣棋一会,他却蓦然靠近,让她的心似乎是一瞬被火点燃,再不敢去想撑下去。 转身仓皇逃开。

    他在她背后轻轻一笑,迈步跟。

    看到无忧小心翼翼回头看他,更是笑出了声。

    无忧想这个意思,是他不会报复了呗。真的只当她拿拿寻常物件而已。当然也不能一下子掉以轻心。虽然鸣棋不常计动心思,可那也只是因为他懒而不是他不会。

    听到屋外惊慌的敲门声,合周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

    下一瞬,龙涎香味轻轻飘逸,鸣棋立在合周面前,接过他恭敬递过来的书,瞧了一眼,“公子没吃下去么,我还以为,公子不惜动用美人计前来要这本书,是因为它好吃。现在已经吃干抹净了呢。啊,也可能是因好看。更有可能是好用。如,在天地大典当年做出人神共惊的事情来。但是我会破坏的,算不在这一次破坏掉,也会在下一次。我会以对手之礼,好好待你。”

    鸣棋恭身,“世子的对手都是当世豪杰,能成为世子对手,合周荣幸之至。”

    无忧立在一侧,紧张地看着合周,不知道那本书他看得怎么样,是否真的找到那些珍宝。时间太仓促了。能不能全部翻过都是一个问题。没想到一直看向鸣棋的合周,其实也在注意着她的焦急。

    忽然从鸣棋脸移过目光向着无忧,点了点头。合周这样做,从始至终,并没有避开鸣棋的观察眼色。

    鸣棋看了全套的眉来眼去,轻笑了一声,“自从漠北回来,我发觉百无聊赖之,我日日最想见的人是无忧,第二个,恐怕是公子你了。公子位得真是快啊。能让人这样朝思暮想。我会像这样时时看着你的,算你狡猾如狐狸,算你将母亲讨好到,肯对你的所行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没有关系,我总会找到让你甘拜下风的办法。”

    室灯火明亮,合周的淡定从容清楚明朗,在鸣棋面前他一直以来,都只突显他的恭谨,“小人与世子皆为的是王府。”

    鸣棋笑,“啊,我差点忘了有母亲做你的后盾,一时之间我的确耐不了你何,不过明天,我会一直跟在公子身边,哪怕是要披肝沥胆,我也会助公子,我若是如此说,母亲也会让我相助于公子的。”

    合周点头,“那件事情本来也要由公子出面。”

    听他如此说,反倒是鸣棋皱了一下眉,“即使我不是公子的知心人,也给我留了位置么。我这个世子也算得是容貌一等,你日日挂我在心原也应该。”他说出这些话来,面色由狠戾渐渐变得月白风清,声音又放得极低如同是魅惑一般,满满诱惑。

    看他们一双在眼前表情与对话都算得出神入化,无忧呆了半晌,低下头,听到鸣棋离去的脚步,觉得在这个顷刻之间,真的是两世为人的感觉。所谓的出生入死也不过如此。

    她紧紧抚住自己跳过得太快的胸口,看向仍立在原地的合周,“明天怎么办,世子会来,有他在身边,公子要如何行动?”

    鸣棋背地里称合周为妖人。一如继往对他恶语相向,但是无忧也觉得合周是妖人,起码那个脑子与常人不同。所以这样看向合周时,觉得会得到精致的答案。

    合周从鸣棋离去的方向收回目光来,“明日初初发现那些珍宝时,要装作是刚刚发现,让世子去探那如何?”

    无忧想了想,“大公主不会舍得。”

    合周摇头,“我要去,世子也必定会去。估计那个宝洞会很深,所以我只能进到第一层。”此时他心一动,若然那些在图看来已经腐朽的支木真的腐朽到了一定程序……

    无忧听他说到一半,不再继续说下去,怪地看向他。

    他收回遐想,“世子才会是真正进到里面的那个人。”合周说起整件事的过程平静如万古荒原,温良灯光之下,他抬起目光来瞧向若有所思的无忧,“我早想过他会如此。这也本是计划的一环。如果做得好,可以永除后患。”

    他微微低头,看向无忧的困惑,缓缓一笑。

    鸣棋一直走出去,远远瞧到旑贞打开一边紧跟着的婢子,气势汹汹向着去母亲书室的必经之路来。

    他拦住她去路。被她狠狠扑打,“我要去找母亲评理。”

    “母亲只当你是小孩子,她不会听的。”

    “可要是不说,我会气闷而死。”

    鸣棋看向她,“即使人心向背,哥哥也永远站在你这一边。”他这话说得真情涌动。

    旖贞心软了一软,“可哥哥从来都懒得动用心计。”

    “哥哥答应贞儿的事情都做到了,哪怕是那一次与成王打架,脑袋要打出三个包,一个不多,一个也不少,哥哥可是照着贞儿说的做的。”成王是今第十子,鸣棋还小两岁,鸣棋因为与成王动手被王爷关进了地牢足足半个月也不肯认错。

    想起那些往事,旖贞又一下子笑出声来,“所以,哥哥一直都是贞儿的神,但是哥哥只会打架,又对一切都无所谓。他们却一直动用毒计。这种事情该用善修哥……”话说到一半,看了鸣棋一下,止住。

    想了想不再说什么,向哥哥行了礼,又向门客们的息室方向去。

    给鸣棋叫住,“为什么去那边。难道是要去找那个合周报仇,如打死他,明天不会出现瑞应么?”

    旖贞看哥哥看出了她意思,梗着脖子不语。

    “他很会玩弄权术,你说不过他的。”

    “我不跟他说,直接打得他满地找牙。”

    “打人动静很大的,母亲会派人来救她,说不定贞儿会被关起来。母亲虽然一直肯纵着贞儿,但是到底是要嫁入皇室的人,一言一行都得有规矩,昨日我听到母亲后悔从前少教了你。我还哄母亲说,你能无师自通,只因在府也本是司空见惯的,你要去让我的面子掉到地么?那可真不是什么好办法。”鸣棋向她摊了摊手。

    旖贞看着鸣棋目光开始变得犹豫,最后笃定目光,“那我做一件会让母亲高兴的事。”

    鸣棋一脸宠溺地看着她,示意她透露一点儿。

    她咬了咬牙,“我去见那位太子总可以了吧。哥哥可不要说这不合于规。我只是看他那么能装虚弱,会不会有装不下去的时候。”(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