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二百二十五章 风住尘香

第二百二十五章 风住尘香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蝶儿听到了无忧的戏言,急得直跺脚,“都什么时候了,姑娘竟还在调笑。!听刚刚郡主的意思,这是鸣得世子做的么。怎么办,我们到底要如何才能从旖贞郡主手里要回荷包啊?”

    无忧点了点头,仍然微笑,“我想的,来得更快了一点儿,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现在美么?”

    蝶儿惊了一下,被烟燎得差点让人认不出是自家姑娘的人,在问她美么。但说实话,犹是如此,依稀面庞之间,还是瞧得出那样的天生丽质来,不由自主地点点头。

    无忧颌首,“真是个好姑娘,我这是见大公主,去卖个惨,虽然不会被同情。”

    蝶儿惊声,“姑娘这样去见大公主是为失仪……要不要先去打理了。”

    无忧唇角笑意更烂,“说不定,这是大公主喜闻乐见的我的样子呢。”

    四周一静,蝶儿完全搞不懂自家姑娘在说什么。但又不敢阻拦,只是舔了舔唇,“姑娘万要小心。”然后一眼惊恐地目送自家姑娘向大公主的息室去。

    无忧一步一步向前走,心空空的,好像更多的,还是在欣赏着自己胡乱撕成了衣裙。此时的情况,不知要做何想法,倘若能避过今日这一劫又会是何种情况,她不敢想。鸣棋刚刚的种种更不敢想。

    一切对她来说皆是奢侈。这才是唯一清楚的一点。

    刚准备拾阶而时,看到立在自己面前的云头殿靴。青青春色的背景里,合周眼含关切,无声立在她眼前。玉树临风的少年公子,带着不可轻易琢磨得透的心思那样定定看着她,时间像是陷入一种虚无之,流淌得异常缓慢。

    他在打量她的异样装扮。

    无忧想现在自己的样子,的确会很出乎人的意料之外,任何人见到都会惊,缓了缓神开口,“鸣得世子,总是如此给人新意。世人都说先敬罗衣后敬人。现在罗衣变成了这样,可是将无忧打回了原形。”

    合周有一点点惊诧地看向无忧。

    无忧着那顷刻了无痕迹的惊诧想,是她对这件事过于平淡的反应惊到他了么。

    忽然莫名其妙地想掩饰自己这样的情绪。该当是说点什么,引开这个话题,如她低下头,调整了一下脸的表情,还没有抬起头,已经听到他在说,“两位世子的事,是我考虑不周,他们都不是表面看来的温顺世子那么简单。”

    无忧赶紧看了一下左右,轻轻叫了声,“公子。”但马已经反应出了,他从一开始见到她这个样子时并没有表现出来与她这个怪样子对应程度的惊诧。自己身的衣服,不可能不脸那一点点掩不住的欣喜更吓人吧。

    那么是他业已知道了一切。无忧偏过头去笑了一下,“公子没有问我这是怎么了的意思,是连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的细节也都知道么。公子的眼线真的很是厉害。不过,这又好像有点不符合奴婢们对鸣棋世子一向忌惮的习惯。也是说,告诉世子这一切的,是公子早早安插了的人么?”

    他微垂了下头,让她看出了他的默认。

    她点了点头,“公子似乎是没有办不成的事情。所以,容无忧自作多情一下,公子来这里,是为了,一会儿我若因为这件事情受了牵连,好出手救我的么?”

    他嗯了一声,并没有多余的动作,除了望向她的眼神一直在加深。他又默了半晌,“一会儿你只管如实而答即可,因为见过我的大公主殿下,会对别的事情更加感兴趣。”

    她笑,“我这一次受到的牵连真的有点大,我劝公子不必再为无忧做意气之争,我惹怒的人太过全面,动摇了鸣棋世子的心意,伤了得世子与琴世子的心,还连带着让旖贞公主一直气恼。自己想想都觉得是罪无可恕。”

    他脸的肯定神情没有一丝被她的话撼动,“大臣们在反对旖贞郡主的婚事。”

    无忧摇了摇头,“任拆一座庙,不拆一座婚,看来这可不是大臣重臣的美德啊。”然后她有些疑惑地抬头,“公子能让他们全部改口么?”

    他没有像之前一样点头,而是看向远处,“不改也得改啊,那样大公主才会看不到你。”

    无忧吓得张了张嘴无话可说。

    下一瞬,已经被他正色嘲笑,“我早说过我要你想的,厉害许多,可你从不曾信。”

    无忧有些呆呆地摇头,“不,从公子开口说时,我已经信了。”

    他笑了,“无忧何曾信。”

    无忧仍然自己点着头,“我的血液都流向了相信公子的方向,但公子是看不到的。公子唯一不能做的事,是看不到这个流向。”

    他看着她。

    她亦看着他。

    良久无声的对视。风住尘香。

    无忧低下头。他慢慢让开前行的路,让她走在前面。

    她想了想,低头道,“我们这样一起进去的话,公子很像是无忧找来的救兵,虽然根本是。但是……”

    他慢下一个身位,无忧低头走在前面,须臾又听到他的脚步声,认命地闭眼。大公主是知道他因何而来的。他根本无须掩饰。她也没有立场去要求他必须按她的想法做。

    这样去见大公主,不得不在锐利的目光下接受打量。良久,那个温柔楔有轻流锐利的声音在问,“我的女差如此来见我,似乎是并不担心我会生气。或者一怒之下让女差悔不今日?”

    无忧虽是垂首,却姿态优雅,连声音也分外平静,“奴婢的卑微身份不值得殿下动气。”

    书香袭扰的天地里,大公主以手支颌那么有趣地瞧着她,声音听不出此时任一的情绪,“好贵重的不值得啊,可那又是为什么呢,为什么会不值得呢。”

    这些话,早在无忧心间多时,虽然不知道说出去的后果会是什么,但是现下也许是麻木了,找不到一点点担心的感觉,反而能够更加如常地说出去,“公主活在百姓之。”

    无忧的确没有想过,她说出这样没有什么实际意义的话之后,大公主的反应会是怎样。

    大公主眯了眯眼,意兴不减,似乎又觉得更加有趣,“我以为,这次,至少鸣得会真的吓到你,还要想要如何将我的女差安抚或者是有伤口想要救治。现在看来,这样的想法,更像是多余的。”(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