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二百一十五章 猫哭耗子

第二百一十五章 猫哭耗子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无忧抬起头,看着天游动着不同形状的游云,再看一眼,在他眼映出的她若隐若现的身影,幽幽道,“公子知道,我别无它选。(.  . )”

    诸什之下,他的眼睛与鸣得刚刚的情形如出一辙。那是完全被激怒的样子。

    她早料到他会发怒。想要快速逃之夭夭。

    下一瞬,觉得她已经积攒了足够的力气从他身边走过,却“砰”地一下子被他执住手臂,“这真的是她们的逼迫,而不是你自愿的么?”

    他一直洞入观火。怪的情绪忽然涌,那些从来不会真的说出的话来在喉间。

    她闪出不能理解他何出此言的目光,“堂堂帝国,也只是以赏罚权柄来驾驭天下,我能想得到的爬高位的办法,只有谄媚这一种。公子知道一般的谄媚,大公主根本不能入眼。我只能得到大公主的喜欢,否则死。”

    他深深皱起眉来,想要走过他的无忧,如同天长日久留下的伤口结成的硬痂,那样嵌在他眼。

    他拉住她的手,加深了力气,“我一直在说看到你痛苦,我愿以身代劳,可你从不肯信。”

    她低下头,看他因为用力而骨节泛白的手,似不觉察那手在腕间兴起的剧痛,只是笑,“时间没有给我那样的机会,是它不允许我只做一个平凡女子,只待夫君爱怜。我这一身的仇恨也不肯让我暂安一日。公子说的以身代劳,哪那么容易天长地久。”

    他握住她的手慢慢脱力,“让你身陷险境的一直都是你自己,可这一切都并不会以你的意志为转移也是真的。”

    她向他笑,那样的笑意烂漫天真,“这当然不是垂衣而治的人生。”

    他开始变得无力,连面色都苍白,“无忧我到底要拿你怎么办。这样帮你,是送你入更深的险境是,只在一边袖手旁观也是看你入险境。”

    无忧向他笑,“所以,公子将这烦恼交由我来发愁么?公子读书那么多,像我这样身处险境的羸弱女子,有没有功成身退的先例?”她故意惹他气恼,以为他会拒绝回答这样的问题。

    他闭目叹息,下一瞬真实开口,“只有一层可能会功成身退的那个犹在挣扎,那是无忧。”

    无忧目光闪动,“公子骗我的。”

    他苦笑,“我没有胡诌的才能。”

    无忧笑,“那公子怎么会说我漂亮,还要一直喜欢我。这些话诌得完美。”顿了一下,“公子的担心推到下一次吧,现在,恐怕要帮我想一个一劳永逸的办法,断了他们想要报仇的念头。我可不能在这阴沟里面翻了船,怎么说都来到了这里呢。万能的公子,应该有办法解开这个枷锁的,我到底到怎么做,才不会在这园身首异处。我现在真的是怕得发慌。”无忧说出这样的话来一半儿正经,又有一半逗趣,可在这样的时候,他会发怒吧,也可能拂袖而去。

    可他却选择了最不可能的那种,慢慢平复下情绪去,“我以为你会去求鸣棋。”

    无忧微微咋舌,只那么一瞬,又像是反悔了一般,语色凝重,“杀手锏是要最后再用的,做为同伙我们要一直同仇敌忾才是。”她向他笑,这样语意透彻地将他讨好。

    他听得明白,却无法抗拒自己的心意,他曾为这件事彻夜长思,“起码要去猫哭耗子假慈悲一下,去庵堂看看那位姑娘吧。由你正经向大公主提起。”

    提到庵堂,无忧心一痛。

    那里有她心心相念的人。那样的心境已经形容不出。

    合周是在帮她。而且他想了那么多。

    她抬眼看向他时,已经泪眼模糊。连笑意也浸在泪眼迷蒙之。

    她没有想到,他会帮她得到机会去看母亲。

    他看到她伤感样子,静了一会儿,“其实也不能真的是见到候爷夫人,但却可以让她听到你的声音。孤独之那般也是很好的安慰。”

    她看向他,“公子是怎么办到的,连庵堂也可买通么?”

    他微微抿了抿唇,“狐假虎威。”

    半晌,她终于又重新恢复镇定,有些不好意思低头,“做得好。可我那样对公子,公子不会后悔么?”

    无忧看看到他的目光一瞬变得不同,方才还是同她有问有答的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只在她问出这句话的当,已经变得凌乱,他目光定定地看向她,“我你想像得还会坚持。这也出乎我自己的意料。”

    无忧也像是明白了他的心意。虽然她从未曾真的确定她自己是真的明白的。自从家里出了那样的事,她的整颗心如同腐朽,那些美好像是被连根拔起,荒芜至今。

    现实将她想要的生活割得七零八落。那时她已不再是她。

    良久,他亦变得平静,只是平静的目光直直现出对她的关切,他从来都不让那些情绪闪现,今天却出其不意地嘱咐,“无忧要小心随时会反目的大公主。虽然不会真的是那么快,却总会有那样的时机出现。”

    她轻轻颌首,慢慢向一侧移过眸光去,“可无忧终究无所报答公子。”

    他笑了,眼睛弯弯,“才说要感激我多长时间啊,现在听起来却像是空欢喜啊。”

    她踌躇片刻,点头,“我好像一直是在用这样的办法在吸引着公子的帮助。”说完低头自笑笑,“终于好像无需在公子面前隐藏什么情绪了。”然后,看到他的眼睛闪亮了一下,她仍在动着心机,他是喜欢这样亲近的说话方式。她从前的讨好都太过精致。

    *

    无忧望着眼前的砚台细细研磨,心仍思量着方才种种。他的办法甚好。可是向大公主求下这个情来有点难。

    她琢磨了几种说法,都觉得不太妥当。

    合周说她这一次立了功。她却觉得,那并不是真的能打动大公主的理由。这帝都人恐怕都知道,十里庵堂是她的禁忌。她想起他目光沉淀的东西,他的意思是让她这样出乎不意地问向大公主。他一向擅于琢磨人的心思。

    虽然怎么想这样的功劳都不足以真的从大公主里换来这样大的恩惠,但一想到他眼神坚定,却忽然生出一种大胆的想法,大约大公主也想要给自己一丝恩惠来着意拉拢。至于那拉拢背后的东西,她一想到母亲,已经无心在那什么背后的东西身,再动用一分心思。(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