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一百八十六章 心观自在

第一百八十六章 心观自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五姑娘想,这件事,母亲所说的再耐一时,等着三姑娘那边动作的所谓方法,是不对的。

    三姑娘那样的身子,历了那次病发,在光禄大夫的儿子面前出丑的事,早自卑自怯了,她哪里再有勇气挽留本已离去的人。

    至于爹爹,又怎么会不心疼贤儿,他和那个女人的好儿子。算是个傻子,他也会为了那个女人而爱他。

    除了她自己发难,再无别的选择,这才是真的。

    只因,她再也耐不得那样的“一时。”像是心头生生地长起一根刺来。

    五姑娘是那样堂堂走进会客厅里来的。带入一室月色,米色衣裙与厅所铺的厚厚毛毯融成一色。能这样在众人面前孤注一掷,她想这也是自己的福气。

    候爷将桌子一拍,“还是一个女儿家,便是如此大胆。”候爷仕途多年,已经鲜少能有事情这样轻易挑动起他的情绪。但是看到五姑娘不紧不慢的样子,还是气不打一处来。

    五姑娘不甚怕地只是僵硬行礼,然后,也不等候爷发话,自己直起身子来,“只因女儿从前不知爹爹会这样讨厌女儿。”那样的嗓音清亮,字字清楚。

    让在场众人皆听出五姑娘语意里的埋怨之意,候爷惊了惊目色,怒火已渐呈脸,又反复压下去。大太太却是真的怕极了,一直不住地给五姑娘使眼色,被候爷看了一眼,才低下头去,自先认着错,“候爷操劳国事,是我没有教育好她。”再看向五姑娘,催促道,“还不快快向你爹认错,好好地讨了罚去。”看五姑娘只是立着不动,又轻声催促,“还在磨蹭什么,快啊。”

    候爷只是冷冷哼了一声,“看她这样的气势,不听她说什么,才是真的可惜了。”目光转向五姑娘,“你自认的道理,在这里,说给这让你骗来的众人听听,也不枉他们被骗来这一场。”

    大太太作势要起来阻止。被候爷看过去的眼色逼得又重新坐下,两手交握,丝丝陷进皮肉之,紧张得忘了痛。这是出乎她意料之外的事,她想自己一双眼睛尽数盯在了外人身,真真忽略了自己的女儿。又偏偏在这里出了岔子。

    五姑娘似乎是等着这一时,目光鲜亮抬起头,正视安候道,“女儿认为,女儿并不适合嫁给那位光禄大夫家的公子。正如黄河十年易道,泛滥成灾,世人才说十年河西十年河东一样。连这样的河水移道,尚且有祸,更何况是姻亲大事。无论是在谁人看来,光禄大夫家都是希求非份。爹爹推拒是。如何让母亲苦恼,也让女儿恐惧。”五姑娘如此说,更多是清楚明了地在埋怨候爷。

    大太太忙瞪了五姑娘一眼,五姑娘也只作视而不见一般,微微抬高头颈,那样仰视着会客厅的藻井处,“女儿细细想过了,那光禄大夫家,无非是想将家谱修去,才要与我们结此良缘。如此,女儿已经想到办法,只要爹爹向他家别荐了旁的高门姻事,让他们另外蓝田种玉,事情可解。”

    候爷早听得怒火万丈,伸出手来将五姑娘点指,“这是你的所谓办法,简直是胡言乱语。这样的事,可是你说推推的。况且,你这样推出去,又是到底要谁那么乐呵呵地来接。”顿了顿,觉得自己已经说清了事情原委,五姑娘会知难而退,遂问,“到了现在,你可知错。”

    大太太一脸焦急地瞧着五姑娘。

    五姑娘不理她娘亲使过来的连环眼色,只是梗着脖子道,“母亲何必慌张至此,女儿只是母亲一个人的女儿么。女儿不认为女儿有错,女儿只是说出了心所想,即使今日不说,也会久在心里,那样怪爹爹无情。”

    候爷沉声训斥道,“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在你看来只是无情之举?”

    五姑娘咬了咬唇,一字一顿地说了下来,“女儿违背父母之命,当然不妥,事情错了当然要纠正过来。算是在父母之前无礼,也要这样做。”说完也并不避开候爷的目光,只是定定迎去。无忧向她看去,看得出她用一只手掐着另一只手的手心。无忧在心嗤笑,五姑娘还不曾尝到这世的痛。

    候爷的声音已近咆哮,大太太在一旁吓得直发抖,“岂有此理。今天是荒唐至极。你既知,你此时行径于礼不合,还要这么堂而皇之地来在父母面前。你有没有想,违背父母这种事情一旦开了头,会再一再二,再三再四。所以从一开始要给你教训。”

    候爷话还没有说完,已经被五姑娘的笑声打断,“所以,女儿也不是在求爹爹而是告诉爹爹女儿的心意。”说完,举起双手来在空击了击掌。

    候爷眯起眼来,看她到底要做什么。

    击掌声过后,厅外进来两个婢子,用托盘呈着远远看去像丘尼所着的僧衣一套。脚步有些惴惴地走堂来。

    候爷微微皱了皱眉,抚额,还没有出声。大太太已经有些坐不住。她早知道这样的办法无济于事。

    而且不仅是无济于事,也太欠考虑。本来,事情还给候爷捂在鼓里,也势必会让事情归于原位,自己原想在其逼动了三姑娘坐收渔利,却不想,在自己亲女儿这里节外生枝。

    无忧静静坐在姐妹们一侧,微微与三姑娘、六姑娘过了过眼,倒觉得有些无趣。

    她可没有那么无聊,会喜欢看五姑娘苦苦挣扎的样子。只是微叹她太过性急,没有看出来,此时在这堂,不想让移亲之事发生的人不下五个。个个都在出力。

    看来真的是事不关己,关己则乱。

    心里想了一会儿,已觉生烦。

    来的时候,还真的是想看戏的。现在戏来,她却已经没了兴致。偷眼看向众人,大姑娘一脸急色,显然也是觉得五姑娘这一出不成却又将她担心。三姐姐只是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心观自在,那么端庄坐着。

    四姑娘惊得脸都白了,她一向胆小,可今日里偏偏这父女那样顶了牛。六姑娘闲闲看着手指。大太太急得脸都见了汗,三太太也是一脸急切地观风,巴望着能从得到些什么,倒是老太太这么半天没有说话只是眯眼,像是睡着了。(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