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一百七十四章 所好

第一百七十四章 所好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听出合周的不快,无忧不敢再问下去。!向他福过身后,向回去的方向走?34??走出一些距离又停了下来。他是从大公主那里来的,现下是要去旖贞那里。

    旖贞的事,并不是大公主所想。所以,合周是在帮大公主出主意么。但是,国舅与太子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出现。两者会不会有什么关系。仔细向其想了想,又觉得琢磨不出什么名堂来,刚想着作罢。

    一个婢子忽然跑到她面前来,“刚刚过去的合周公子吩咐我们向女差来要那柄执壶。公子还说女差要回去了呢,幸好还赶得及。”

    无忧向着合周消息的方向望了一眼,情不自禁地困惑了一下下,这个时候怎么还要执壶是要做什么,宾客皆已散尽,又再没有需要算计的人。这是连月亮也要慢慢落去的时辰了。

    然后,不知道为什么又想到了迭香酥风的事。难道是弥姑姑说通了大公主,认为旖贞可以嫁给善修世子,而大公主向来豪爽,是怕那一点点的天山青不足以成事。这下又来添了么。

    一路胡思乱想地走出去,才觉得浑身下像是散架子了一样地乏累。虽然自己很是没有道理地脱了险,却觉得,现下的心,之那时跳得还要快。

    想想也是,怎么能不害怕呢,要在这王府当安然过得桥去,怎么能只靠一直这样如履薄冰,只求每一次的走运呢。

    *

    合周一直挺着背向前走出去。却能清楚地听到无忧的叹息声,再到她的脚步声。心缠得满满的都是她的悲喜。

    刚刚她与鸣棋的那番景象,更加深定了他要做某事的决心。

    而才刚来到的太子与国舅,简直是他的今日福星。

    合周慢慢回想起自己刚刚与大公主的那段对话,一点儿、一点儿地摊开手心,里面已经出了一层细细的冷汗。

    心如电如幻地过起刚刚的一幕幕。

    从打大公主瞧到旖贞喝下那酒,便暗暗派人叫了合周在厅外听命。

    大公主并不想将旖贞嫁给善修。这一点合周稍稍动了动脑基本可以确定。眼下在等大公主的那个空当,他在想如何帮助大公主了却一桩心愿。

    看到大公主走出宴客厅,藏在假山之后的合周慢慢走出,给大公主行礼,垂首立在一边。

    大公主带着思索地看了一眼合周,“看到刚刚那一出了吧。也知道国舅与太子过府了吧。太子能来王府可是千年盛事。我一直在想,在这世,堪与我们贞儿做夫妻的也只有太子了。可巧来了呢。”

    合周听出大公主的意思,躬身道,“合周只需与刚刚蹴鞠宴同等量的迭香酥风,便可达成殿下所愿。”

    大公主沉吟着摇头,“太子可不是高国的倾染染,怎可无理。”

    合周点头接着道,“若然是太子自己一定要喝,而且这个一定还是在国舅爷面前,大家都无话可说了吧。”

    大公主看了弥姑姑一眼,“难怪你对他赞不绝口,看来合周聪明是真的。然后呢。”

    看出大公主感兴趣是感兴趣,但是也同样地放心不下,合周遂将自己的想法讲得清楚一些,“殿下需要准备大量的天山青,国舅一向是酒肉之徒,好的天山青,好的酒器,好的歌舞。必会让国舅深陷其。”

    大公主向着弥姑姑点指笑,“看他机灵的,连我早从别院叫来了那些小粉倌们也知道得一清二楚。那些可是这帝都最好的。年轻的嗓子随便一唱可是靡靡之音。”

    合周点头,“对付这位国舅,并没有什么难处。太子必须娶旖贞郡主的理由才是重之重,偏偏这位国舅又能出得好大的力来。”

    大公主示意他继续。

    合周点头,“太子已经长大,如果是鸣棋世子出面与他对饮,恐怕他会多有戒备,而只是鸣得世子出面,情况则会反转。”

    大公主疑问,“只是用酒。”

    合周摇头,“国舅喝是天山青,太子与鸣得世子喝的是回了料的天山青。”

    大公主自然明白他指的是迭香酥风,同时也还在惊叹他早在蹴鞠宴出看出迭香酥风的存在。

    合周从一开始瞧出来那酒里的意思,并没有阻止,是以为鸣棋什么的喝了那酒。不想到了最后,还是成了那样。

    所以接下来只能孤注一掷。

    他顿了顿,又向大公主再次躬身。

    大公主慢慢眯了下眼。

    看他郑重,知道是要说出那核心所在来。

    “等太子与鸣得世子醉倒,将他们扒去衣衫,同放在床,伪装成了太子有龙阳之好的样子来。”

    大公主听了面色一沉。

    合周不慌不忙解释道,“殿下不必发怒,因为世人至死不会知道这件事,殿下与国舅看到后,自然会一起共商解决之法。太子有龙阳之癖必为皇室之耻,大公主可出于同情,然后,顺理成章将那床人从鸣得世子改成是旖贞郡主。这样皇后再也没有拒绝这门婚事的理由。”

    大公主疑惑,“皇后不会拒绝么。换成别的女子也是一样。”

    合周淡笑,“殿下只要明确一个态度,从头到尾不想包庇是。”

    “她会相信我这个同样做娘的。”

    “鸣得是殿下众多儿子的一个。而皇后只有太子。皇后会相信这一条。”

    大公主心做何打算莫辩,但显然面色在不断缓和。

    大公主从早前是一直想让女儿嫁给太子,去分割东宫的势力,太子与国舅出现自己府的绝妙良机,看来,是要成一件两全其美的事才好。如,像这样既解救了旑贞与善修,又能成全了旖贞与太子的好事。

    合周看着大公主渐渐从她自己的心思走出来,已经在打量自己,又字句清楚地补充着,“皇后只能哑口无言。到时候,世人都会怪大公主您是如何做得这样美好良缘。当然也只有羡慕的份。王府会出现未来的皇后,地位的稳固不言而喻。”

    大公主终而点头。又道,“那迭香酥风?”

    合周,“不急,等国舅醉得糊涂了,再给太子与鸣得世子不迟。”

    合周想到此处,那些顺如流水的场景忽然一顿,本来想着趁着大公主的迭香酥风将鸣棋与无忧彻底分隔,结果却成了无忧觉得是欠了鸣棋的。又要对他幽幽挂怀,这真不是他的初衷。

    又等了一会儿,见婢们捧来了天山青。(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