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一百六十七章 破罐子破摔

第一百六十七章 破罐子破摔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无忧语声冰冷,“我,失去大公主的喜欢,一无所有,如果我够聪明,还会毁灭得慢一点;如果愚钝,不讨人喜欢,会立地消失。!事实从没有改变过,算我想要忘记,可这尘世,还有这尘世的人都不会忘记。”

    鸣棋张开臂膀,狠狠地将无忧拥进怀里。

    无忧只觉得自己是真的累了,这样被他禁锢的一瞬间,像是要靠在他胸前借到一点力量。

    她想要得到的东西,还是没有眉目,那些失去却一桩桩一件件那么的清晰入目。

    她见风使舵,她巧言令色,她搜肠刮肚。然后,都没有用,这命运绝望得令人发指。

    她真像是百戏里的傀儡,被命运的蛊牵着丝。

    最后,还要紧紧抓住那样的丝,赖以存活。

    可她没有哭。那样的平静。算是像脱缰野马一样地说出这些越矩的话来,她的内心还依然冷静得可怕,她不能哭。她想,她还要在这最后的时间里,在大公主面前将一切挽回。

    而那个至关重要的人现在在她眼前。

    她怕得浑浑噩噩,可想要算计他的心思却是清清楚楚。反正不能直接求他。

    然后,她泼命一般挣出他怀里。

    鸣棋再也忍不住,死死拉住她。大声地问她,“你在做什么?”

    她根本不看他的眼睛,“不对世子小声说话,不对世子笑,也不再向世子示弱。”

    他皱起眉,“什么。”

    她忽然抬眼看定他,“再也不用对这么多人说话时斟酌每一个字。今后!”

    他声音清冷如冰凌,“你的意思是你要破罐子破摔。母亲可会让破罐子永入地狱。”

    她向他笑,空前绝后的美,“我一直身在地狱。而且世子也可以代劳将我这破罐子毁灭。”

    他有些没办法地看向无忧,“你要我杀了你。只为了那壶破玩意儿。”

    她很是确定地点头给他看,“没事,反正我已经习惯了,命微贱如草芥。”

    “哈,这样的胆气,现在由我杀了,才是真正的可惜啊。无忧这个样子,简直可以一身救国。”然后,他有些无奈着揉着额角,“为了不当个坏人,我会很识相地救你的。”

    她心一动。掐住自己的手心,但保持住冷淡的颜色,看向他,“世子说的救,是用最锋利的刀吗,听说那样的宝刃,吻一下脖颈,会快得让人感觉不出疼痛来立即死亡。”

    他无奈的脸浮现了变幻莫测的笑意来,“我是说,那样的执壶我也有一柄,现在要因为你,入了母亲的库了。”

    雨声倏然止住,让人想起,现在还是春雨贵如油的节气。

    他看着那样不断被雨水打得更湿的无忧,抬起手,顿了一小下,还是将她被雨水打乱的额发轻轻梳理得齐整,“我可没有那么大度,用今天我将为你做的事,来换你绝对不会让我失望的将来。如,你不会到合周面前去,也不会随便看什么人。”

    她眼有一闪即过的不能置信。

    他如常向弹她额头,“那么不敢相信我也会救一个人。虽然还不确定是不是值得救。但现在不救的话,觉得会难过得要死。”

    她仰着头那么费力地看着他,没有像任何一次那样避开,可还是说出让他伤心话来,“我今后到底要做什么,连我自己都不能确定,对谁笑,又要向谁哭,或者也要向谁举起刀。这些都不能确定。知道了这样事情的世子您,还会继续救我于水火么。”

    他目光扫过她这样的问话时轻皱的眉,“你也骗骗我吧。我对你的那些要求,根本不止这些而已。但也会允许一切慢慢来。遇到你,我才知道我这个世子有多无力。知道得这么晚真是让人遗憾。”

    无忧不说话,眼神全都是疑惑。那些真心与假意,夹在风雨初停,天地安然的这个时刻之间。

    她想要寻求他的保护。

    她也在害怕这样的保护。

    她这样做到底对不对,找不到答案。

    他抬起头望了望天,快回去吧,“要不然,一切真的砸了。”

    看无忧顾虑。

    他又说,“你先回去,我会等一会儿再回去。这样算是很配合你了吧。”

    无忧又看了他一眼。

    他会意,“放心吧,至少,今天我不会失言。我说的话你从来都不肯信。看来什么时候要带你一次战场了,在那里做出的承诺都是真的。除了我没有承诺过的。”

    无忧几乎全身都湿透了,从来都极其畏寒的她,觉不出一丝冷来,不但不冷,还觉得有一腔的热火,在熊熊灼着自己的心肠。

    这是她想要的,这是她想要的,她想要的是这些,她反复告诉着自己。要不然,根本弄不清自己是觉得失落还是满足。

    鸣棋打了一个响指,隐在暗处的隐卫出现,他低声吩咐他去取那柄执壶。然后,转过头来看向无忧,“你先走回去,他速度极快,会在你进宴客厅之前将执壶交给你。”

    她担忧地看着他。

    他回看她。

    在他们这个相视之间,九重楼阁之间传来悠扬琴声。极轻地飘过天地间。像是走过长长路的风,薄薄的抚过脸颊,又像是记在谱子的歌,那么好听,却缺了太多再难真的凑成一支典子。让人想要用力记住。却抓不住间停留的虚无。

    或者他们根本什么都没有听到,那本是发自内心深处的声音。

    他向她扬手,要她回去。她又看了他一眼,才慢慢向回走。

    一根一根廊柱地走过。四周全是湿冷的风,整个人像是要沉入地狱一般,找不到依托。她抬起手看了看自己的指尖,还残留着刚刚那个人的温度。

    前面一个声音蓦然响起时,惊了她一下。

    但转瞬如常,那小婢子一溜烟跑到她近前,“呀,女差都淋湿了,大公主还问,怎么去了好些时。”

    无忧勉强抿出一个笑意,“没想到雨会下大。殿下那没什么事吧。”

    小丫头马笑,“不仅没事还开心得很。那位高国郡主很会讨殿下的喜欢。还给殿下讲她们高国的民间趣事,逗得殿下笑个不停。只是刚刚某个瞬间,殿下说这位郡主那样侧脸的时候,有点像女差,才提了一嘴,说是有些时不见了。现在那位郡主又讲了个新故事,看来女差可以得空去换一下衣服再去见殿下了。”(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