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一百五十章 烈焰

第一百五十章 烈焰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是赏识,还是厌恶,本也是一念之间的事。手机端 m.

    不知道原因到底为何,在这一刻,她只感到不安,像是刚刚那样,合周的手放在她手。然后,从那一刹开始,她被那只手所带来的烈焰,烧得一无所有,却偏偏要剩下这双眼睛,要她眼睁睁地看着那一切怎样失去。

    鸣棋滑过她的目光,又忽然停住,似乎是看出了她的反常,伸出手来,轻轻抬起她的下巴,然后,定定地看着她,“你,你不会是真的怕我了吧。从前,我说这些,你都并不在意的。从前,你甚至敢于给我软钉子碰的。对了,现在想想那个从前,也没有多从前。”他有些不自在地伸出手,指了指前方,“是那些时候,可都是你将我气得要吐血了,今天,我只说了这么两句吓你,你白了脸来给我看。你已经在害怕了。”

    无忧慢慢转过脸来看着他,良久才感觉到他的手似的,忙跳到了一边,“今天的风凉,奴婢一向怕冷,所以才会脸色发白。”

    鸣棋望望外面的高高日阳,低了低头,“对付那位瘦弱公子,我们得来点暗算。”

    无忧挑了挑眉。现下,无忧总算知道了合周的厉害,该当怎么形容呢,他是一位能让手无缚鸡之力与生杀予夺等量并行的,不用太费力气的翩翩公子。

    曾经,她以为,她至少走出了一步。却到现在才知,她始终是没有办法,真的毫无挂碍地走那么一步。

    鸣棋知道她愁眉头的意思,“我的身份,是否符合我做的事情并不重要,但是,我要是明里跟他对,倒是真的如了他的愿。他是在用我,达到他名扬天下的作用。”

    他脑子转得可真快。无忧顿时觉得,自己在他面前要多加小心。然后,他的眼神跟了过来,“你知道我这么做,可是为了某人不被打扰地在这王府求得我母亲的喜爱。如果顺便喜欢一下我母亲的儿子更美妙了。”

    无忧没有出声,虽然讨好眼前这个人,几乎都要成为她的目标,可越是那么想,越是做不出什么。

    只因她一见到他,内心会涌动起怪的情绪,然后所有的事情都会不分条理。那像是受天命所佐的原因,她能想到鸣棋的所需,却不能真的很自然地讨好他。一到他面前,她像是另一个她自己。

    鸣棋也跟她静了一会,又憋着了一样地说,“若我真是那种下作小人,他又怎么会走到这里。”他眨了眨眼,“看来,你今后要想办法多跟我在一起了,要不然,很容易被那位人模人样的公子吃掉。”

    无忧目光避开他的直视,“世子知道,奴婢这辈子是不可以随心所欲的。一切都是大公主的吩咐。奴婢只会惟命是从。”

    鸣棋深深地看着她,“我能感觉到合周的苦心,你从不肯轻易信人。但你是神么?要造命么?什么都你说了算了,我这个世子,该说什么。谁拥有至高无的权力,谁说的是真的。应该这么说。”

    那些话并不能打动无忧,有时候,她真的想不清醒地相信他,相信这世听起来会让她安心的话,可她这样敏于感觉,并且无法自欺,“可这一次殿下她是绝对地欣赏合周了。世子在殿下眼里,也不过是个小孩子。”

    鸣棋收敛而棱角分明的轮廓因为她的话明显地抽了那么一下,“我在你眼里才是个栩栩如生的小孩子吧。又想激怒我?”看鸣棋回过来的眼神里涌动出要教训她的样子,无忧想,自己是有点直接。他可能从未听过这样的话。尤其还是一个婢子所说。她怎么能忘了自己的身份,毕竟这个尘世不会忘记她的身份。

    无忧立在他面前,身形羸弱,心事却是摊不开的浓重,感觉到心希冀被风吹散,却无力挽回,“合周真的很会选靠山。我知道这样的靠山的力量,但奴婢该考虑还不到这个高度问题,奴婢在自己这个位置还仰望不到世子。”

    鸣棋听出来她话里的忧伤,一时也愣住了。不知道为什么,本该生气的他,没有说话。

    无忧从鸣棋面前离开后,据婢子说,他在那里留了好久。

    连侍卫与随从都不敢去劝。

    无忧想这次他一定生气了。她那样无节制地说出了伤了他的话。说到底他也不过是一个拥有世子头衔的孩子。他还不能真的帮她什么,甚至不知道他的示好太过明显会对她有致命的打击。他只看到她,却忘了她身后是罪臣之族,死不足惜。这一切的一切算她想忘了,这尘世也不会忘。

    静了一会儿让婢子去合周那里取刚刚忘下的清单。

    等了一会儿,见婢子空手回来。

    她要向无忧回禀什么,被无忧止了。

    早猜到了,合周是要她亲去。

    婢子不懂无忧的意思,但见无忧摆手知是让退下,一步一顿地终是走了。

    无忧立在原地定了定神,然后又转向合周息室那一边。

    她不让自己想得更多。那样也许会不朝着那个方向去。

    书案之前他在等她。

    她迈进一步,他抬起头,“让人知道弱点很难逃离了。”

    无忧只是平板声音道,“奴婢是来取公子的开列的息室清单的。”

    他仍看着她,目光点点,“我以为你会生气,再也不来见我。”

    她轻声,“一切本是在劫难逃。”

    他略有沉吟,“我可以问那个在劫难逃,是我还是他。”

    她抬头看向他,“如果回答了能得到公子的清单么。”

    他笑,然后点头提起笔,深深回看无忧。

    无忧目光无波,“是所有。”

    他已经落笔,无忧听到他的笑声,“对我那么没有信心么,这么口是心非怕我会报复么。虽然,也是从另一个方向肯定了我的力量。但怎么觉得好伤心。”

    无忧只是无声垂头。

    他说,“可我明显是个失败者,那位世子那时像天神降临。”他的声音忽然沾一些狼狈。又说,“无忧,我没有想到我当时会那么冲动。可是已经晚了。”

    她想了一下,抬起头,“公子误会了,无忧已经忘了刚刚的事,只是想要得到公子的吩咐,去安排这间息室的置备。世事本已繁复,何必自添烦恼。”

    他沉默了一下,“那时你本该听他的。”(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