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一百三十章 在哪儿 我要胜利的地方

第一百三十章 在哪儿 我要胜利的地方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鸣棋直接坐在一边的石,一副不肯再跟无忧走下去的样子。!用手指在前面所有的方向划了一遍,痞子样地问,“在哪儿,我要胜利的地方。”

    无忧也停下来,退在他身侧,伸出手去指了指前面。虽然是雪风扑面的天气,仍然有很多人在搭两厢观赛高台的地方,在前方不远处格外显眼。

    诸色神旗在风迎风招展。另有小旗系在长长的围栏一直延伸到他们面前来。

    鸣棋带着一丝玩味地左右看了看,又将目光转向她,“说点好玩的吧,我和兄长的蹴鞠对决,女差会更看好谁呢,对了,我劝娘亲也添合周。他好像很是切慕你,我要感谢,他让我们变得同命相连。”

    无忧抬起头看了他一眼。鸣棋目光灼灼地将她回视,顷刻之间,似乎是自认,在她的目光之,搞懂什么,自己先点了一下头来,“同命相连的意思,是大家都是被人惦记着的人。都有一个切慕者需要我们摆脱。”

    无忧并不打算接他的话,只是垂头恭谨立着。让他觉得没意思可以了吧。

    从前有些时,她觉得她在扫他兴致方面,还是做得很是突出的。但是最近,却像是时常在失效。

    像是这个现在,她的沉默不仅没有浇息他的兴奋,还显然是将他的兴趣吸引得更多一样,他似乎是觉得他自己说对了问题的重心,甚至觉得,无忧已经开始按照他的思想,在担忧蹴鞠的事情了,无所以谓地一笑,用手划着无忧,“放心吧。只是一个小小的赛,这更大的伤,我那兄长都受过,总之没有什么好担心的。反而你要担心我,一不小心将我自己输出去。那个切慕你的人,一心要将你带离这里却要依靠先害你达成那样的想法。而我的作用与他相反。不是一直有权衡利弊么,会想到,起码想要呆在这里,我是最重要的事实吧。讨好了我,可讨好这王府里全部的草木还要好啊。”

    看他声情并茂说得开心。

    无忧能做的也只是淡淡静默。

    他好像已经习惯了她大多时候这样,并没有什么气恼,也不再逼她说什么,下一瞬似乎起了些很怪的感叹,“之前,你说我对你的一切都是暂时的,我很是生气,可是现在才觉得,你肯对我说话,那是好事,是不是惹我生气都并不重要。我只是很头痛,这个要用一生时间向你证明的东西。怎么能应你所想,哗的一下那么被你看见。无忧,你怎么能提这么难的要求。”

    无忧瞪大眼睛那样瞧着他,这是离他最近的距离,她与他的距离,一生最近的距离。这是她一直太明确的前提,所以连幻想也不会陡然升起。

    可拒绝,俨然要讨好一个人难。尤其是这个人能给的东西,是那么的虚无飘渺的时候。那样连这拒绝本身都会变得可笑之极。

    无忧试想了一下,眼前这位富有极权的世子,是在跟自己开着巨大玩笑,心像是长出深得不见底的洞来。

    他一定不懂得失去,所以他根本猜不到,他对她说的这些话,她不会当真的原由。这种对世事的荒凉之心从前她自己也不懂。但那血腥的一切发生了,像是自然的生长,她的心出现了巨大的伤口。

    他放落了手的握住的枯条,喃喃道,“如果你这样不问不答一直沉默的意思是想试验一下我对你的耐心,那你恐怕真的要失望了,从前我在边塞时,为了守到雪狼,等了三个月。只因为一个传说。而你并不是传说,是个切实的存在,这是我会一生都不能放弃的原因。你等着瞧吧。”

    无忧仍是静静立在原地,可是心却忽然放轻,如果他没有说及一生,她也许会有那么一点点心动,可在刚刚他那么轻易地动用了一生这个说法,她再不会相信。

    从前也有那么个时刻,母亲陷入了父亲所说的一生当。

    整个人一旦变得清醒,也想到了要如何岔这个让人难堪又不知如何应付的话题,那天被甲鱼咬的事,调整了一下自己的表情很是郑重其事也很是感激地说,“那天谢谢世子。”

    他一伸手抓住了诸色神旗下面的一面小旗,一脸不满道,“这一声恩人可是被逼出来的,不好,我还是当别的吧。”

    无忧看着他。

    “如说虽然亦敌亦友,但无聊时也可以娶回去慢慢看。”说完击了一下掌,假山石后面转出了随侍,手里还捧着箱子。他一努嘴。那侍从将箱子捧到了无忧眼前。

    无忧接过来,算不重,却有些大,疑问着看向鸣棋。

    鸣棋转了转眼睛,并没有卖什么关子,直言相告,“是蹴鞠球,对了还有,姐姐也会参加”

    看无忧的眼神终于变幻了一下。知道是她是听进去了,也好了。

    他笑了起来,“会男扮女装的。你口那位倾国倾城的,不也要参加么。”

    这个原是个机密,他也猜到了。难怪要叫自己过来冷嘲热讽。还说这些有的没的,一切也不过是个报复。

    他一直很小气。

    到了晚的时候,终于坐下来,给大世子拟了封极尽客气的信,通知他大公主的邀请他出战的意思。措了几遍词,写好后看时,自己都有点忍俊不禁,这世的仰慕与愧疚还有请求之词,堆砌在一篇之内,完全的投其所好。只差能滴几滴善修能看得出来的辛酸泪了。

    想结了,又笑那个“其”,脑海里断续不清浮现出的双眼。忽然笑不出来了。似乎是找不到区分对错的理由,一切都变得无复杂。她的不忍,不关感情,只是觉得自己是助鸣棋设下陷阱的人。而且如果有必要,她应该去面见善修,劝他拒绝。

    那个她糊涂了许多时的陷害,原来还可以这样一下子解决。只要让善修拒绝好了。

    然后,自己紧接着哑然失笑,关于这个拒绝,鸣棋早给出了答案,善修世子从来都是一个不懂拒绝的人。

    但是在那之后,她做出了一个连她自己都在惊吓的决定。她想要去找善修而不是用这样的一封信将一个人推险境。

    这样的事,其实无法避过鸣棋的眼。(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