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一百二十九章 明镜

第一百二十九章 明镜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还不等大公主点下头来,鸣棋已经在一边漫不经心道,“这样的事派谁去都不合适,次国舅家也是女差去的,我看这次也是一样,才显见着没有薄待了善修哥。 ”

    然后,鸣棋看着无忧的反应,犹如在看这个笑话。好笑的眼风,那样扑面看过来,无忧只是低头默声,等着大公主的定度。

    在这王府,她哪有说话的份。

    大公主并未十分在意他们之间眼神与心思的来去,点了点头,“如此吧。”

    在那之后,无忧打量鸣棋会这样前来书室、应该是有事要同大公主说,遂向大公主福了礼,知趣地退了出去。

    出来时本已穿得极是暖和了,可这么一走出书室,却很是痛快地打了外哆嗦。

    关于蹴鞠的事,鸣棋是故意让自己去善修面前说的。低头时冷笑,果然,果然,知道他不是什么和谐小白兔。书室渐渐在身后渐渐远去,像是一只养着各种心思的符咒,生长出各种可怕来,一时握紧手的名册,低头看去,却在脑海出现鸣棋那时得意的笑脸。

    他那时救善修的痛快,也只是为了今时今日将他这样陷害。还以为他们毕竟是十几年的兄弟,再怎么也不会没有底线地相杀却没有想到,相爱相杀的风格不仅一点儿都没有变,反而是更加的再接再厉更了一层楼,如此,自己是真正的有愧于善修了,毕竟当时是自己盲目肯定,鸣棋不会见死不救。

    鸣棋作恶的方法并不高明,却不可防备。

    她能做的也只有惟命是从。

    每个人都是命运的奴隶。

    还有更少的人亲眼见过自己是奴隶的样子。

    看了看手的名册,将那面自己新添的字迹看了又看,抬起手将它们扔在风。风很大,那些册页很快凌散在风,又吹得不见。

    心事沉重地回去,觉得春风更甚于寒风的凄冷,吹得连心都打起了哆嗦。蓦然听到身后有脚步声。

    因为知道是谁,所以一意快行。可是设法走得更快这种事,终是输在无论走得多快,都快不过鸣棋的步速面。

    还是被追。然后给他结结实实拦住。

    无忧赶紧福身行礼。

    他当然知道无忧想要回避的原因,直接开门见山,“这种情况,有点坏。之前你救了善修他们,他们还不知道如何待你,必会想得千回百转。啊,现下看你也会害他,大抵不会再那么烦恼了。说来,我这是在做个好人,让你帮那人摆脱了胡思乱想。”鸣棋并不掩饰自己的得意。

    “世子地位尊崇,自然可处处福及大显子民。”无忧也平静而待。

    “干什么这么轻易地认同我对善修的恶意,这样跟我站在一边真的是很冒昧。你又在讨好我。”

    无忧见他又来无量取闹,但只是静静不言。等了一会儿,见他再没别的反应

    又想退去,他却偏着头,煞有介事,“在这王府之你总是顾及很多的人,要如何对他们笑,如何与他们话话,怎么偏偏到了你最该讨好的人这里随心所欲地对待。”

    无忧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像是抛下所有那样抬起头,迎向他的目光,“世子华贵,只是暂时看到无忧,无忧虽然愚钝,但可以理解无忧与世子平日里暂时喜欢的花,暂时觉得好看的云,与个月得到的瓷器一样,都只是暂时能看得进眼里。之后会渐渐忘记的东西一样。无忧并不敢对世子有非分之想。”

    他一下子愣住了,然后目光偏过一侧,微微撇起嘴,“原来如此,可是你脸的表情怎么了,怎么觉得是悲伤,因为自己胡乱想一晚,却只是想出这样的结果而悲伤么。一直在努力讨好大公主府一草一木的无忧,怎么能这么对世子说出如此的拒绝之语来,这确实是在你身少见的放肆。”

    “奴婢不敢亵渎世子尊崇。”无忧差点将全身的姿态缩成了一团来表现对他的尊敬。

    心里还在纳闷,事情被说到了这样的地步,到底要怎样收场,鸣棋已经在说,“刚刚,娘亲让我去看看高台。女差前面引路吧。”

    这话无可辩证,多半是假话。却无从抗拒。

    无忧回看了一眼高高在的书室,只得俯首唯命。

    走在前面引路,鸣棋很快跟来并肩而行。看无忧不自在,反倒来了兴趣,“昨日里瞧你还坦诚,后来又那样隐藏终是遗憾。”

    昨日那时,从尽力在黑暗之隐藏形骸,到后来的刻意隐藏情绪,他似乎都是不甚在意的,却原来一直都是心如明镜。可也太明镜了。他一直想抓到善修的把柄,昨日对他来说是个天大的机会。她送给他的。他接得稳稳的。

    “奴婢与世子能说的话,恐怕须穿越,几世身份的长度。奴婢的身份自是不必与世子说及其它的。”无忧深深吸了一口气,向鸣棋低头回话。

    他一脸好笑地反问,“我还这么两手空空时,这么曲高和寡了么。你是生气了,因为刚刚我出卖了善修,对了,不是出卖那么简单,根本是让他去送死。他那样的拼命三郎,听说有人邀他,只要站得起来,是一定会不顾后果地出现。从前读书时,几位王爷都是爱夸他的。现在,我倒觉得,这位哥哥是读书读得太好了,要么是剑练得太好了的缘故,傻了。”

    无忧装作没有听懂他话里意思,将话题引向蹴鞠的事情去,“高台正在搭建之,会多风多尘,奴婢觉得,世子可以过些时再去瞧。况且今天天气又不佳,目力并不能广远,有些细节不得见。”

    他倒好,一脸严肃地不满,“女差赶人的办法可不能这么简单啊。尤其是在赶一个世子的时候。”说完看无忧并没有瞧向他,还拍了拍手要她看向他。

    无忧只是将头低得更低。

    看到前面出现的高轩,无忧心松了一口气,应该可以好好跟他说这个,却看见他直接坐在一边的石,一副不肯再跟下去的样子。用手指在前面所有的方向划了一遍,“在哪儿,我要胜利的地方。”

    无忧也停下来,伸出手去指了指前面。虽然是雪风扑面的天气,仍然有很多人在搭两厢观赛高台的地方。(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