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一百一十九章 荐妃

第一百一十九章 荐妃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又默了半晌,大公主见无忧没提告退的事,知是有事要回,便道,“要说什么。”

    自然是倾染染的事。无忧已经考虑了整整一天的时间,思来想去都觉得自己应该推荐一个,于是低头道,“高国的郡主倾染染,毛遂自荐为世子妃。”

    其实,在为鸣棋选世子妃这件事情,无忧也看出了大公主的不心,自打交给了自己,便再无过问一、二。想想也是,小小的郡国对大公主的帮助说不少,但也确实说不多。大公主前些时逼了鸣棋,只不过觉得他一个人在这帝都之游来荡去过于放纵,是想让他娶妻生子收心罢了。

    最开始的时候,无忧一度怀疑,大公主并不想让鸣棋世子在这些异族郡主真的择妃。只因,帝都之,从来不乏百年望族的世家小姐。试看帝都之皇室的选择,也都是经年不变的强强联姻。

    唯独大公主在鸣棋世子身的这一道选择,却是出人间料地与众不同。

    很快,无忧又觉得自己想通了大公主的目的。联姻之说,其实在现在这个发育不成熟的帝都,是并不成立的。与任一望族联姻,届时也只是选择了数目众多的其一,意味着,势必要与其它的所有望族为敌。

    大公主现在的做法是并不对这些纠缠不清的望族做出选择,让他们一直有对大公主将要做出的选择有垂涎之姿。

    这些所谓郡主,背后的国家势力太弱,如果大公主想,任一时候都能剔除那位所谓先来的世子妃换以他人。

    如此剩下的事,是要这些望族赶紧表现,是不是要做对大公主有利的人,得到大公主的选择。

    大公主抬起眸子来,“这倒是个意外的人选。”这个情况,弥姑姑早已知会无忧,当年,这位郡主的哥哥曾射过王爷一箭。底子显然不好,算得是世仇。也是说无忧现在是在剑走偏锋。

    回答大公主的说辞也是早想好了的,“奴婢不敢欺瞒于殿下,这位郡主无忧之所以知道她很是仰慕世子,皆因,是早些时,曾邀无忧一见。”

    大公主笑道,“据说,最初还是她是亲身前往见你的。那日里的天气不错,无忧还觉得她是个美女,看呆了好些时。”

    无忧心下安然,这样的事情大公主果然无一不晓。

    忙点头应是。

    大公主又道,“是有多少年了呢,没有见过异域风情了,我年轻的时候曾到过高国,那里的人都戴着高高的帽子。”边说边划着,“大概有这么高,来真的是滑稽,”放下手时又道,“罢了百无一用是前仇。这位郡主,倒是好胆色,明明是仇人,又这样的来求娶。必得有个雷打不动的理由。她如何说。”

    无忧心思一动,听大公主的意思,是想听听这位郡主如何的说辞,也是说,自己承诺给这位郡主的事情应该是打开了一扇门,不再是出口之前的说说而已,这一点倒是从未曾想过,这些心的变化,不曾在脸显露出来,只是做出幽幽回想之状,“不计前嫌要千金市骨来得更真切。那位郡主如此说。”

    “她倒是敢胆用这种方法衡量。”说完大公主好生地笑了起来,似乎是被勾起了极大的兴趣,这也符合大公主一贯好玩的性子,无忧知道大公主必然还有别的话要说,便恭恭敬敬地候着,直到大公主笑了一时,扶着桌子慢慢沉静下来,也果然又道,“听起来有点理所当然了。去跟大世子提吧。他一定不会答应。”说完再笑笑。

    无忧本来想着,察言观色之间觉得大公主已经被说动。可反应了一下大公主的话,有些惊异地望向大公主。

    大公主此时应该是想到自己的儿子,笑容已经变得越发柔软,“有什么办法呢,这孩子与我年少时一般的呢,不容易被人说服。我每给他一个东西,他会用怪的方法来捣蛋。让我想想,高国人都擅长蹴鞠,棋儿他们也都喜欢这个。来一场蹴鞠吧。真的是太多年没有给什么人牵过红线了,如今这出,却是给自己儿子的,不知道传出去,又被人嚼什么舌根子呢。”

    无忧明白大公主的意思,是在用蹴鞠这样算得是鸣棋喜欢的事情来给高国的郡主制造机会。可没想到是让自己去安排。时人都爱极这个,可因着在候府,姑娘与公子们是分别教养的,是以鲜有观过赛的。对蹴鞠当真是一窍不通。别说是安排,看都没有看过一场。

    用有些担忧的目光看向大公主。

    大公主却不再看她,“退安吧。”

    一路出来,想着像这样自己从来都不懂的事情要如何应付,应该去看书,时下人们都喜欢这个,亦有很多时贤,总结蹴鞠精要,对,一时欢喜起来,那个是最快速又好用的办法吧。那喜气还未真的潜到心底,又觉得自己太慌乱了,完全的不得顺序,眼下并不是蹴鞠如何重要,而是大公主会如何看待这场蹴鞠。抓了抓头,这个问题去翻浩如烟海的蹴鞠典籍还要缠人,因为几乎是无处可解的问题。

    正遇来接大公主的弥姑姑觉得有如有神顾。赶紧迎去向她福礼,紧着问了一句,“有劳姑姑慢步说话,公主殿下也喜欢蹴鞠么?”

    弥姑姑一如从来的淡然,蔼然一笑,“年轻时是爱甚的。”

    无忧行礼别过之后长长呼出了一口气,如此是真的不可掉以轻心,慢慢合计着,“如此不光是因着鸣棋喜欢而是大公主也喜欢,,当真是要外面看起来随意,内里是半点也马虎不得的。”

    行至一半,忽然想起大公主说过的那棵树,来了点怪的兴趣。

    有时候,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会是这么的没心没肺,蹴鞠的事情都已经急成了这样,还在想刚刚那棵树的事情。

    而且也完全不能说服自己停下来。

    行到刚刚说的大致位置,顿下身来,目测了一下方位,大公主说的那个方向其实并无一株桂树。不仅没有树连一点点植物也不曾有,只是一列假山而已。

    又要近步走到那边看看,发现书室人影闪动,大公主她们怕是要出来了,是以,快步离去了。(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