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一百一十八章 合周

第一百一十八章 合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可不知道为什么,原本好好较量打架的鸣棋与善修,在无忧看向他们这一瞬,他们一齐看向了无忧这边。手机端 m.

    六道视线堪堪相遇在空。

    像是从来不确定的命运那样。一直想要避开他们的她,这样被他们认真地注目。这并不在预计的情况之。也是无忧没有必要再多添的负担。

    所以,也不管露不露痕迹,赶紧转过身,眼前的路再无障碍,终于快步而去。

    可在距离还允许的情况下,还是听到了鸣棋在说,“兄长这样一下子打下来,可变成我有理了。怎么办,变得有一点点期待了。理亏的兄长到底要怎样勇闯大公主府。”

    鸣棋还是一如继往地不合时宜地挑衅。他在这世没有可怕的么。真的是被宠坏了的小孩。无忧轻轻叹了一口气。

    脚下步子再加快一些,善修会如何做答,已然是听不清了。

    *

    是合周,鸣棋那样清楚地指出了,策划今天的八王事件的是合周。

    在鸣棋对她说这些之前,她怀疑的是合周与鸣棋两者之一。但其实一直也想得到,鸣棋做这些事,其实还真是挺没有必要的。之前他还很好地讽刺了自己。

    至于为什么一直不肯轻易相信做这一切的会是合周,只因着,这里可是大公主府,对于进出这里不那么容易的合周,要做到这些真的是要花费一些功夫了,所以那时候,也在犹豫这个到底是不是他做的。

    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个还是同之前一样一无佐证的现下,她是觉得鸣棋说的是真的。

    想想,每次看到鸣棋似笑非笑的脸,会觉得有一点想要避开,觉得那是危险。

    可是在今天的某一个瞬间,却察觉这并不是自己全部的情绪。真实的感觉似乎是另有感触。

    一路低头走着,明知道这样下去,有可能会南辕北辙,也有可能会有失偏颇,可是想这样走,似乎是想将那隐藏的看法清清楚楚地找出来。

    走着走着,似乎是感知到了什么,下意识抬头时,发现了出现在树下的一身青衣的合周。

    尘世静了一分,前一刹,他被风吹动的袍角,忽然慢慢停歇。无忧在想,自己要如何矫饰自己的心意,像这样明明可能知道一切,却还要装成不知道一切的感觉。

    那些亲人离失的楚,摧毁了她太多的好,也有可能不再有什么好。像她这样只怀有愤恨的人,再无可能有什么明月清风,只是妄想着在这一身殒灭之前,能看到大仇得报,至于那些会失去的种种,算是明了清楚的又能怎么样,这世的事,真像是河岸边的沙子,不管它们从前是什么,但是碎到那个程度的时候,再难真的聚回从前。

    他抬头看了一眼自己,并没有说话,而是递过一个药瓶。他是在等自己。也承认了鸣棋所说的话,知道她受伤的人,此刻除了鸣棋,都应该在这园子里固定的地方。

    他并没有要向自己掩饰他的所作所为。她一瞬困惑,他如此执著地要践行他对她的那些所谓诺言,到底想要得到的是什么。

    想要开口问出的这个瞬间,却忽然觉得,问出的一切,并没有什么真实的意义。十年窗下无人问的时光,堆积起来的心意,大约是在支持着他做些事情的基础。而她不觉得那又与自己又什么真正的相关。亦或从来都不是相关的东西。

    “快药吧。”他似乎很是安然这种顺序——先害了她,让她受伤,然后再来妥妥地医治她。

    这些学终于却勾起了无忧的火气,伸手搏开那东西,触动了一下手指,不去感觉那疼,只是冷笑一下,“这是你要我相信的东西。疼痛与诡计。虽然不知道,你还要做什么,但住手吧。焕离她也很无辜。而且如果要是让那位大世子知道这一切是你的主意,可能也会招来新的麻烦。”

    他仍然坚持着将那药瓶放在无忧的手,也将说话的声音压得很是轻柔,“我只是想带你离开。如果焕离实在不愿意,善修世子会带她离开。想要她对我死心,唯有这样。之前的事情你也看到了,她成了我们最大的障碍,也会时不时地要你难堪。”

    无忧目光堪堪定在他眸间,“可我并不这么看,这根本不是什么权力的诱惑使然,而是在这种诱惑发现了你自己。那是你的欲望本身。”

    他面露包容一切的微笑“无忧说得很对,是啊,那真的是欲望,那欲望本身是对你的难以忘怀。”

    “如果你只顾执拗,那我也执拗好了。总有一天,你会因为看错我而后悔的,可你又没有办法怪我,我是告诉过你的。公子只做为自己好的事情可以了。当然也要记住再不要做对我坏的事情才更好。”语毕转身。不管方向,快步离开这里。她想,她是又一次的落荒而逃了。最近她真的是逃过太多次了。

    像这样快行了许多时才想起来,合周根本不会追来,这里可是大公主府,一举一动都会让人猜测。合周只会自己更顾忌这些。

    心里如同一团乱麻,等走过了廊桥,才想起来又循了刚刚的旧路了,那里还有鸣棋与善修,她是走不得的。担了好大的心,向前边望,所幸,鸣棋与善修都已经不知所踪。

    一切还算刚刚好。

    那一日竟然安然度过。

    到了晚的时候,大公主还夸赞了无忧的字。目光落在无忧食指之时,无忧想,大公主终是要发配刚刚自己出的丑了。

    等了一会儿,听到大公主淡淡道,“你看,外面的的那棵桂树,长得那样高了啊。”

    其实,此时门窗皆闭,是看不到那棵桂树的。无忧不知道大公主到底是要说什么,也无法接话。而且更加好的是,大公主这样郑重其事,说的竟然不是自己白日里出丑的事。

    看到大公主望向自己的目光移开,便向她看过去的方向望,暗暗记下了这个位置,是轩窗的西侧。无忧从来不记得那里是有那么一棵树的。

    又默了半晌,大公主见无忧没提告退的事,知是有事要回,便道,“要说什么。”

    自然是倾染染的事。无忧低头道,“高国的郡主倾染染,毛遂自荐为世子妃。”(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