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一百一十七章 多事

第一百一十七章 多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但只要是大致想想眼下的情况,立时能做出最最明确的选择,清楚明白什么的,都于事无补,最紧要的补救方法还是装糊涂。 无忧轻轻福礼,柔声道,“奴婢从没有见过甲鱼,也不知它有攻击性,所以闹了笑话。一切都是奴婢的不好。这个是愿不得别人的。”

    鸣棋一脸要杀过来的表情,“是不是,我说话的时候,你只要装糊涂可以了。”

    这样的话,不接才对,无忧只是垂首默立,立了半晌,听到鸣棋叹了一口气,“好了,该去换一些药了吧。不是被王府的东西咬的么,用王府的药吧。还有,我会为你求情的理由并不是你想的那些。你害怕的事情并不会真的发生,我的好心也只有这一次。记得珍惜。”

    无忧再次向他行礼,“不敢烦世子挂念。”

    他用指尖戳了戳额头,一脸惯常的嘲讽,大约已经是要被她的不配合气得要背过气去,当然也可能是别的情绪。连现下的嘲讽也不知道究竟是为保。

    无忧一直觉得她从前没有真的看透过鸣棋,而且那样的原因,并不是他们没有长时间在一起的机会,而是他本是一个不可能让人看透的人。

    又过了半晌,鸣棋微微抿了抿唇,“那是有目的的。今天你是我救下来的,救人这种事情,我是不常做的,你可要长久地感恩啊。要不然,你还真当我们是一伙的么。你不是错记了你已经对我以身相许了吧。”

    无忧被他呛得无话可说,只得很正式地行礼,准备退下。

    忽闻那边婢子们问安的声音,两个人一起抬头,正看到远远的假山之侧,善修的身影在一双行过的婢子身后出现,此时也正瞧向这边,脚步不停地朝着这边过来。

    焕离刚刚被太后传召,入宫为妃可能等等,也被传得形形色色。

    现下,恐怕不光是无忧与鸣棋,帝都之内的所有人,都能猜到善修像这样风风火火闯来的目的。不由得对视了一眼,又心照不宣地别开。鸣棋咳了一声,使给无忧一个眼色,让她直接离开。无忧本也不想多事。转身向相反的方向走。

    放下一点点心事的时候,觉出手指的痛了,食指连心呢。任何的动物,哪怕是蝼蚁,若是性命受到了威胁,也会愤力一搏。果真如此。

    但心的轻缓,只是那么一瞬感觉出了手指的痛楚,接下来,像是一直惦记着什么一样,老是觉得有什么放不下。

    听身后的脚步声停止,善修一定是停在鸣棋跟前了。

    还想疾步快行不要招惹什么是非才好。前面的水榭处,几个侍婢抬着一大樽熏炉过来,刚刚自己想着心事,并没有早早瞧到她们,现在要想这么径直地过去,已然是不可能了,再没有别的路,自己只能倒退回回桥下,给她们让开路。

    那么,刚刚自己仓皇的逃离,其实也变得没有意义了,因为又走了回去。暗叫自己真的是太傻。

    纵然是低头头向回走的。

    还是无可避免地听到他们说话。

    “要找娘亲吗,在烹茶焚香。这样的天气太适合做这样的事,如果是来扫兴的,最好回去。要不然我也可勉为其难地听你诉苦。最近想要独挡一面不是吃了很多的苦吗?”鸣棋的声音里很有嬉戏之意。他总是有办法撩人怒意。纵然只是说如此正常的话,也是这般。

    善修似乎是盯了他半晌,没有说话。他像这样不立时说话,让无忧心的好一层一层地生长起来。然后,偷偷抬起目光来,看向他们一双。

    那时天飘来了好些游云,天色一时之间变得低黯起来,他们一双的袍袖生风,目光生电的对立,光是这样瞧着,都能让人看出一触即发的激烈之感。

    这些时,无忧在这王府之,真的不能说学到了什么有用的东西,除了知道他们一双是怎样又爱又恨的兄弟关系。

    无忧甚至想要想,如果他们一双此时了战场,也会一起对敌,互救对方,可是这个眼下,相遇的他们,却只会分出胜负,不惜抛弃性命。

    视线可及里,善修的表情,说不有多愤怒,可当他讲起话来时,却冷冽如同古寒冰,字句里衬着锋芒。“总要这么刻意为之么。我一直知道你与姨母一样,都只看得到权势,包括当今圣在内,再没有什么人会让你们肯于舍弃手的利益,可我从没有想过,你们会如此恶毒,甚至只因我一人,而要伤害无辜的女子。”

    “所以,为什么每次都要这么循声问苦。要帮别人挡灾。清清静静不好么?”鸣棋的语音还是之前的清冷,间还带着涩涩的刺儿。说着说着,又出来一种觉得好笑的感觉。激得人更加愤怒。

    “最好还是走开些,我没有自信不揍你。”善修这样说,看来他并不是来找鸣棋的,也知道这些决定,终归也不是鸣棋做的,虽然鸣棋那么乐于承认,可是事实的真相,是谁也掩饰不了的。

    “我要是想激怒你,会更简单。不过当是我做的吧。因为会使你生气的事,我较乐此不疲。你看,那个也没有多难想,”顿了顿,“这次生气只是为了一个黄毛丫头,最近哥哥生气的水准在下降啊。”

    “你们能想像的我会因为焕离入宫而对皇做出什么?”善修的目光那么硬生生地落到鸣棋脸。

    鸣棋轻轻一笑,“各种各样的事都可能会做。也总会做点什么吧。哥哥不是一向那么冲动么。我们是打的那样的主意,接下来的事情要哥哥自己做主吧。做或者不做,怎么能反身来找自己的姨母呢。”

    几个婢子因抬着的东西,硬着头皮通过。他们暂时止声。

    无忧也赶紧夺路而去。还好刚刚那么近没有溅到身血。

    不过是走出几步的距离,之前一直也是听得清清楚楚的,四下里突然变得安寂。

    时间有点长,猜不出到底发生了什么,如一只将另外的一只吃了,无忧忍不住回头,出现在眼前的画面,是善修扯住了鸣棋的衣领。

    可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一瞬,他们一齐看向了自己这边。

    无忧也不管露不露痕迹,赶紧转过身,眼前的路已经给让开了,快步而去。终究还是听到了鸣棋在说,“兄长这样一下子下去,可变成我有理了。”

    脚下步子加快,再说的什么已然听不清了。(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