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一百一十三章 面会

第一百一十三章 面会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转眼已经到了驿馆。!这是无忧精心挑选过的时间段,所有的郡主都会应了大公主府的邀请前去饮宴,只有这位郡主称病未有出席。现下,整个驿馆人去楼空,是绝佳避人耳目的见面。一切似乎都是这样的正好。

    无忧让蝶儿前去门报通自己的姓名之后。马有位侍者出来躬身向她们主仆揖礼,转身打发了驿馆的接待,展袖将她们向里请。

    行步之间,无忧听着那人说他家郡主等候多时,并无一分惊诧,仍然趋步向前。蝶儿倒是微微有些唏嘘。自家姑娘并没有说要来啊,这位郡主却已经猜到了吗?

    无忧与蝶儿堪堪停住时,侍人向房内道,“殿下,女差已至。”语毕推开门,做出请姿。

    无忧迈步进去,抬头见座的女子正在望着自己。福身下去为礼。听那纤纤袅音道,“看座。”又谢了座,坐下。

    喝茶时,无忧打量了一下倾染染,一举手一投足之间与汉人的礼法无异,虽是生在边地,却一直礼教有加。全身下并无残存一分异族气息。难能可贵。

    倾染染慢慢品着茶,似乎是等无忧打量得尽了,才抬头道,“一直以来,没有与女差多说个原由,一则是怕女差误会,二则是想等女差自理会得清了才好说话。现在看来,女差果然是个聪明人。当然也说明我没有看错人。这也是要给女差证明的东西,我亦是个聪明人,是值得女差选择的帮手。”

    无忧冉冉一笑,“郡主过奖了,无忧愚钝,郡主才是真正的聪明。无忧之所以这样冒昧前来,是来求问郡主并未言明的那些指点。如,世子一定会娶郡主的理由。”

    倾染染似知她早晚有此一问,而此时不过是应她心事,一笑欣然,“女差的夸奖我不会自谦。至于女差的问题,我能给出的答案即是人心二字。女差有所不知,公主府与高国本有嫌隙。帝都之也有很多本与大公主府有嫌隙的人吧,但也确实是人才,能让他们归附的办法,娶一个仇人的女人,没有这个更直接更奏效的办法了。”

    无忧微含笑意,“郡主果然心眼通明。大千虽大,纤毫阅尽。”

    倾染染神色自若,“别的不敢当,事成之后,我会在女差感兴趣的事情出一把力,会是一定的。”

    无忧点了点头,然后又将目光深了一重看向这位郡主,“无忧亦有几句话,不知能否讲在郡主当面。”

    倾染染一笑,伸出手来做了请姿,“我与女差本来是开诚布公的。”

    无忧温笑,“只是奴婢的微言陋语,只怕有辱郡主听闻,不过,以奴婢浅见,郡主眼下最该做的事,是什么都不要做。”

    倾染染听了,再也保持不住淡定,微微露出惊诧,“女差所言是为何意?”

    无忧不慌不忙,从容道来,“郡主是在努力,而大公主殿下是在观察。郡主的一举一动,皆会入眼,至于选择的决定,会发生在观察当的每一个瞬间。大公主只是喜静不喜动。”

    倾染染更露一分惊。

    无忧知道她意思,“是不是要将全部都倚重在无忧身,自是郡主的选择,可是在无忧来看,除了从最外围的突破,一切皆有可能是弄巧成拙。”

    同无忧预料的一样,倾染染一旦对她产生了好,她们之间才算是真正的进了一步。无忧只提点一个意思过去,睿智如倾染染已经明白了她大半的意思,“女差果然是聪明人,弥姑姑的门路,也想走走。只是要送给她的东西还未想好,才慢了下来。”

    无忧笑道,“如此,一切来得及。无忧与郡主是初见,若想说让郡主完全信任,自己都觉得是在痴人说梦,也并无这个信心,但只有一件事想要告诉给郡主,弥姑姑对大公主殿下的忠诚并非你我之所想的那么简单。”

    倾染染一时无声,似乎是沉浸在自己的心事之。无忧也不打扰,只是轻轻端起茶盏,半晌倾染染笑道,“最开始,我以为女差必是我此行遇到的贵人,时间过了这么久,我想我还是对的。”

    无忧向她微笑,“郡主果然是成大事之人,早在来原之前,做好了全套的功课,必与其它俗流不同。”

    倾染染一笑生花,“我要说的,还是同之前一样,如果女差能助得我毕成此事,我也会助得女差一臂之力,不是在这件事,会是在那件事,总之,若然是力所能及的,必会女差竭尽所能。”

    无忧起身颌首,然后道,“奴婢在谢过郡主愿代奴婢的诚意。”看看倾染染眼的好,才慢慢顿下脚步,“郡主一定是想问奴婢,我们这样大摇大摆地见面,不会被发现么。奴婢想说一定会被发现。”

    倾染染愣了愣。

    无忧慢慢道,“所有前来的郡主,都来找了门路,公主殿下找的是最小的门路,如同没有。这个大公主会很喜欢。”

    之后,告辞出去。

    整个对话早将蝶儿惊得目瞪口呆,坐在马车,还陷在刚刚的巨大惊悸当一样,竟然一句话也没有问无忧。

    直到坐到了自家姑娘屋子里,伺候着姑娘喝了好大一杯水,才惊问道,“姑娘,她说的话,我们真的可以相信么。还有姑娘给她许下的愿望她也是真心相信了么?”

    无忧眼慢慢放出一种怪的光,但只一刹,渐渐又变得平和如潭,“她对我们是信如不曾信。我们对她却是不相信怎么办,那证明我们无路可走了。”

    蝶儿这下是真的被自家姑娘给弄糊涂了,又默了半天,终是眼前一亮,“奴婢想的是合周公子,我们或许可以求助。”

    无忧一时静住了,合周说的那些话,在耳边徘徊萦绕,如果不管不顾地逃开这些事。枯坐了半晌,苦涩一笑,一切都没有那么简单。

    是以,不想再在这些事情耽搁情思。自己并不是心狠之人,如果有一丝动摇,接下来怕是会支撑不得了。

    蝶儿见姑娘不出声,知道是不愿听提到合周公子,知趣地也不再说话。只是将灯挑得亮一些,耐心陪在一边。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她与她们家姑娘又要空手套白狼是真的了。(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