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八十七章 似是而非

第八十七章 似是而非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公主回头想了想,在几幅字取了个“福”字,下左右地看,半晌,才向无忧道,“无忧代我去别院,送了她们这个。 !”

    无忧双手接过,正准备退去,大公主那厢又笑道,“无忧可不要小瞧了她们,这几个小妖,最是识字,所以那唱词也算得是尽得精巧。这是多少年了,倒是少见她们这波好的。”语气之间尽是赏识之意。也带有很是少见的兴致勃勃。

    无忧笑回,“想来,王爷必是同着殿下的喜好挑的。王爷一直珍视殿下。”

    大公主听了,一时反倒琢磨起来了,半晌才微带笑意向弥姑姑道,“将我昨夜新谱的唱词也让无忧一路带过去。”又向无忧道,“这个才是重点,无忧要给我带一串冰糖葫芦才是。”说这话时,小儿女情态毕露。又像是沉浸在往昔美好之一样。

    冰糖葫芦么,这个可是无忧儿时的最爱,几个姐姐们最喜雪天吃这个的。当然也知道哪里的最好。

    想到这里,无忧忙答应着,“听姐姐们说,朱雀大街西方里的冰粮葫芦是最得滋味的。”大公主又沈静起来,看着弥姑姑从小婢手接过取回的唱词交到无忧手,才缓缓道,“我记得是青龙街的才好。那样的红像是雪天里的梅花,一下子烙进眸子去,外面甜得人想笑,里面又酸得人想哭。”

    大公主这么一提起冰糖葫芦来,似乎是有太多的往事可忆,先时分明笑得愉快,但转眼之间握住手的毛笔的画风顷转萧索,那些怅惘太过清晰可见。无忧一时觉得有些应付不下来,索性,只是道,“无忧记着了。”看大公主再没别的吩咐,与弥姑姑对过眼神得到许可之后,这才领命而出。

    蝶儿早在楼下候着,还当无忧会是一个时辰之后出来,正对着远处,静静发呆,见自家姑出来得这么快打楼下来,忙迎去。隐见有几分担心。

    无忧简单说了一下。蝶儿才安下心来,随在身后,扶着她了弥姑早叫人备好的车马。自己也紧跟着去。

    那车夫早领了命,出了王府的侧门直向别院而去。才行到朱雀大街便稳稳的一步也动不得了,原来,这街有一处,因着有骑马的官家人撞伤了平民在纠缠。

    蝶儿扒开帘子一角,认真地看着外面的情况。

    无忧的心思任意游走,忽然想着昔年家里也会采买这些戏倌,可母亲总不叫她去看,还说那些戏倌小小年纪甚是可怜偷偷让人送衣食过去,又叫人万不可看低气了她们。

    那时的日子简直像是天随意的流云,母亲那样的漂亮温柔,跟了父亲要去办公的仪仗默默地送他。

    那时的父亲是要去很远的地方,一千里的路,母亲都会挂在心。可也是在那时,还很小的她注意到大太太的眼神,准会在父亲望向母亲时充满哀怨。

    大太太的眼睛生得很好看,可是一到这个时候无忧会不敢看向她,平日里像是水晶葡萄一样的眸光,像是裂开来了一样,射出如箭的寒光来。太锋利了,让人只是这样的瞧一下,像是要硬生生在人身打出一双血洞来。而寒冷的风又穿过那个血洞让人又寒又痛。

    想罢多时,仍然暗暗叹气,她不能想这些,再不能想这些,要是陷进这些可怕的昨天里,那么前路会一天一天熬不下去的。哪怕是粉身碎骨,也要试一试才不会有什么遗憾。

    更要紧的是这拿到手里面,似是而非的机会。

    又等了一会儿,那纠缠的人群渐渐散了,马车才又重新走起。

    蝶儿想起姑娘说的糖葫芦的事,有些糊涂,于是压低了声音在姑娘耳边道,“前儿个听姑娘说过,大公主小时候伤过,是不敢贪酸的,今儿个怎么又想起了吃这个。若是吃得有什么不对了,怕是不好吧。那位弥姑姑没有什么反对么。”

    无忧与她怀疑目光对了一对,也是一脸的难以释然,喃喃,“是有些怪。但是,弥姑姑的反应很是正常。”将手里的唱词拿出来交给蝶儿。“之前的事情太过不了了之,这一次多少有些担心。现在还想不通。”说完,目光又落到那唱词面。

    蝶儿又是对包好了的唱词一顿研究,“我们要不要看看。”不知道是为何,无忧总觉得这里面是有些什么的,颇有些忌惮地摇了摇头,脑海浮出大公主写的那些字,怎么瞧都像是试探。自己若然是瞧了,接下来,又要费神掩饰,索性便是真的坦诚相对,只送这个信而已。

    打字了主意,心的大石也放落了,到了这个时候,便明知道是圈套,也要动作优雅利落地钻进去看看。

    王府的别院果然非同寻常,所布之景,也尽数是书描写天南之地的风光貌美。在这帝都之,有此等阔手笔的也非大公主这样的地位不可。如此看来反倒也没有什么可大惊小怪的了。

    与王府园多布石不同,此地多引帝都玉溪的温泉之水,看着并不如王府阔大,但却颇得曲径幽往之意,是以一时之间倒要费些脚力。进得府时早有管事的前来领路,无忧跟他说了大公主的意思,向他示令牌与大公主信物。他向身后小童点手,吩咐了几句,那小童头里跑了,管事引着她们主仆二人转回廊。

    走出了长长的一段路。才见前面隐约转出人群来。无忧想这别院果然是大。

    再抬头看,出来迎的粉官也不过是十一二岁的样子,可说话的声音是极好听的,一脸的恭敬,给无忧行礼问安。

    无忧照着对家姐姐们的样子,与她为礼。看清她眼的诧异,也并不在意。又转身从蝶儿手拿过公主要赏的字和新填好的词,从这个角度能看到,戏倌微笑的样子。

    耗了些时,一边有别院厨的人来问,是不是要准备戏服。正如无忧所料,这小小戏倌竟然当着整个别院的家。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