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六十二章 书读

第六十二章 书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无忧抬头,入目的是一张棱角分明如刀裁的脸。!因为精致如同书的说的,不免多看了两眼。许是看这些宫怨词,心有了怨气,看到他眼如寒霜般的惊异,两厢冲抵得干净了,也不大当回事。

    她不必问他,但其实已经知道他听到了所有。那会是她致命的弱点。可她信他实在没有心思去钻那个空子。原因简单,他很骄傲。

    人说灯下观美人,原来,也可观公子,这位善修世子,昨日里见时,看得更细致,也看出了风情来。

    蝶儿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赶紧行礼,又偷拉无忧衣襟,无忧倒是少有的无所谓样子。

    他站在她面前了,她仍然从容地想着,刚刚的话,他若是真的听全了,现下,会觉得他想对了吧。自己确实像他觉得的那样,不过是个钻营之人。也会想胆子更大一些吧,他瞧不起的这个女人,打的还居然是皇的主意。

    可他虽瞧不起她,却不能拿她怎么办。

    想罢,向他行了个平礼。是有点想得多了。

    因并未起身,听到他在头顶发出的那声冷笑,“这又是何意,已经不打算过饰非了么。”他的意思是看出来,她并不想解释刚刚那些越矩的话。

    “委过于人也并不那么容易。”无忧只淡如独自闲坐,独自呤一般地答着。言辞之间并无一分求饶之色。

    那冷笑继续,“道理不错,表情也够平淡,但是,我怎么觉得这么像是有意为之的偶遇。你这样心有不甘的女子,想要的不只是做皇的一个玩物吧。”

    无忧行礼,“一切全凭世子判断做主。奴婢不敢有私。”

    “有姨母在,我当然做不了你的主。现在看来,姨母也不大能做得了你的主。我只是好,我那位聪明一世的姨母怎么会主动将你招到身边。”善修凉着语声,“哼”了一声。

    无忧清楚他说的是什么。也并不打算辩驳什么。只是淡然凭立在他面前,随他刻意菲薄。

    他目色依然清冷,看来对自己很是不屑。如果自己在他眼不屑到尘土里,那样,也不会有什么发生,足以。

    这并不是说他是好人,无忧只是信实了他眼里十分的不屑。他是连看都不会看她的人,他不会觉得她是危害。她做的这一切只是要他这样想。其实他本来会这样想。

    “打扰世子巡访,万死不足。”说完,无忧做出告退之姿。

    面前那人轻轻哼了一声,无忧倒退出几步来,才转身出了藏书阁。

    出来时,太阳西转了不少风也渐凉,蝶儿赶紧给姑娘披斗篷,伴在身后,行到一半,姑娘停住了脚步,回望向藏书阁,驻立了半晌。蝶儿也忧怨地瞧了一眼,又努嘴低下头。

    无忧道,“今日里好生的大意。让这人握了实柄。了然了我们的意思。”

    蝶儿接口,“是奴婢的错,不曾看里面竟藏了人。但是,我们说的话会不会到大公主口里。”冲动了好几次,到底是咽不去接下来要说的话。

    无忧转回身,挑了挑斗篷的飘带,继续向前,“这位世子,与大公主的关系,还没有到了讲闲话那般亲近,况着,近日还白着脸,一时不会传过去。我也只是要这个一时。做成那些事,远远离了这里。一切也与我们无关了。”说罢向蝶儿笑笑,要她不要太担心。

    蝶儿看自家姑娘脸还带着笑,心总算是平了一些。想想又问,“三姑娘那边,过些时,是要见那位光禄卿家的公子的,六姑娘早打发了人来问,说是要躲在山石后面瞧,问姑娘去不去呢。”

    无忧眼现出一点点慰色,“终于得见了。三姐姐不知盼了这一日多少时呢。”

    蝶儿点头,“从前说那位公子是二日内出京呢,后来因事又延了几日,看来是与我家三姑娘有缘份呢。三姑娘人样子与诗情都是好的,那位公子,哪有不喜欢的道理。”

    想到三姐姐,无忧先撂了下眼前的愁,慢慢点头,“从前还想到底要不要去,现下她们都埋伏下了,真的忍不住要去看看了。”

    再转过一重榭,要下楼旋转木梯了,忽然一个声音骄盛泠泠道,“像你这样没心没肺乱过活也挺好的啊。不知愁,万事不愁。”

    一头扎进沉思的无忧被刹然冒出来的声音吓了一跳,忙抬头看,是国公府家的焕离小姐。刚刚看到善修世子,对于她的出现也不怪了。但并没有必要真的理她,所以,还只是礼到避开的意思。

    行礼之后,向左侧出了一步。想让出地方来让她先行通过。

    焕离亦向左,摆明了硬拦她。

    无忧只好停下来,淡色看着她,不著悲喜,只是那么看着。蝶儿欲抢步前护住自己姑娘,被无忧拦下,转回身笑看着焕离,道,“焕离小姐并不是粗鄙之人,况着也是宾客的身份,怎会轻易造次无礼。”

    焕离打从鼻子里哼了一声,又撇撇嘴,“我只当是什么东西变的,原来还是个看不出眉眼高低的罪臣余孽。”

    从打外祖一家获罪,母亲被关进庵堂,无忧自认为已经再没有什么事会让自己心念悸动。哪怕是心的伤痕被撕开的这种事,自己也会咬牙挺下去。

    是以,声音还只是宁静平和,“罪臣余孽是不该有人搭理的,焕离小姐又何必蹚这混水。”

    焕离脸得意的笑容一时扭曲,“你什么意思,和你说话是看得起你,我自是出淤泥而不染的,这点可不用你操心。”

    无忧听她将她自己绕进去,觉得可笑,“原来焕离小姐知道自己是出于淤泥的。”

    焕离脸顿时皱成了一团,连脸色也白了起来。

    看她这个样子,无忧觉得无趣,本是没有所谓,更犯不为此伤一分的脑筋。已经想要罢了手,离开。

    识懂了无忧脸的漫不经心,焕离气了气,又忽然笑了起来,“是啊,身为罪臣之女,卑微如尘,一来到大公主身边便繁花乱眼了,又怎么会记得自己的亲人还要受罪。”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