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五十八章 奈何雨

第五十八章 奈何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都快忘了对面还有一个正在偷懒的小童子的时候,忽然听到他问,“那种想法是所有的人都该有的么?”

    无忧过的是自己都顾不过来处的人生,突然被这么问起别人的情况,禁不住要去用探索的目光,移回到圆孔石头的对面,冬有初七寒风略温,之前的寒意都好似减淡,一种怪的感觉慢慢在心底延伸,因为是在站在高处一仰头看到周流无碍的云,觉得自己已经做到了将心心,于是直言不讳,“不仅会那样想,还会想得更加仔细。!”

    看得到那人似乎是在点头。

    那个似乎不着任何世俗气,很是清的声音没有再次响起只是点了个头而已,但无忧已经忍不住再次出声,“世只有不动声色的脸,却绝不会有真的不动声色的心。”反正这个看似极近的距离,其实是要绕得很远才能够到达彼此面前的设计,所以无忧想放肆自己大胆一次。

    对面的童子又不说话了。

    这样的对话也当然足够叫人哑然的。后面没有再听他到底说不说些什么,提起裙角跃下石,觉得心情变好了不少,像是又准确又优雅地扔了那些不好的东西。也像是将夜色掉落在身那些黑色的重物全部都扔了,然后,天下大白一样。

    回去的时候,大公主仍在陪客,无忧墨了几篇帖,便被那位姑姑打发来的人,说是今日大公主不过来了。没有一丝可以偷懒的轻快,收拾东西的时候又想到了之前遇到的那位怪人,忽然觉得自己是有些冒失了。之前觉得出的舒服,现在全都破灭,只是觉得不安。

    接下来,一连三日,无忧要做的是洗毛笔。那些不安,担了几日,还不见有什么迹象,稍稍放得些心来。

    继续洗毛笔,一根一根,认真仔细,大公主说这个亦是修行。

    当然是修行。大冬天的是用冷水。冰冷刺骨的水还要手指灵活,一点点涮净毫端的残墨。也绝对是苦禅,还是苦禅的最苦禅。

    蝶儿心疼的要来替换,无忧不允。都说是修行了,何可找人代替。算是这个更难的,也没有理由推据。

    她其实也未觉得眼下这般窘境是出乎意料的事件。到了她这步田地,无论是对花还是对月,只要想起那些心的事,都能立时生成梦魇,从来都是如此。

    静寂庭院忽传来金属撞击的声音,又狠又快锵锵入耳。细听时,那声音不仅无有绝断,还有由远及近向她这边靠来,已是听实了的。

    还未想得到底时何种东西相撞出声,一双人影随即跃入视线。

    但其实根本无关紧要。这一府之,任是人,还是物,都是她动不得,想不得,摸不得,看不得,也说不得的。

    无忧收回目光,坐而不动。与身后的亭台楼殿谐成安然背景。应该不会轻易被发现,当然也不会打扰到他们。

    繁乱的格斗当,她最先时移过的那一眼并不如何细致,只看清那一双男子皆是衣带鲜带,明玉柔泽。

    但世事如此的爱凑个热闹,这一双格斗之人,绕到了她面前。距离不过是亭内亭外。只有美人靠相隔。

    剑影翻覆之下,锐光如金刚霹雳般扫过亭栏柱每一寸木理。蝶儿惊得轻声唤姑娘。无忧却再没投过去一眼。

    繁华宫城之禁闭森严,当然望不到塞外寒风瑟瑟,连那些守将是否顺利逃脱王爷也不想知晰。从小在这其长大,可去了一次塞外,再看到这般亭台华贵,善修只是满腔的怨气。它们只是冷硬如君王的心肠。

    对一切嗤之以鼻时,忽然发现亭一个专心致志洗着什么的小姑娘,静如处子,对他与鸣棋的刀剑相向,充耳不闻。

    想不出,是什么原因,他们忽然停了下来。

    算是无视一切的鸣棋也停下来看向那亭子。

    善修当先收回目光,语气清冷如千载寒冰,“我不会再应王爷的差。”

    鸣棋声音里满是吊儿郎当,“不是你自己的修名造利么?人生本有取舍。边关讲和,利大于弊。为了要救他们,搭进去的那些值得么。兄长当以王家为重。”

    善修抬头目光逼向鸣棋,“可他们以为,为王爷将命留在那里也是值得的。”

    鸣棋不疾不徐地摆开着手里的剑道,“你是给他们来要身前身后名的么。那要到了。我去跟父王说,他们的愿望其实这么简单。他们……”

    话还没说完,被善修沉声打断,“你会为今天这个决定后悔的。”

    鸣棋嗤地笑出声来,“这个要问佛祖。”仍旧一副,无心会神的散漫样子。

    终于洗得了最后一支大笔。仔细抖了抖水珠子,无忧抱起大个头的毛笔,走下台阶,一双云头殿靴出现在眼前,还不等她抬头看到底发生了什么,头顶已响起的声音,“如果已经是这样,再用明大哥千辛万苦得到的雪狼毫的话会得到天谴吧。”

    下刹,无忧已经看到那张怒气冲冲的脸。

    被那样的眸光震惊,传说“断绝间的从容与肯定。”

    手的狼毫毛笔已经被人抽出。

    感知到这一情况时,那人转身已经行去,无忧抬眼时,只看到他最后瞥向自己的目光。是复杂带着肯定,亦蓄满哀伤的眼,那是自己从镜曾看到过在自己眼出现的伤情。竟如此的相似。

    静静地看着他离去的方向。无忧若有所思了一会儿。

    转身时,另一个身影已经停在身侧,“说来真的是很有缘,该看不该看的,你都看全了。你说这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呢?”

    无忧并无一分多余的反应,只是低头为礼,然后道,“怕世子会忧虑,所以提前表白,无忧跟这些山石,这些木廊没有什么区别,对不懂的事都不会留有记忆。”

    鸣棋竟然眼睁睁让这个对自己说了怪话的女子走掉了。自己应该是被冒犯了,还没有恰当其时地生气。

    看向一边紧张兮兮的兴瑞,得到的回答是,“小的,问过了,这是安候府家的七姑娘无忧。”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