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二千五百七十四章 虐小人

第二千五百七十四章 虐小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大王子一脸哀怨,“唉哟喂,我的好弟弟,这世界上哪有什么容易事,就连现在我能忍住不

    要你的命,也觉得很不容易!你没看我头上冒出冷汗了呢,一块已进嘴的肉生生地含着,不吃再到吐出来,那种罪恶一样的感觉,你以为我就好受了吗?”

    “好吧,我全都会做到的!”正当巴伦王子转身想要就此离开的时候,大王子又叫住了他,“我想起来了,关于鲁哈尔的审讯,你们就暂时不要管了,我不用你把他劝回来了,我要亲自去做这件事情!”

    *

    鲁哈尔在被圈禁的地方转来转去。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他要马上去见巴伦王子,要不然见宰匹也行,他要重新对他们表白自己的心迹。他趴到栅栏上大声的吸引那些看守们的注意,“快来审讯我,我有很多话要说,完全是你们想听的东西!只要你们哪一个抢了先机,听我说的话,就能够立大功,得大赏赐!这大好机会能够听一个落魄贵人说话的机会,可只有我这一个!”

    他身后的栅栏门开了,他有点儿兴冲冲地转过头去,可看到的却是大王子的新任侍卫,他虽然没有和这家伙说过话,但是原来在大王子身边的时候没少看过这人的脸孔,原来一直是小心翼翼的,每天紧紧收缩着他自己的五官,那张脸因为他的谨慎而一直皱皱巴巴的仿佛是个没有长开的小孩子的样子。

    不过现在,这侍卫的脸,好像哗的一下子就长开了呢!也是,他身边的两块绊脚石,自己和之前的大王子侍卫都是自己把自己踢飞的,他该有多高兴啊,一定会误认为他能得到那个位置,是上神的眷顾是真正的幸运吧。而真正的荣华富贵,不仅会让一个人欣赏的开花,脸上也能乐开花!

    那家伙把马鞭砰的一声扔到鲁哈尔面前,大大咧咧的坐下,“鲁哈尔大人就是鲁哈尔大人,在这种肮脏之地所有人都会变得憔悴,但是怎么瞧着鲁哈尔大人却变得红光满面,仿佛这里面的日子很滋润,难道这里面的饭菜就那么好吃吗?怎么可能吃得下去呢!”

    鲁哈尔已经收起,最初听到门轴转动时的兴奋,只用一副僵硬的脸孔回答他,“不要太希冀这里,你身上的气质跟这里很适配,总有一天你会来这里的!毕竟你现在跟着大王子,一直在走向这里,你先不用说你没有走向这里的事情,我告诉你的是真的,你们只不过是拐了一个弯子,绕了一条最远的路,再走向这里罢了!”鲁哈尔的目光深处已经展现一种神秘的氛围环绕。

    新任侍卫脸上的笑容笑的更开,“之前就知道鲁哈尔大人是用舌头都能杀人的人,今天亲自试着来这里站在鲁哈尔大人的舌剑之下,当然感觉到了浑身上下的皮肉之痛,然而我还没有说什么要命的话!”

    “你觉得我重新回到大王子殿下身边怎么样?看起来那可不是你喜欢的事情啊!”鲁哈尔找到了这家伙的通牒,狠狠的踩下去。这是根本不必同时问路的事情。如果他想的话他会让这小家伙马上认亲围绕在他身边周围的所有现实。可是他没有那个义务,完全不想指点他前路高低!

    信任侍卫像是被撩拨过的火,越来越兴高采烈,他感觉他的心正开出花朵,而这花朵又无人欣赏,所以他在努力让第一个赏花人看到他的心花怒放,“鲁哈尔大人,你看看这里吧,以大王子的高傲,他是绝对不会贵人履贱地的,也就是说,如果我想杀你,只要上嘴唇一碰下嘴唇就可以做得到,然后回去送给大王子殿下一个理由,一切就结束了!”

    鲁哈尔微微眯起眼睛,通常情况下,他是不愿意与一个傻子对话的,但有很多情况之下会让这种决定被违背,比如身不由己,或者是心情不太好的时候,看到假虎威的狐狸,“是因为太年轻吗?我说你怎么还这么幼稚!我们的大王子殿下可从来不是一个会相信任何人办事能力的家伙,你在这里的一举一动,你真的以为能够瞒过他的眼睛吗?别傻了,而且不光是大王子殿下,关注我的人多了去了,大家都在把目光看向这里,对我什么都做不了!而且只要我想回去,你就得乖乖从你那个位置上滚下来,德不配位必遭其祸!如果按照实际上的作用来说,我这是在救你,绝对不是在害你。走狗屎运得到的狗屎成功,不仅味道不会好闻,而且基础不会牢固,最后坠身于狗屎之中是必然的事情。”

    新任侍卫贝鲁哈尔这句带着臭味儿的讽刺,彻底激怒,“你!你别想激怒我,我也犯不杀你!我只会悠闲自在的在这里看我们的鲁哈尔大人怎么样成为了热锅上的蚂蚁又怎么样,在这里遭罪就可以了!”

    鲁哈尔已经没有心情跟他囫囵时间,他现在开始已经要知道目的,而且是一个拐了弯儿的目的,“我要见大殿下!”他当然要见一个一句顶十句的人。

    侍卫感觉到了鲁哈尔在动狡猾的心思,以及他眼中那种轻飘飘的蔑视,大力敲打着他跟鲁哈尔相隔的桌子,然后发出那种他已经被逗笑了的声音,“哎哎,又开始做梦,鲁哈尔大人怎么可能在这种时刻还有闲心做那些美梦呢,我刚刚已经说过了,大殿下不会贵人履贱地,他不会来这里,一步也不会!”

    就在这时宰匹忽然冲了进来,大王子的侍卫严阵以待,脸上笑嘻嘻的,可嘴里却毫不客气马上命人把宰匹赶出去,不过宰匹这一生可从来没有被别人的严阵以待吓破胆过,他反而特别喜欢别人用威严的方式跟他说话那样他就可以正常的也用他的疾声厉色来对抗,他可不喜欢软绵绵的说话,“我刚来就被赶出去。难道是因为你们在说不该说的话吗?如果是正常的审问的话,我这个职位也是可以旁听的!”

    新任侍卫本来是一下子被载体的话堵住的,但是,眨了眨眼又制出来一招他使惯了的以大压小,“那是需要可汗的特旨的!”

    宰匹摇了摇头,“如果有必要,我会马上去请命!不过在此之前,我要先找找我刚刚忘在这里的,可汗的上一道特旨!刚刚明明是放在这里的,出去的时候并没有带着,但是现在哪里都找不到,不会是……”他提起目光从上到下,审视大王子侍卫周身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