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二千五百三十九章 爪中爪

第二千五百三十九章 爪中爪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魔祟笑了起来,雄壮的回音激的他面前的酒壶跳个不停,“真的是薄情的家伙!总该出个主意!”

    本已觉得无趣,不是他想管的事,做势要向外走的少年忽然顿住了脚步,然后,半偏着头,回来看了魔祟一眼,“我只有残忍的办法,还要听吗?”

    魔祟一脸高傲,而且又有些酸酸的说道,“总要听听有多残忍才好拒绝吧!”即使他没有因为想要暂时委屈婉转,完成蜕变的想法,少年的风格和态度也一直与他高下立判,折服一个孩子哪怕是个修炼了千年的孩子也一样让魔祟觉得不得劲!

    “身为魔祟,想要痛苦的话,也并不是很难,就分离身上的一部分!”少年语气越是冷淡,越是像一只巨大的蛰伏巨兽随时随地都可能苏醒咆哮,然后吞噬一切。

    大王子想要派人将执事重新送回武器库,但这是个难题。因为执事伤的极重,本来就已经危险之极,后来总算有些好转。但却不得不依靠他自己的微弱力量在悬崖之上苦撑了一段时间,才最终在虎行将军的艰难选择之下得救,更让他的伤势雪上加霜。现在已经陷入重度昏迷,要把这样的家伙在既要掩人耳目,又要长途奔波的情况下送回武器库,很容易因为执事大人的虚弱难当而变成费力不讨好的事情。再则,那些救执事大人到一半儿,就因为惜命最终把执事大人扔下悬崖的武器库的几名将领一旦发现被他们抛弃的执事大人还活着,而且被送回来的话,也会拼尽全力阻挠。他们的力量不可小觑。于是再怎么想。这都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就在大家都因为惧怕责任会落到自己头上,而相互推诿的时候。马童站了出来,他竟然主动请缨要亲自去护送执事大人回去,而且保证一定会完成任务。目前大家还不知道这小子到底有什么能力,但是如果他真的能把执事送过去的话,一定会得到大王子的重用。但通常在这种情况下,他根本没有一定的把握能够取得成功,所有人的心里都在这种高峰与低谷之间徘徊。一会觉得被他抢了这任务是他占了便宜;一会又觉得,这根本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这家伙就是个疯子,而且如此的不识时务。

    还没等大王子点头之后,吩咐他再带点别的人。马童就已经转身出去,大王子放低了目光,瞧了一遍,站在他身边,看起来雄赳赳气昂昂,但其实一个个胆子小的像老鼠的家伙。冷冷的哼了一声,就在这时,大王子的侍卫也站了出来,“属下可与他同往!”

    大王子点了点头,“你的职责是对他进行监督,而非跟他一同战斗,我要看看这家伙的能耐是不是跟他的勇气一样!”如果是的话可真要谢天谢地了,他现在非常缺帮手。让武器库真心诚意的跟自己携手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尽管有好些贵族对于武器库习惯性的贪婪无厌一贯的瞧不上眼。但武器库不为人知的真正力量却容不得任何人将之忽视。总有那么一天,他也会把武器库远远的摒除在自己的携手范围之内,让他们变成自己的敌人,而且要打压他们的嚣张气焰,让他们便得乖乖巧巧。但那是在只有两种情况下才能够实现的,除非迫不得已和另一种他得到了全部的沙漠,已经变得无比强大,再也找不到敌人消灭武器库会成为他的乐趣之一。听说,这些家伙一旦打造出来精美无比的武器,或者无与伦比的家伙都会自己收藏,绝对不会让人见到它们的真容,到那个时候就可以打开他们的宝库,看看他们到底藏了多少这样的东西。他深深的期待着那一天的到来。

    魔鬼与亡灵同行。他们速度快的让人类无法形容。

    走出一段距离之后,它们忽然都看向彼此,然后说了同一句话,“武器库是不会欢迎你这样的家伙的!”

    “人模人样是我们的面具!”他们又一起说了同样这一句。然后一起哈哈大笑,饱含力量的声音震动一边的高丘泥沙俱下,之后是大王子侍卫身体里的魔祟开口,“听说大王子殿下很闲着无聊的,在执事身上又做了些手脚,一开始的时候他只是手脸腿烧伤严重,现在连脑子也不好使了!”

    马童一笑,“大王子殿下就是这样,喜欢送别人礼物!”

    魔祟放开他的手心,从马童的角度能够看到他的手心里面隐藏着一只长满黑毛的巨爪,只不过现在因为还没有足够的力量生成为真的巨爪,它紧紧的蜷缩在大王子侍卫这凡人的手心,“但是太不注意美观了!”连他一个魔鬼都看不上大王子的品味了!

    马童忽然笑嘻嘻的转了话锋,“你在害怕吗?这样去见库首!”毕竟他们不是真正的人,如果是直接开战面对人他们不会害怕,但是要在他们面前装的斯文中的有血有肉就是个难题!说不定什么时候就露出破绽。而且他们都没有完全的魔身或者灵核,会被摧毁的。

    魔祟微微侧目,“最害怕的不是我,而是大王子肉身侍卫的那颗心!”

    马童总是会尖锐地指出他的口是心非,“人心既然那么不好,你为什么要一定寄宿在他们的身上!这世上有许多看起来非常美好的东西,那些石头这些晶莹闪烁的沙粒,还有天上的云,总之有很多地方,可是你还是选择了在你看起来并不怎么好的人身上!”其实他也并非要指责魔祟这样做事,在他看来,这世界上的事并不是分成好坏,而是分成能完成和不能完成的。魔祟为了自己的目的做什么都没有错,人类也一样。或许巴伦王子才是其中不一样的。他太镇定。而且他的心比他哥哥还要更冷!偏偏所有人看在眼里的情景不是这样的,都觉得他哥哥要更加残酷。心肠冷硬的,一定是他哥哥。就是这样蒙蔽一两个人的双眼,不是什么大本领。如果能够蒙蔽所有,蒙蔽天下,那才是佼佼者!

    魔祟似乎很有感悟,甚至很有条理,这应该就是他没有完全成魔的原因,生而为人,会有很多的顾虑人们总喜欢把进退之路完全想好以最小的代价获得最大的成果,连神仙也是半魔也是,但如果进化到全魔的时候,它们会无所顾忌,我只要我要的东西,这是唯一目的!魔祟的声音很诚恳,“虽然容易害怕,但也容易满足,虽然丑陋,但是也有让人心驰神往的时刻!一切都是一切的代价,一切也是一切的荣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