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二千五百一十五章 三百石

第二千五百一十五章 三百石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随着整个族群身份被抬高火首的喜怒哀乐也变得不再平庸,能让他高兴的东西越来越少,能让他发怒的东西也越来越少,偶尔他甚至期待在他面前出现一两个挑衅者,但是今天仿佛是真神听到了他的祈祷,送给他的是比挑衅者更好的金光灿灿………除了要暂时在可汗与大汗面前微微收敛之外,在任何人面前他们都可以尽情表达,没有人敢指出他们的对错,因为他们就是神的化身,这就跟没有人敢于指责神的错误一样。所以没有隐藏,没有恐惧,没有得不到的,可以很充分的形容他们的人生。但是,无论何时财富的魅力会与众不同的出现。火首挥了挥手,“让他过来吧,没有人敢在神的面前放肆,他会懂这个!”这家伙在借神之名的时候,已经变得平淡的不能再平淡!

    鲁哈尔就那样煞有介事的走过去,他对于如何把对面的人尊敬的像神一样一直很有手段,当年,他就是这样对待大王子的。那个时候,大王子对于他的忠心与谄媚一直舒服的不得了的笑纳。站在一边观看这些的大王子侍卫,就这样直接把心放回了原位,不会出事的,起码在现在罗哈尔对于讨好神奇人物一向很有分寸也很有把握!

    “火首大人,我要献给您的东西是可汗的宝贝,听说他们是在三百年前来自于异域的灵石!那时候抢夺这东西的战争,曾经被很完整的寄宿在一首长诗当中,”当鲁哈尔说到这里的时候。那个一直在盯着他着火的扣子的火首,把他的目光挪过来改成了认真而专注地盯着鲁哈尔的衣袖。不过他的目光里面并没有催他快点拿出东西的意思,反而像是在对他的故事感兴趣。

    鲁哈尔心领神会的点头,把他的故事继续下去。灵石能够发出无比悦目的光,所以它的存在根本隐藏不住,到最后所有的人所有的势力都来争抢的时候,拥有灵石的家伙自然就已经支撑不住。他想要带着石头独自从密道中逃跑。不过有了别的打算的家伙比他的脚步更快的打算打开石头城的城门,然后向外面势力最强的那伙人投降。没想到这一切被站在他们身后的主人看了个一清二楚,他们的主人对他们的行为深恶痛绝,于是下令将他们几个人绑在石头城上面当活靶子。而另一位主谋则被拴在石头门的城门上,一旦敌人攻破城门,他横跨两边门板的身体就会被撕裂。然后灵石的主人,才按照原计划匆匆逃离。不过那些守在外面的人也更加聪明,他们发现了灵石主人逃跑的路线,在外面把他劫住,给了灵石主人两条路,要么交出石头,要么就马上把他碎尸万段。可是当他们看清被他们紧紧围困的人的时候,才发现那并不是灵石的主人,而是在刚刚据说被灵石主人抓住的叛逃者。

    而此时连着叛逃者脸上也充满了迷惑,他不知道自己怎么跟那位主人调换了身份,也不知道现在城头上当做靶子的家伙是不是他的主人,不过当然不可能,没有人会自寻死路。

    火首皱了皱眉,“这块石头很有名,但是我听到的传说之中,它是从来都不会发光的,它之所以有名并不是因为石头本身,而是因为雕刻之功时间之久,所代表的意义非同凡响!”

    “石头失去了光泽,那是因为被这些攻城的人抓住的与灵石的主人调换身份的家伙曾经用嘴巴吞掉了灵石!而所有人听到的传说又带回去,给石头城外面的人消息都只不过是被扭曲了的事实!当时灵石的主人已经意识到直接从这里逃出去是最笨的方法,外面的人早就会料到他们会在必经之路上等着他,既然如此,他怎么能把自己的宝贝这么轻而易举的送给他们!”鲁哈尔把已经放进袖子里面的手拿了出来,所有的人一起向里面看,但是只发现他空空荡荡的手心,他并没有把他们想要看到的东西拿出来,仿佛是正对他自己的故事感觉兴趣儿盎然,忘记了要拿石头的事情,只是续

    下他的故事,“然后他用自己身体里面最后的力量使用了他们家古老的妖术,蒙蔽了其中一个叛徒的心,让他吞下了灵石,才没有让他们的宝贝坠落到那些想要疯狂掠夺一切的叛徒之中。而对于他自己来说,如果没有办法,让这些人觉得自己是有必要被留下来的,那么死法应该由他自己来选!”

    “火首!”跟在火首身边对这个故事已经越来越不耐烦的护法,觉得鲁哈尔现编现卖的故事,一点也不好听,“您给他们的时间已经够多了,然而他们拿出来的只有这些虚妄之言!没有人真的会操纵那种巫术,起码他们已经失传了上百年之久,没有人能够轻易的与对面的人交换身份,这一点我很确认,否则的话我们的大军就不会所向披靡,有很多妖魔之人会阻止我们的前进,但这一切都没有发生,我们看到的事实远胜于他的胡说八道!”

    鲁哈尔一改之前的眉目如剑,仿佛有点低眉顺眼,“大人说的很对,所以那首诗那首被装订的极其精美的诗被后来人极其粗暴的毁掉,因为它没有一点点的证据能够证明他们说的就是真正的事实,而且故事本身也仿佛漏洞百出!但是如果是一般人的话,他们也许会不信这些巫术,可是本身利用神奇存在扬名天下的神奇种族,难道也认为这种巫术完全是子虚乌有吗?一种神奇力量的存在必然也预示着千万种神奇力量的存在!这才是正常的道理!我反倒觉得大人您是在妄自菲薄!”

    那个大声咋呼的人,本来以为鲁哈尔已经屈服于他吼叫的雄威,而且接下来他就可以连借也不动一下,就把他赶走,但是,越听越觉得不对劲儿,原来这家伙是在当着火首的面指出自己的差错,而且是如此的拐弯抹角,等到自己已经完全放松警惕的时候神速出击,他一想到刚才的这段话,自己还是带笑听的就感觉真是可恶之极。

    于是,他大怒着回击着鲁哈尔,“我了解你们这些平凡人,你们这些真正的蠢民,你们身上流淌的是笨重而且浓厚的愚蠢血液,你们需要的只有天神的疼痛打击,不然所有的神兵在你们的眼中什么都不算!你们是一群狗屁不通的家伙!既然你也在质疑着我们的存在,那么你又何必来!有求于我们!”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