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二千四百三十章 唯一锁链

第二千四百三十章 唯一锁链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可汗认为不费力气也不动真格的,就得到一柄绝世宝刃是子虚乌有的梦幻。偏偏,此时他明知如此还不想放弃,只能用身边一个内侍,想出的机灵小办法!即这些并没实质内容虚伪的安抚之语。

    宰匹如何不知道可汗的真实用意,但,如果是他的话,

    他也会这么做,因为能够用金银收买的人,当然也能够用金银卖得出去。再没有什么比尊贵之人的驱尊关怀更让人能够感觉到强大的暖意,虽然对此他根本就感觉不出,但是无论如何。在这种在可汗与大王子之间选边站的问题上,不会有任何人有机会证明他可能是个叛徒。即使对着关怀里每个字义细节的真实含义都侗明清楚的宰匹,也依旧很像那么回事的,马上从座位上站起来,再次向可汗行礼,“卑职何德何能,扰可汗为卑职忧心!卑职既食可汗俸禄,理应为可汗分忧解难!能得到可汗的信任,已不胜感激,可为可汗分忧,乃是得上天恩赐,现在可汗还请放下全部忧虑,将事情交给我,我必然奉还可汗一个满意结果!”然后宰匹忽然来了点儿兴趣儿,要把现在的形式给可汗分析清楚。他走上前去拿起摆在大帐中央殿上的两只纯金小人儿做比喻,“本来,其中的一只油滑无比,只要听到外面一点点的风声,就会像耗子一样的钻回他的洞里。即使我们手中有可汗您的令牌,也不好去军营抓人!因为时机不对,现在有重重大军围困吐息部。总辖大人能征惯战,军营里面的心腹之人不在少数,,如果一心一意煽动,会搅扰军心!我们就一定要叫他出来!原本这是不大可能轻易做到的事情,但是这只小人脖子上却记着一个锁链,在这世上就有那么一个人,只要轻轻拉动这个锁链,他就会不顾一切的冲出来见她!”

    宰匹这种掷地有声的描述,很快吸引了可汗的兴趣,宰匹现在的样子,可汗可没有想到,他以为宰匹只会严肃,甚至铁血与文官的模样格格不入,但是真正的事实是,宰匹分析事情的时候要似乎别有趣味。可汗原本觉得沉重的眼皮,一下子轻松了不少,他甚至是急不可耐的提问,“你有办法把他从军营之中调出来,既然说他害怕一出来就会落到我们手中,又怎么会轻易出来!”

    “可汗给予我的信任,我会好好使用,也会很珍惜的使用!所以,中间的这许多麻烦可汗不需操心,我会带最好的结果来见您!”宰匹雷厉风行的作风又一次开启,在他看来,故事的楔子已描写的够多了!接下来,他该好好展示精彩情节了。但不是像这样用嘴巴给可汗讲故事,他要轻松的挪动他的棋子了,那些更有思想,又视他为眼中钉的小家伙们!

    骏马一次飞驰起来,他们要赶往棋子即将经过的梦幻之地!并且改变他们将要行走的轨迹,制造新的棋局!

    *

    呼啸的沙漠之中,走来一列打扮富贵豪华的队伍,正中间抬了一只软椅,上面坐着一个长相彪悍的女子。纵然你是全天下最聪明的人,也看不出在他那些肥肉堆积的脸上表现出来的表情,到底是喜怒哀乐中的哪一种,因为无论是什么样的表情,都会藏进那些肥肉的堆积之中与她潜在的凶恶底子混为一谈!就那样硬生生的感觉到自己周围的空气突然迅猛降温!

    当他们的队伍完全走过去之后,宰匹和他借来的可汗卫队还有自己的几个手下,还有巴伦王子,才从石头后面转出来。他们刚刚找到的这几块石头,形状真的是很标准,既能够有足够的角度,让他们观察到队伍的到来与离去,又有足够的形状,遮蔽他们的身形,让他们不会轻易被发觉,最重要的是,它们竟然还阻挡了不少的风沙。这年头,心甘情愿而且不是被逼无奈站在他们这边的帮手,真是弥足珍贵。

    “果然名不虚传,满脸横肉,看起来就不是什么良家妇女!不过,他们这么盛大排场不亚于可汗大队出行的架势是去做什么?”鲁哈尔已经慎重的思考过他们有可能去做的事情,但是没有得出正常的结果。不过,这一次他一点也没有在心里指责自己的愚笨,因为从他们的表情,还有队伍行走的风格,让他猜出了,他们应该是总辖大人的家眷!

    巴伦王子一开始也很困惑,他们为什么要来这里,又为什么要等这一队完全不知道是从哪儿冒出来的队伍,问题是他们真的来了,如果没来又怎么办?但是,很快他在心上反应过来,相比于他们为什么一定要困住,他们是谁,为什么来的问题上,要想想这附近有什么事情发生不是更简单吗?恰巧他是知道的。“听说,是有骆驼商人从旱地带来了上好的茶叶,丝绸,还有陶瓷什么的,总之花样缤纷,很是吸引人眼球!达官贵人家里面去的非常多,他们是抬着主人去采买的!这女人的样子可是志在必得,因为东西不算多,去的人又太多,大家一定会产生争抢,他们当时不担心干了这么多筐!”巴伦王子感觉到,自己越来越善于观察各个事情的细节了,这应该就是当一个人身处危险。像一只过街老鼠一般危险时所要面对的情况。和不得不增加的技能。

    鲁哈尔若有所思道,“她家的帐篷里总是传来劣酒的味道,想不到,这一家的生活,还如此的奢侈!我们到底要什么时候动手,是等她买完东西,还是现在!”若是他说了算,一定会现在冲出去。让他们连买到那些东西的兴奋也不要有。她的那位夫君做的坏事可不少,听说,当初刚上任还不到一天。就杀了足足三十人。而且最说不过去的是,他做为主官要审问的案件,也并不是什么离奇迷案,单单只是一个人指控另一个人偷的东西的案件,如此简单的事情,只要区分出对错就好了,但是他嫌麻烦,直接把他们一起杀了,而且还言之凿凿的大放厥词,反正里面一定有个坏人,苍蝇不叮有缝的蛋!这种做法在,之后为他带来了大大的好处,那些总想把麻烦事送到主官面前的含冤者。看到这种神奇的判断方法之后,立刻再不敢再用他们麻烦事去烦这位新鲜上任的大人了!总辖大人于是就像瘟神一样谁都不敢靠近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