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二千二百四十六章 三眼贼

第二千二百四十六章 三眼贼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那种脚步声毫无掩饰却仍轻的像踏在棉花上。

    是虎克苏。明显的听得出来,脚步声虽然没变,但是力道更小!说明有灵力的托浮!

    他脑子里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这个,难道虎克苏这么贼发现自己,还亲自过来了。

    阿森底匍匐在地上的身子开始缩紧。

    虎克苏的脚步越来越近,而且从他的脚步上能够判断出来,虎克苏现在的身子也在绷紧那是如临大敌的表现,似乎是发现了敌人。

    阿森底紧手里的刀。脑子在飞快的回忆他所见过的虎克松所使用的招式,当然现在已经完全不同,因为有歌魅整整两条灵魂的叠加,虎克苏的灵力会激增到令人发指的地步。

    其实在战场上的这个时候,阿森底都会耐不得性子要先砍上别人一刀,可是现在他忍受着最后等待交手的煎熬,就是要消磨虎克苏的耐心,即使他发现了自己,但是在足够靠近的距离上发现自己没有反应,也会让虎克苏产生疑惑。恐怕在此之前,阿森底从没有对任何一个他的敌人,这么有耐心。虎克苏这家伙就在现在拥有了歌魅的两条灵魂,变成了强大本身,但是他过于骄傲,过于自满,从不缺衣少食,缺少经验,没有上过真正的战场,就因为他是贵族家的孩子,而这样来说,很大的优势,还被阿森底握着。

    可是最后的结局却是阿森底怎么也没有想到的,虎克苏的脚步,再马上就要碰到他的影子时候停住了,他安安静静的站了一会儿,然后回头,“怎么没有跟首席长老走呢,现在我手下全是他的人。”

    然后阿森底听到一个像是喘息那样的笑声,那绝对是一个笑声,但是是如此的与众不同,“我干嘛要选最没用的那个人,他们虽然人多,感觉个个懦弱,跟地上这些松散的沙子没有什么区别,迟早会被我们踩在脚下!”

    “我们,你是说我们?”虎克苏重复着那两个字,低声笑了起来,“已经很久没有人跟我说这样的话了,就算是有,也没有像这样真心诚意过,你听,它是如此的动听,让我了解到,我还可以与某人携手!这可真是天大的乐事呢,让人想要好好珍惜,长久的拥有!”

    那个说话也有些喘的人继续说道,“首席长老很怕那个三眼贼!我却很讨厌他!如果用这个理由的话,大人您会觉得理由充分了吗?”

    阿森底费了好长的时间,才从他们的对话之中反应过来,他所说的三眼贼竟然指的是他阿森底,这些家伙可真是的,竟在背后说别人是非。他的怒气直接冲上了手指,想要挥刀而出,不过马上又瞬间凉却,这不是合适的时刻,会有秘密被说出来吧,最主要的是,这个人说了他半天坏话,而他竟然完全听不出他的声音,此时的阿森底伏在地上不能动弹,也不敢抬头,以至于根本就不能够有机会看到那个说他坏话的人的脸,这样一来,有趣的故事就变得千疮百孔了,他听得很急,仿佛那些千疮百孔的伤痕之中有细小的活跃在人生,可是没有办法排解!在背后涉及阴谋诡计的人竟然有脸说他们是正直的,之后他们一直在强调他们彼此的正直和他们必须要融合的正确性。而那些在阿森底听来是全天下最有趣的笑话,过了好一会儿他们才重新话题拉回来,“我们要跟他们合作到什么时候?他们真的有办法找到那些跟他们一起来的人吗?”

    阿森底不断的想着心中的想法,一定要知道这个人是谁,只有知道他是谁才能够对付,可是现在他与他们的距离近在咫尺,竟然没有办法抬头看他们一眼。而且还是这个尴尬别扭之急的趴在他们面前的姿势。阿森底现在的脑子里面乱的很,完全不知道,虎克苏是真的看不到他,还是故意对耍弄他,虎克苏只想让他阿森底温水煮青蛙慢慢麻痹大意直至深陷危险之中,也会有那种可能。

    过了好一会儿,虎克苏才回答那个不断因为喘息而停顿声音的人的问题,“我们一定会找到阿森底的,因为我不久之后就会化身为永远长生不老的神兽!到那时,我的所有嗅觉,所有辍学,所有感觉都会焕然一新!”

    听到这里阿森底才恍然大悟,怪不得虎克苏看不到自己,原来他的所有感觉都失灵了,也怪不得刚刚他没有跟首席长老一起去全面探查路况,他去了也没有什么用。

    大家到这里都有一部分的感觉,或者触觉失灵,但是虎克苏比大家都严重,他什么都看不到了。阿森底本想坐起来缓一缓,刚刚可真是把他累傻了,就这么一动不动的趴着,像个石头一样,只是静静的待着才没有那么简单。但是马上想到那个跟虎克苏在说话的人,并不是所有人都会看不到他们面前的东西,比如说,他跟巴伦王子就都能看到,首席长老和他带的那些人也都能,这样的话,在跟虎克苏说话的这个家伙,也许也能够看到。想到这里,阿森底又只得老老实实的趴回去,假装自己是块石头!暗暗咒骂着那么趴着!心里鄙视自己,真像个缩头乌龟!

    那个陌生声音,又开始提问,“可是,我们陷入的游戏规则好像并不完善,我们不知道我们的敌人什么时候死去,又在什么时候能力增强,这很不公平,或许他们也不知道,如果他们知道的话,那我们就只能落在下风!”

    “这世上本来就没有什么公平的游戏!因为这世上只有强者的游戏,弱者只是用来戏耍的,他们本来就不应该存在于这里,当他们存在的时候,他们就有了猎物的意义!”虎克苏对于这种强者与弱者的分析,一向是侃侃而谈自高自大,站在他那,自以为无限高大的地方面试着站在更低处的草芥!他分不清他们的种类,只是把他们归结为弱者,一无是处的弱者!

    那个人大概是看出了虎克苏脸上得意的神情,“难道,大人已经掌握了什么法宝?”

    “看这里!”虎克苏的答案还是简短,阿森底当然不知道虎克苏是让那个陌生人看哪里,但是他可以记住刚才的声音,和凝在黑暗中的影像,然后在结合虎克苏给这个人看的时间,再一点点推算出,那时候,虎克苏的手指,正在指向哪里和那东西留在空气中的磨损印记。虎克苏的声音又起……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