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二千一百二十章 五十计

第二千一百二十章 五十计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它是在用速度,向殿下说明,殿下速度也能如此,可立即发起进攻,如果不能达到的话,应该走为上策!”

    “就像这只狼之前做的,在我们面前消失?”巴伦王子可没忘,这狼看见风头不好,转眼跑路!危险会吞掉很多坚持哪怕上千年的伪装!

    巴妃王妃的目光宁静而明亮,“它的个头有点小,所以掉下了地下暗井!那些地下暗井本来就是为了闯入者随身携带的各种野兽准备的,它们的体量一般都会比他们的主子小。首席长老的曾祖们,想到了所有的细节,他们在建造这座大墓之出,就苦心孤诣的设计了对所有的闯入者无微不至的照顾方法!”

    巴伦王子转移了话题,“可我们还是来到了这里!”

    “也有可能是他非让我们来到这里看看不可!”巴伦王妃的对答似乎有些诡异!

    “你的意思是……”巴伦王子看着她!面容散发出与众不同的冷酷与淡然!这世上,几乎没有人在提问题的时候,还能做到如此淡然如水,仿佛他不一定是要得到答案的,而相反是那答案来到他面前会是对答案本身来说的一种幸运!

    巴妃仰头望天,“也许,他们早就与这里有联系,而且迟迟不能拿下他们想要的结果,他们变成了失败者,所以他们将原本一直灼烧着他们的战火引向入侵者。”

    “要是这样的话,他们可真是完美敌人,给自己的闯入者准备了这样变化无穷,而且几乎不间断的美味佳肴!”巴伦王子那么宁静的冷笑,让人觉得都用冷这个字来形容他的笑,似乎有点过分!但他就是笑的这么不对应他现在的情绪!与众不同的冷酷,总让想形容并概括他一切行为的人很失望!

    巴妃的思考在她的话语中绵延,此时,她的脸颊闪耀着太阳一样的光辉,“他们那么聪明,思考一件事情往往雷厉风行,但是,关于这个主意,长老们思考了不下五十年,你就会知道他们到底运用了如何精妙的方法,来设计这里面的每一寸沙地!每一必然的缝隙!”狼孩已经回到她手边,带着皮毛烧焦的糊味!

    “我倒觉得,他们在这上面笨极了,如果有那个精神头,他们应该思考怎么能让他们挪动脚步,亲身的参与每一个变化,否则的话当那个变化僵硬,反而会变成吞噬他们的利器!”巴伦王子忽然一改之前那种高深莫测的利落的嬉皮笑脸!这就是他的风格,从来让人摸不透他的喜怒哀乐或沉淀或疯狂又或者玩世不恭,一切完全没有规律,只凭他的喜好!估计有很多人第一次见他是一副模样,第二次见他几乎都会觉得像是变了一个人!

    巴妃依然无比正式的对答,“看着他们的上神不会答应!他们本来以死之名惊动了上神,而现在,就算是沙漠上的一粒沙子也看出来了,他们玩弄骗术的手段!就像上神对付古老的阿森底那样,即使他能活过来,即使他的思想与他的血肉能够重新回来,他也不能够走出游弋大墓,只能靠着一个千年遗梦回到最初,而这还要感谢,在他年轻的时候,做的梦中有一个完整的丢在了上神的身边。这世上的人每天都会做梦,但不是每个人都能够留有完整的遗梦,那些梦在遗失之前就已经破碎了,找不到痕迹,完全不能够拼凑起来,连梦的主人也想不起梦中的事情。”

    巴伦王子似乎是在愉快的跑题,“这么一听,你知道的真多!”他望向她的目光,也明显是那么想的,但是里面却不涉及褒贬的具体意义,他没有给出他对于这样的他的王妃到底是喜欢还是厌恶的评判!

    巴伦王妃被那样的目光弄的有些茫然的摇头,然后又在凌乱中清醒,“而这就更是蹊跷的事情,我不知道为什么会知道这么多!仿佛每一笔,每一个转折,每一个接下来的转折和这些转折的成因,都被某个人或某只手在脑海中轻轻地描绘,原本以为那样清淡稀疏的线条会是一片模糊,我会找不出其中的真谛!但一切都仿佛是我的多虑,他们这样清楚的呈现,甚至自己就组成了架构,仿佛怕我不懂,亲手指点一样!”

    被说中的感觉像闪电一样,快速而激烈的流窜在巴伦王子的身体之中,巴伦王子所说的这些感觉,他也一样体会到了,只不过,他的所有感觉都是关于那个特殊,而且不一样的,古老阿森底,他从前的记忆里仿佛什么也没有装,只装了那个人,生怕他有危险,就像那时,拼却了一切去救他一样。难道在某个曾经,就像巴伦王妃所说的某个遗梦当中,他曾视那个人,如珍宝过。这怎么可能?一个男人?这故事里说的是他的前世吗?如果是前世的话,他们有一个会是女人,他们相爱了吗?

    巴伦王子终于平复在刚刚冥想中的激烈得让他一度不知所措的呼吸,“这也许是另一个幻境,从我们一路走来经历的幻境可是不少,或者这就是一个梦,因为造梦者强大,他把这所有的虚幻加入到我们每个人的脑子里,而且,就像你说的,他可能属于首席长老的曾祖们,所以,这个梦的每个链接都如此缜密,而且触感也不错,让所有现在迷身于其中的人,都只会感染于它真挚的细节,而不会发现它就只是一个梦,当我们想要戳破它的时候,只要抬一抬手指就可以了!”

    “可我们已经谈过手指了不是吗?无论如何都戳不破!”巴妃则忽然变得激进!

    巴伦王子一下子就哑口无言了,是的,如果身处迷境中的人,感觉到了这是迷境,想要清醒,是会从中挣扎而出的就如同脱梦而出,但是现在,纵然他们觉得自己理解了一切,却依然不能从这里面出来,就说明这不是他们每一个人被缠住意识的发梦,而是别人的梦。而那个人根本就不想戳破她的梦。也并没有赶他们出去的意思,他们就必须在这其中,努力的生存下来,否则的话,真正的身体也会死在别人的梦境之中!

    “看起来我们别无选择!就只能在这其中伸展手脚,而且打败我们的敌人,我觉得,这个梦的来源,与这个母火种有着极其重要的不止千丝万缕的联系!”巴伦王子的声音似有恍惚!

    “要解决掉它吗?”巴妃的提问听不出她的意向如何!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