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二千二十五章 瑚珠流朱

第二千二十五章 瑚珠流朱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虽然关于歌魅到底是神还是魔,传说中没有定论,但是关于她是男是女,却有一定的之说,她是个地地道道的女子,在她化身为魔之前,她是个女神。美丽的容貌,就像是沙漠天空之上流动的白色云霞。永远让人可望而不可及。

    最最重要的,沙漠上的传说,无论流传到了哪里,都始终拥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她痛恨这世上所有的男人。甚至有人说……她本来有神的法力,却不能被沙漠之上奉为真神被永久供奉的原因,就是因为沙漠上的历代大汗都在恐惧着歌魅本质上对于男人的痛恨。可这画轴之中,这个男人,这个像极了国师的男人却说要救歌魅。那种诚心诚意极其动情的声音,现在还反反复复,一直说在阿森底的耳朵里。打动着他所有的神经!男女真心之爱,阿森底不懂,可这句话的打动力量,他确实体会得到!在说这句话的故事绝对是动了真情的!想完这个想法之后,他再欣赏下着实的真感情,如果不是亲耳听到的话,他真的无法相信,在他的世代轮回之中,有哪一次,会真的拥有这种情感!一般情况下,一个冷血的人,会从头冰到尾的,就像传说中的冰山,永久不会融化,绵延万里!

    流传了几千年的故事,似乎走入了一个扭曲的交点。到底何为真?何为假?无从判断,无从分辨,已经混了一潭,缭乱成无法数清颗粒的黄沙。或许是这里缺少雨水的缘故,所以一切的迷茫,一切的谜团都无法被透彻的雨水涤洗干净!

    阿森第是真的急了,他开始使劲的想要找到下面画轴之中给出的答案,起码有一个人再次转过身来,那种感觉……他不知道自己是在回味欣赏着上一次穿梭时光的感觉,还是恐惧着那样的感觉。

    有了上一次的指引,他又把手指放到那鲜艳的色彩上面,抚摸国师的后背,不过没有用,再没有一次那种时空交换的感觉重临,直到他触碰到了被那个男子称为歌魅的爪子消失前曾出现过的地方。奇妙的触觉竟然如同他所期待那样的,划过他的手指,只不过这一次,那种无所不能的力量,并不是带着他飞快的穿梭在过往的时空当中。而是像坠入一种永远不会到头的深渊的感觉。然后,在那个不停的坠落之中。在那所有的风,都像利剑一样迅速的擦过他的身体,与他进行了相反方向的追逐的时候,他感觉到,他在那些如同精灵国度一样的处境当中,感觉到了某个光辉灿烂的面孔,惊鸿一瞥的庄严。

    那样的面孔,似乎有着太阳一样的辉煌,但却并不刺目,只是光芒万丈,却能够让你看清她惊世容颜的明媚。但又会马上给你带来惋惜,因为你明明觉得你看清了那样的五官,并为之动容,心中惊叹,神的创造从来都不会让人失望,只会让人一次比一次更加惊叹,可是当你要回味她的容貌的时候,这一场惊世骇俗的相遇,却马上如同过眼云烟,在记忆里捞不起任何一点点的实质重量。仿佛她所在之地是前生之远。再静下心来。感觉着记忆之中最深情段落里的空白。他记忆里的某些东西,仿佛还能够跟那些深情的段落里边的某些东西,进行深切的交谈,它们语声轻轻情感真挚!可是,当他想要回味那到底是什么样的交谈和什么样的偶遇的时候,却完全拿不出一点点的痕迹加以佐证,那就是他真实的所看到的场景。他是第一次这么用心的想要回忆一个过往。也是第一次如此失败。

    阿森底有些脱力的坐到地上,目光下意识的望向首席长老,发现首席长好的情绪似乎也有些失控,一开始他还很正常的,小心翼翼的在那只断手的手中观看那只珊瑚珠,可是现在他跟疯了一样的似乎正在用了吃奶的力气也要把那颗珠子给抠出来。而就在他这样做的同时,阿森底能够感觉到整间墓室颤动的那个节奏,跟他抠那根珠子的节奏是完全重合的。

    仿佛那颗珊瑚珠本身,就是开启某个奔腾而出怪物的机关。

    阿森底看到这种状况,一下子从刚刚的颓废之中彻底的清醒过来,大喊着,“长老住手,那东西是不能碰的!你要是再这样下去,我们都得葬身在这里!”

    但是首席长老对他这种如熊咆龙吟的吼叫声,完全不理,仿佛没有听到一样,更加的加快了他的速度。而这个时候更让阿森抵恐惧的是,仿佛出现了第二只断手,就那样取代了首席长老原本的手,然后也跟着他一起,要撬动一直静止在空中的那只断手里面的珊瑚珠。而这只新加入战团的第二只断手力量巨大到能让人看到它每一次动作的时候,都能够搅起周围风流的漩涡。原本静止在空气中的断手,似乎直接发现了一些颤抖,看那意思是想要把手攥成拳头,来防备他们的窃取,不过,它刚刚透露了这样一个意思,那只新安装在首席长老手胳膊上的断手,就猛的一下子掰断了一根之前那断手的手指。

    这个变化让阿森底大吃一惊,他原本以为他们是一伙的。但是现在看来,他们似乎是在抢同一个东西。这到底是外敌还是内讧?他这个外人根本说不清,但是无论怎么样。这颗珠子必然会有什么价值,否则的话,他们也不会如此激烈争夺。

    说到那个珠子他猛然想到,刚刚在他展开的画轴之中。就在他一直看不清容貌到底为何,而且让人看到又实在想不起来的歌魅的裙子上,他能够清晰的记得是有一颗珊瑚珠的。那样炙烈的红色。仿佛让人在目光与它对视的时候,能够感受到,它激烈燃烧的火焰,攸然进人的双瞳,然后,在那些轻盈流畅的画面线条的映衬下,这颗珠子,就像是能够长进人的记忆之中,生根发芽,枝繁叶茂。

    他的记忆变得如此美好,但是,当阿森底的目光,移向正在增强的首席长老和那只断手时。充满美好宁静安和的画面。马上就被那些怪物们强大的病态所扭曲,变得污秽不堪,臭不可闻。让那颗,在他记忆当中灼热高贵的珠子,刹那之间变成了殷红的血滴,一滴一滴的在记忆之中流淌下来。阿森底忽然感到,他的速度像豹子一样矫捷,又像风一样畅通无阻,在眨眼的时候,已经进到了首席长老与那只断手的切近。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