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一千九百八十七章 花玄庭木

第一千九百八十七章 花玄庭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这朵花为何看起来会这么恐怖?像是一只手……”虎克苏在说这些话的同时,也闻到了那古怪东西上传来的一种怪味道。被一只花吓到的感觉一点也不好!

    “陀螺的里面,一定有什么在供养着这朵花!”合周边在掌心转动陀螺边说!

    虎克苏认认真真分析道……

    ,“公子的意思,这段供养的时间很可能不会短!”

    合周把手中的陀螺举高让大家都能看到,“这只看上去是陀螺的东西,其实是一种陀螺树,随着时间的生长也会在生长出年轮数目,只不过它的年轮与一般的树木不同是画圈在树皮外面的!”

    听他这么说,虎克苏赶紧去看那只陀螺树的外面,果然看到一圈一圈的围绕线条已经不能轻易查的出来其中的条数,然后他又把目光重新打量上了那朵古怪的花,“有没有可能那些长老们已经化身成这些尸花!”

    合周公子点头之后又摇头,“可能如此也可能并非如此,一切只能等待打开这只陀螺才能够知道!”

    “这东西这么小,也能打开吗!”有人问道,这同时也是大家的心声!

    合周公子给大家指了一个刻有古怪花纹的地方,“这东西就是一种锁,只要知道事先它的主人在上面留下的手势动作,在这些花纹之上如法炮制一遍就可以打开这种花纹锁。”

    虎克苏一听可乐了,“只要画各种手势形状就可以吗?这有何难,大家不停的尝试下去,总有一种手势方法符合他的要求!”

    合周否定道,“它的主人早对这种做法准备了相应的防御措施,尝试指纹开锁被限制死的次数是三次,超过了三次,它就会自动锁死,再也不会打开!”

    虎克苏一听就眼冒怒气,“这可怎么办?让人说什么好,这跨越了几十年的防备之心,还如此的缜密!那我们就这样坐以待毙,不打开它了吗?要我看直接把它放在地面上,给它一锤子,把它砸个稀巴烂,自然能够把其中的东西取出来!”

    出乎他意料之外的合周竟然点了点头,“虎克苏将军说的不错,在之前看到有一些壁画上,关于怎么取出这里面东西的方法有一个就是直接打碎,只不过我仔细研究了一遍,那绝对是一个假方法,由此可知现在画在壁画上的那些只是方法,有一部分是对的,有另一部分肯定是错的!”

    “那我们赶快下去吧,关于这个东西怎么使用的方法,在通道中应该是会有的,而且现在这里面变得这么安全,看到那个方法,不会成为不可能的事情!”虎克苏急不可耐道!

    合周摇头,“那些树须精听到我们刚刚的对话全都吓跑了。关于这东西的秘密……唯一有可能知道一些来历,却并不一定完全知道的人……”

    虎克苏压低了音量,“您的意思是,这到底是什么意思?还就只有阿森底大人知道了!您不是说这东西是他拿来的吗?他总会记得剪这个东西,当时的环境,这些都很有必要,知道吧!而且如果合周公子您知道他当时捡到这东西的环境,推测一下的话,也会知道个大概!”

    阿森底心里跟明镜一样,关心这东西自己什么都不知道。但是合周公子又故意这样说,不过是想要解除他们的矛盾。虎克苏是那种有奶就是娘的人,一听说自己知道秘密,一定会对自己客气得很,意思也再明显不过就是想不断的哄自己,套出那些秘密。不得不说合周公子劝架的方式还真是高明,虎克苏肯定知道他阿森底拿着的那个东西,以他虎克苏之名是一定不要来出,现在也不适合问。之后也总要想办法弄清楚。而关于这个自己越是打马虎眼,虎克苏就越会觉得自己长的什么惊天秘密。

    说完了迷惑之余,让虎克苏觉得阿森的是他得罪不起的人之后。合周又煞有介事的转移话题,说道,“虽然树洞里的情形现在变得完全不一样,不过也有可能留下一些痕迹不一定。主要是我们得下去的及时。”

    像是得到了他的提醒,虎克苏马上一改之前的颓废懒散,第一个向下冲。他已经厌恶死了,要一直呆在这里面跟这些神神鬼鬼的结伴。这些事情对他来看早就应该有个了结,没完没了的。

    阿森底可不敢轻易冲动了,毕竟自己刚刚在这里有了不好的记忆,肚子上又出了那个东西。连走下去,都觉得心惊胆战,再也不敢充能的了!

    不过,合周公子说把这里的树须都吓跑了,好像还是真的。他们这样一路下来,既然什么阻拦都没有遇到。这里好像变成了一个非常简单的树洞。周遭气氛,大部分与他们第一次来时相似,一样的幽深黑暗,而且,有点不明的寒气飘散。

    虎克苏这人激进起来简直像个炮仗,一下子就窜到了最前面,一个劲儿的向前突进,让阿森底终于找到了个恰当的机会,得以跟合周公子说上两句话,“公子刚才拿给他们看的东西,到底是什么时候找到的?真的有那么玄吗?”

    “那可是将军给我的呀!”合周轻声回答!

    阿森底一听就苦笑起来,“现在这里没别人,公子怎么还跟我打这个哑谜?那东西明明不是我拿回来的,他们也都没听到,公子又何必这么谨慎不肯说破!”

    “当然是将军给我的呀,刚刚,将军下了树洞之后,不是又重新爬上过来一次,把这东西交给我了吗?”

    阿森底一听脸都绿了,“公子这是在说笑吗?我刚刚在树须里面的时候,九死一生的忙乱着,怎么可能有时间爬上来,把这东西交给公子再下去呢,那个时候,我还以为,自己再也上不来了呢!您这样说,难道是有什么别的打算吗?”

    “将军不是因为肚子上的那个伤口……”合周说道一半,忽然顿住,“将军那时候回来,通报过一次情况,周围人都是看到的,绝对不会有错,可是将军却说自己从来没有上来过,而且那时正牢牢的被困在树洞底下,难道,上来送这个东西的……”他的目光变得深邃复杂。这其实,是很少能够在合周公子目光之中出现的疑惑,如此的浓而不散也说明事态的严重性!

    阿森底也想到了什么,急匆匆的出口,“难道是之前我那个分身做的。他一直跟着那些绿袍子,想来这东西是那些绿袍子要交给您的!要是这样的话,这东西就不是在树洞中找到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