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一千八百九十八章 汗知

第一千八百九十八章 汗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阿森底能感觉到虎克苏说话时扶在腰刀上的手在不住的颤抖。他是真的在恐惧,并不是装的,也不是危言耸听,他一定知道什么。可是阿森底由此更加觉得自己的欲擒故纵也不能够就此罢手。那就是如果他不说出这个秘密,就当没有秘密。

    “共享秘密求的帮助,本来就是应该有紧急的一方先说出来的!”阿森底说完,伸出手来拍打了一下衣服上的灰尘,似乎是准备走他自己的路。

    虎克苏加大音量,“我们已经耽误了太多时间,那些绿袍子他们逮到机会会彻底的消失!”

    已经变成一个即将远去消失的阿森底伸出手来,在虚空之中向他招了招手,没有说什么。似乎去意已定!

    虎克苏追上他,又咬了几遍嘴唇才说出口,“不管你们现在知道什么,得到了什么消息或者能够取得什么,你们所有的梦想都包裹在一个弥天大谎之中!相信我,你们什么都不会得到,最终你们什么都要交出来!”

    阿森底的目光从他放到自己衣袖的那只手上,慢慢的抬起,再到他的脸上到他的眼睛,“此话怎讲!”

    虎克苏一副业已豁出去的表情,“大汗是知道一切的!他甚至在你们各个有可能的出口外面布置的天罗地网,等待着将你们一网打尽,无论你们取得什么东西他都会拿到手里!”

    阿森底的震惊其实很有限度,仿佛对此早有猜测,“这当然很有可能,来这里的人很多,能够透露风声的人也很多,不过,大人你还是没有对我说那只瓷瓶的秘密不是吗?”

    虽然乍听说大汗知道此事。而且已经在外面加派了人手,等待着他们出现夺取他们的果实这件事情,让阿森底足够肝儿颤,但是他还没有慌乱到偏离那个问题的中心。他要知道的秘密从来只有一个,就是眼下这个。

    虎克苏握紧了拳头,阿森底能够感觉到他在思考的这段时间,就犹如自己正拿着一只不太趁手的家伙慢条斯理,一颗颗的拔掉他的牙齿然后挖出被他隐藏在那些牙齿之后的秘密。虎克苏是血族的人,可是他跟他的大姑母都没有站在血族那一边。而现在他一个人神秘兮兮的出现在这里。到底是肩负着谁的希望?这个把希望隐藏在最底层的人现在是拿出了自己全部的身家性命在这里拼,要把是隐藏的那些东西都掏出来,当然会是一件困难重重的事情。可是阿森底有耐心。也不能没有耐心。在这里面什么都不知道,要是还没有点耐心的话,就是先输了,先走进了困局。

    虎克苏看出了不拿出真招儿,阿森底的执着不可破长叹一声,“那只瓷瓶里面是早已经藏在你们队伍里面的一个叛徒,送给大汗的一根歌魅的灵魂!”

    虎克苏现在正站在阴影之中,所以阿森底看不出他说这话时脸上的表情细微处到底是什么,不过他自己脸上肯定透露出了惊骇以极的目光。大汗不仅对这里发生的事情清清楚楚,而且那个叛徒更加事无巨细的将歌魅的灵魂进贡。也就是说他也不是那么完全相信国师,而是要双管齐下,国师如果真的能够复活阿修达,就真的让他复活,如果不能的话,大汗也许在想办法,把国师献给歌魅,从而寻求歌魅的帮助,当然在这些事情之前,他要先将歌魅的所有灵魂收集到一起,帮助她魔临天下!

    听到这里的阿森底已经由之前的震惊转变成了一个冷笑,“只凭大人您一个人想要收集歌魅的灵魂将它们重组复生,简直是不可能的,你不是国师的对手,就算你能带来很多人,也同样不是他的对手!而且我也不得不怀疑大人的说法,如果他还想那么做的话,他会委托的人一定不是你,而是合周公子,那个公子比您知道的更多!”

    虎克苏苦笑一下,“合周公子不是一个轻易能够为人控制的人,他不喜欢富贵与权势,又是一个不可琢磨的人!大汗比我们还清楚这些,所以不得不另做准备!”

    可阿森底听完他这解释之后,仍然是嘲笑着摇摇头,并没有说话。那些不屑说出来的话,虎克苏自然很明白,就算大汗再没有办法控制合周公子,就算他再想另辟蹊径,也绝对不会找他虎克苏这样的无名小卒身上。现在,想要复生他唯一的儿子,哪怕要跟魔鬼去做交易呢!哪怕要牺牲许多人也在所不惜!

    虎克苏没有傻愣愣的在等阿森你说什么?而是忽然放低了音量,说道,“我们都是在这世上寻找答案的人,不过到后来的时候我已经够明确的知道,要寻找答案里面,不会有我的答案!因为这世界赠予我的难题,从来就没有准备过答案!第一次碰到那样难题的时候,我在想为什么,为什么是我,老天爷为什么会这样,但是后来再碰到那样的难题的时候,我只会想,如果越过这道难题如果不去理他,即使没有答案又能怎么样?我不需要的,反正也没有答案!阿森大人若是要问,我怎么样打动大汗的?我就是用说这些话的真诚与那个破败不堪的一脑袋冷汗的可怜样子,我对大汗他老人家说,无论我做得好不好,到了最后,姑母都会杀我以灭口!我是个命苦的孩子,本想一死了之,万不能另求恩宠!但姑母所行之实,有悖天道,实在让虎克苏觉得汗颜,又恐她终将害了合族上下!所以,想着要做些什么阻止,哪怕是像现在这样不知死活的,求您相信!大汗也是一个魔鬼高高在上的魔鬼,他从来不相信任何人,也视任何人为粪土。但是有些事,如果找人做不成的话,就会去找一些不人不鬼的家伙。于是我成了他的好人选!”他停顿了一下又说,“其实关于这处墓葬,大汗很久就已经产生了怀疑,因为那些长老们总是摆出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而且,他们摆阔的程度与他们平时所做到的那些伟业不符!他们是能够改变世界的人,如果这世上,给他们足够的生命的话,他们会做到那样的事情,而且他们自己也知道,他们自己有多么的无所不能。这样一来,他们就会必然留有遗憾。可是,永远在开拓的人,是不喜欢给自己留下遗憾的,所以,他们必然在暗中打着什么主意!这个是自然的。于是,这个工程就浮出了水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