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一千八百九十七章 虎劝发腹

第一千八百九十七章 虎劝发腹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虎克苏除了衣服完全烧毁之外,身上竟没有一处烧伤。这世上,估计没有一个人能够在刚刚的熊熊火焰中安然穿过,连疤痕都不留。他紧紧盯着虎克苏的一举一动,手已不自觉的抚摸着腰刀,“你到底是什么人!或者应该问你到底是什么变得!”

    虎克苏很有些气急败坏的摔手说道,“我当然还是我,我之所以没有被烧到,是因为衣服里面藏着一层软甲,那是不怕火烧的冰银丝甲,不信,你向那灰烬里面摸摸看!”

    阿森底仍然像看怪物一样,眼珠不错的看着他,却不肯按他所说的动作一步。狡猾的狐狸,总会有很多的辩词,他们总会让怀疑他们的人相信,他们的软弱,他们的无辜,可是只要是怀疑过这些狐狸的人,也早晚会死在它的尖尖的狐狸尖牙之下,这种事情,他阿森底可不是没有见识过。

    “你还是不信我,那我拿给你看!”

    还没等阿森底说不用了,虎克苏苏已经像一阵风一般跑到那堆灰烬旁边,完全不顾那些灰烬的火热,用手从里面拉出了一件已经被黑色灰烬覆盖的完全变成黑色的宝甲衣衫,这么看着,那东西确实是衣服的形状,然后,被他使劲抖了几下,很神奇的瞬间恢复了银色的光芒,“你要知道的那个原因就是它,很简单的,就是这东西他帮了我,我并不是什么鬼怪,依然还是个人类可以跟你合作,得到我说的那个宝贝!”

    听他语气热切的又一次提到宝贝,阿森底一直拒他于千里的态度,似乎发生了一点点的缓和,一边琢磨着一边说,“如果真的是宝贝的话,你会想要独吞吧?为什么要告诉我呢!对于我,你应该早有耳闻,我可不是什么会喜欢和别人共享某种宝贝,尤其是那种宝贝还不同寻常的时候!”

    虎克苏知道只要阿森底的怀疑不解除,他就不会挪动一步,只得耐下性子继续与他掰扯自己的用意说法,“阿森底大人的确不是一个应该被选作可以分享的伙伴,但是我有什么办法呢!合周公子身边其他的人都聚在一起,大家不好商量!况且,他们自身的能力也往往不够,要得到的东西不是一个人能做到的,两个人也捉襟见肘,但是毕竟在分赃的时候,比起一大群人呜呜泱泱会变得痛快些!”

    阿森底阴森森的冷笑了一下,“我可不觉得,这世上有什么金银珠宝会吸引你,堂堂虎克苏大人的目光,尤其是得到的过程还这么艰难险阻,一不小心连命也搭上!我这虽然像是在夸奖虎克苏大人也确实是事实,什么也不缺的您该当视富贵如浮云才对,在您的地位之上,可没有几位公子会为区区的金银财宝这种唾手可得的东西,来这种地方舍生忘死!但您的目光好像一直盯着绿袍子怀抱着的神秘瓶子上面!您既然着急去追他们!就应该长话短说直奔主题才是!我想知道关于那只瓶子的所有,估计也没有几句话,浪费不了您这么长时间!如果您不绕弯子的话!”此时此刻阿森底的目光就像是磨尖了,锥头的锥子,硬生生的刺穿进虎克苏的血脉之中。

    虎克苏知道,这一次是结结实实都混不过去了,使劲咬了咬嘴唇,刚想说什么,阿森底的肚子忽然就叫了起来,本来这么半天,他都全情投入在各种危险之中,早就忘了肚子里还有个声音的事情!虽然这东西在她肚子里存在的时间很久了,但是对于到底怎么将它打出去,或者什么时候才能将它打出去,也许连合周公子也还没有准确的办法,所以就这么一直忍着!现在他使劲按住肚子,似乎想通过力量阻止他再出声音!

    这样用力按下去,好像有了一点作用,声音果然小了一些!再抬头的时候,居然发现虎克苏比之刚刚急匆匆的想要去追那些绿袍子,变成了专心致志的盯着他肚子看的样子!

    阿森底觉得他被他那种古怪的眼神看得全身直长毛,不由得叫骂起来,“不知道是什么该杀千刀的,躲在里面!他妈的,都已经折腾了这许久时间了,也拿他不出!估计,现在就是有人来送我毒酒喝,也毒不死我肚子里这东西,它还会仰起脖子接起来喝呢!”

    虎克苏从灰烬的旁边站起身来,直直的向他走过来,越发靠近他的时候,似乎已经做出了要摸腰间配刀的手势。

    阿森底看他意思不善,连忙也握住自己的腰刀,已然做好随时撤步的姿势。在这种古怪之地,任何诡异的想法,残忍的行为都有可能发生,任何人都不能够相信,任何说法都要加以怀疑。尤其是用脚趾头想也会觉得他藏有很多秘密的虎克苏大人。

    “我需要阿森底大人您的帮助!”虎克苏说着这句话的时候,目光依然盯在他的肚子上!

    阿森底的每一根寒毛都直直的竖立起来,防御针虎克苏的心口不一!“可是你还是不想说你的秘密,关于那只瓷瓶的秘密!”他顿了一下,“汉人不是说,不见兔子不撒鹰么,我就是那样的打算!”

    “知道了,我的秘密的阿森底大人,可就要没有余地站在我这一边了!”虎克苏视线中透露的光已经变得越来越势在必得!

    阿森底可不上他的当,“左边还是右边这种,其实我从来都没有想过,我一直都站在中间,或者是站在我喜欢的方向!”

    “所以,大人应该试试站在某一个方向上,坚定不移的!”虎克苏的语气,比他的眼神更加闪耀坚定不移的明亮光泽!!

    “那有什么区别吗?”阿森底语气反倒显得更加不屑!

    “汉人也说背靠大树好乘凉!”虎克苏望向阿森底的眉毛微微挑了挑!

    阿森底冷冷哼一声,“汉人说的太多了,但是你看一点也不适合我们这里,我们这既没有大树,也没有墙头草!每个方向都像是一个方向!”

    虎克苏终于被阿森底逼急了,“大人如果听我的,就会在这里逃出生天,如果不跟我站在一堆,或者是不能得到我们背后的人的满意,我们都会死在这里再无转机!”

    阿森底能够感觉到他说这些话时扶在他腰刀身上的那只手在不住的颤抖。他是真的在恐惧,并不是装的,也不是危言耸听,他一定知道什么。可是阿森底由此更加觉得自己的欲擒故纵也不能够就此罢手。那就是如果他不说出这个秘密,就当没有秘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