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一千八百六十三章 子午迷靡

第一千八百六十三章 子午迷靡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如果让大公主感觉到危险,她的目光会变成吞噬这世上所有存在的尖锐直接。万迎着这样注视的无忧仍然找不出忘记鸣棋这个两个字的理由。时光,快速的穿过幽幽碎碎的长廊,然后洇灭一切的阻隔。嗖的一下子,把鸣棋的音容笑貌拉近她面前。

    她看得那么清楚,鸣棋充满邪魅的眼角,以她最熟悉的角度微微的向上挑着自她的下巴移上她的脸颊,“母亲,一会必会问你关于贞儿的事情,你到底有什么样的看法?”

    “我的看法是……”她迷迷糊糊的开口,原本已经在心中打好的所有草稿,都被他这样太过于近的逼视给完全搅乱了,似乎现在都不能找到完好的一句,她有点急了,她怎么可以,怎么可以在大公主面前表现出懦弱无力。她已经是下定决心的了,一定要在大公主的身边做最好的女差,然后是女官。再凭借她的力量……

    鸣棋的呼吸更加逼近,“不要说一句话,如果实在要说的话,就像现在这样结结巴巴语无伦次,最好你不要一直在母亲面前表演你的聪明,那根本没有任何的用处,她是会把你留在身边,是会让你发挥所有的聪明才智,但是她不会帮你,一定要记住这一点,现在就变成个笨女孩吧,然后来到我的身边,她会放开你的!我会帮你的,帮你得到你想要的东西!”

    她本来是想说什么的,但是血腥的气味在她鼻端萦绕开来,她仿佛一下子从那个梦境之中醒来,然后看到旖旎郡主的匕首已经有一半的长度没入了那个婢子的脖子,但很显然她还没有真的切断她的喉咙,可是估计也差不多快了。看着鲜血顺着匕首慢慢的流淌出来,旖贞只是混不在意的瞥了一眼的女子的痛苦,在扫过她浑身上下剧烈的抽搐,最后将目光停留在她的眼睛上面,“你知道我的耐心是有限的。你认为我现在是在问你,你会有什么样的好办法吗?我现在是在让你交代你到底是谁的人!”

    那女子的眼睛已经瞪得大大的,但是匕首的力量让她无法开口,她就只能那么抽搐着。旖贞郡主似乎是真的烦了,手上一用力就彻底割断了那女子的脖子,然后转过脸来看向无忧,看了她一眼之后,就把目光从她的脸上移开,重新移到她手中的匕首之上,似乎是仔细的欣赏着那些鲜血,“无忧女差也看到了吧,这个叛徒的鲜血也是这样的红,我还以为,他会是黑色的呢!好了,今天就到这里吧,不管她是不是叛徒,都把她当做叛徒来算吧,不过我在这里杀了人,总归有些不好,女差这么聪明,就帮我想一个绝妙的办法,用来说明,我不得不杀她!”

    还没有等无忧说话,旖贞郡主的身后,就传来了长公主的声音,“真是越长大越开始胡闹了,只为了你表哥就做这样的事情,竟然在我面前亲手杀了我的人!”

    “母亲大人也真是的,刚刚我要杀的时候您不出一声,说明你也早就想除掉她了吧!现在我为您扫除了这个麻烦,反倒却来说我是个胡来的坏孩子,这个我可不认!”旖贞说完,表情厌恶的将那匕首掷在地上,转身就要出去。

    “天色都这么晚了,还要到哪里去?”大公主担忧的声音在郡主身后响起。

    “当然是去见母亲不喜欢的人!”旖贞幸灾乐祸的大声回话,可脚下的步伐却变得跑动起来了。

    大公子主本来又急又怒的想要起身,但是想到了什么又慢悠悠的坐下,连声音也放的又轻又徐的说道,“我那外甥很忙,他要去燕南这可是皇上的命令,他不得不从!”

    听到母亲又说到自己的软肋,着急要从这里跑出去的,郡主果然顿住了脚步,猛的转回身来怒视着大公主,“母亲节就要下令处死表哥吗?恐怕您的手下又会失手,到时候把他惹恼了,他可就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您那些总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手下了!”

    大公主则是幽幽叹气,“你应该说是他不想放过我……”

    旖贞最受不了的大公主的得了便宜还卖乖,“就在昨天你的手下还差一点伤了她,如果不是我及时通知他的话!今天的母亲大人就会到他家里去表演如何猫哭耗子,假慈悲了吧!”

    “放肆!”大公主怒道!然后揉揉自己的太阳穴,心里想着自己的确是把这个丫头给惯坏了。这普天之下又有谁敢跟自己这样大放厥词,恐怕连她的皇帝哥哥也不敢做这样的事情。

    “我会自己禁足的!您不是早已经在我的院子外面准备了数以百计的侍卫,为了防止我出去吗?我之前说要出去,只不过是为了嘴上图个痛快,但就是只是这么一说,您就已经恼羞成怒!那样子您真的一点儿也不大公主!”说完恼怒的踢开那个婢子的尸体,大步的走出去。

    大公主有些疲乏的仰靠在金椅的后背上。

    底下陪着的女差们个个都不敢出声无忧也不例外,不过,现在她可不敢让她自己像刚才那样太过突兀的把自己沉浸在回忆之中。现在她已经彻底的明白了,这是梦境之中的幻觉,一定是幻觉,她刚刚还在那些长老们的墓道之中,而现在竟然出现在心里,一直盼望回归到的帝都之中。不过这确实是他心中的贪恋,她一点也不想走出这个梦境了。尤其是听完大公主说出的下面的话。

    沉默了半晌的大公主,忽然开口说道,“无忧,也许我的这些话说完了,你想不想见见你的母亲?”

    无忧简直是难掩冲动的抬头。她再也做不到像平日那样应对这样的嘘寒问暖,她再也不能够面容冷峻而说出与此毫不相关的推却却之语,她再也做不到,站在大公主的立场上,请求她不要涉及向着她这样罪臣之家的腌事,“如果奴婢说不想,那一定是在骗殿下您!”

    大公主似乎很快就挣脱了刚刚被女儿冲撞的那些恼怒,也是,那些小孩子的幼稚举动,完全伤不到她,从小到大,她的敌人没有一个是用嘴跟她说话的,那些家伙们要是恼怒起来,不是用刀,就是用毒计来伤她,而且每一次出手都是立志要送她入地狱的!随着时间的流逝,她已经越来越深切的体会到拥有那些恐怖经验的好处,“这就是我一直看好你的地方,大胆而又心怀仇恨!那些无聊的小姐们,我是最看不顺眼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