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一千八百零七章 妙邪

第一千八百零七章 妙邪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阿森底看向首席长老,“虽然,你们部落,以及你们手中所掌握的那点微末权力,实际上,已经不再是任何力量真正觊觎的目标,但是自尊心使然,让你们一直自以为自己的位置是等同于一个汗位那样的重要位置,而玩这种自欺欺人的把戏!事实上,四年前你的曾祖仍在,你们故意让他退居幕后来帮你们看着有没有人因为他的退位而捣乱。但结局也会和前几代一样,根本不存在着那样的人,有识之士的目光,并不是望向你们这里的!”

    “将军相信上神会在适合的时间降临这句话吗?”首席长老就这样忽然带开了话题!

    “我只知道你不相信?”阿森底想要看进首席长老心中的目光蜿蜒如刃!

    “是现在不相信,辉煌的危机接踵而来,我们没有做过上神蒙羞的事!我们觉得这种惩罚不公!”首席长老的情绪大大的波动起来!

    阿森底似乎又恢复了之前一贯漫不经心的神态,“也许是上神不喜欢自己的生活,无聊也不一定,他们依靠精致的神力,花样百出,很多人都已经习惯,只有走运的人才会觉得这世上神忽然变换的风格!”

    “你之前是老可汗,大王子的侍卫?”长老将目光放在他手中的刀上!

    阿森底握住刀柄的手放开,又再次紧握,“我知道首席长老您在想什么?大王子把一切变得糟糕无比,而那里面我的主意没少出,其实,你想的很对,我就是这样一个人在聪明人面前提聪明建议,在糊涂人面前就只提胡的建议,我随波逐流的很快,长老大人,现在请不要放松,我们该去见国师了!”

    似乎愣了一下,然后目光再次变得专注,“你们认为把我交给国师,你们的收获会更大?”

    阿森底将目光从首席长老的脸上移开,极轻的一笑,“明明危险也更大!”

    首席长老转过头,看向,另一边的巴伦王妃突兀空灵的女子,“你们喜欢的风险,要么是你在那些能闻到一切气味的猎户手里买了我的消息,要么就是你在国师那里……”

    “其实,这其中重要的消息都是您自己透露出来的,只不过,听到看到它的人,不是我,而是那位合周公子!”阿森底从袖子里抽出一张字条,“那位公子,无所不知的能力再进一步彰显,他竟然已经知道没有发生的事!”

    巴伦王妃看向那张字条,“是那张合周公子先从国师那里离开之后留给我们的字条?”

    “嗯,对,当时您说那位公子的作用就是接我们出来,而当我们能自己全身而退时,就会让他白跑一趟,不过,他好像不喜欢欠别人的情,就给了我们这东西,他猜到您不会在意,甚至不会打开来打开它来看一眼,而我这个陪在您旁边的侍卫则喜欢用汉人的宣纸去做一些弹丸,所以我会发现其中的东西。现在早前,他欠我们的那些情,已经跟我们两清了!”阿森底又轻轻握合掌心!

    首席长老脸上出现狐疑之色,“可我确信,我也从来没有告诉过那个公子,你们不用再这样故布疑阵!”

    阿森底眼中出现一丝好笑的神色“这位公子,到底是怎么知道的?下次,我会帮您问的,不过,现在事实是,他就是知道了,而且,不用大费周章就足够我们狠狠吃惊!”

    首席长老低头想了想,“在跟你们走之前,我想见一见那位公子,听听他对这件事情的看法,也许他会向你们提出建议,让你们带我去见大汗。国师是一个可怕的人,你们为他做事……”

    阿森底的表情又一次变得匪夷所思起来,“合周公子早知道,首席长老你会为了这个要求没完没了,他在这条的最后,写下了“不见”两个字,一开始,我还在想这两个字的原因!怪不得他在最后面写的是,长老就是答案,您果然一直在提供答案!”

    “你们难道没有发现那位公子也不想跟国师产生交集吗?我敢肯定,他在谋划着一件可怕到惊天动地的大事,你们难道不想知道,我看到你们时为什么不表示一点点的惊讶,其实这也是那位公子告诉我的礼物一样的回馈,之前,我为他心爱的女人做了一点小事,你们当然可以将这种双重馈赠的巧合,说成是那位聪明公子善于一箭双雕的积习难改,但是,他也在密切关注国师,他没有必要这么做,他从不因为个人原因参与沙漠的大小事件,这一定是大汗的吩咐!如果,你们现在送我去见大汗的话,就会借这个机会成为大汗的心腹,只有大汗才是会真正出兵搭救表可汗的人!送我去见大汗吧!”首席长老仍在试图,说服他们,帮助自己去见大汗,不管大汗是不是他的好选择,国师不是他的良好选择,他一直都知道!

    “长老,您也许是对的,但是,有一件事我之前好像没说清,收到了合周公子强行偿清的贺礼之后,我把它交给了国师,国师他其实知道全部的事实,我猜他或早或晚的会跟您说清楚一切,也会出现在这里,我只不过是提前讲清楚,以洗脱说谎之名,我并不想说谎,只是要说的实在太多了,有些应付不过来,而且,它们之间的相互顺序也无比重要!”阿森底依旧不为所动!但,毕竟他不为所动的次数太多了,这一次,其实也没有什么显著的!巴伦王妃,只不过是觉得,他在说出这么不正义的话时候,脸上一闪而过的正义,让人觉得惊悚罢了!

    长老的就像是被阿森底说的这些话里面携带的乌云,整个裹挟起来了一样脸色已经变成一片死灰,“国师不会出来见我的!其实我也不是对他全无作用!我帮他想到了这个可能,可以无限制做血符的可能!”

    “他的确没有来,因为他让我们到神坛去见他。不过,我忽然被刚刚的沙风吹醒,发现一件隐藏在所有的迷雾之后,耸人听闻的事实!您竟然是对大汗忠心耿耿的人!不是像你表面上所说的,因为实在没有办法了,才要去见大汗,是被逼的,我说的是你的真心,你是真的忠臣!也确实如你所料,在这世上被人发现,你心中真正的信仰的时候,你会变得很危险!”阿森底定定的看着首席长老的表情,慢慢浮现出笑意!这是找到正解的感觉!就像是正在学习的小孩子,被某处难题所困,终于,冲出了雾霭沉沉!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