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一千八百零六章 长生血

第一千八百零六章 长生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阿森底轻轻揉着自己的太阳穴,“这也是为什么首席长老会从那些愚蠢的长老群中出来,而又不想再回去的原因。≧菠≮萝≮小≧说”

    “你们比我想象的还要聪明!”一个瘦削的身影在黑暗的沙地之中慢慢现身!他的声音那么轻松的就凌驾于这沙漠上风沙嘶吼之上!

    “一开始我以为我们是靠聪明找到了你,不过现在我觉得那是你故意留给我们的印记,说这根本就是一场考验!”巴伦王妃的笑意仿佛一下子就能吸收那些透过狂沙吹拂已经变得朦朦胧胧的月色。

    “这真是让人欣慰的回答,我一生考验很多的人,但是有机会被我考研更多的人都不知道我在做什么!他们不仅率性而为,而且自以为是!只拿到手里面一点点的东西,就以为拥有了全天下!他们的鼠目寸光会让他们失去一切!那更远的人才能够完整的掌握未来!”首席长老的已经完全走出了黑暗!

    巴伦王妃慢慢的转过身,以笑容视向长老,“长老,您到底是什么时候发现血符更加快速的制作方法的呢?寻常人都会以为您的名声只是得益于祖先的辉煌,但事实上您的努力与您的发现却博大精深到让任何人都想据为己有?而您不将它透露给任何人,是因为您在惩罚那些没有发现您真正优秀的人!所以当你知道自己拥有这种能力的时候,你也没有第一个去找大汗!”

    “王妃殿下,也是这样对自己的身份和地位作出结论的吗?”首席长老苍老的声音响起,月光似乎一刹黯淡!

    “被别人调查是一件很欣慰的事情!”巴伦王妃语声轻然!

    “你们看起来好像是知道我会来的样子,而在此之前你们还把我当成是只用羊肉就可以威胁的长老?这么天翻地覆的转变,不会这么恰巧的发生!其后的阴谋必定排山倒海!”首席长老眯起眼睛提问道!

    巴伦王妃似乎无意隐瞒他们最初的错误判断,“好吧,我们确定在最初的时刻,以为那一个两个的血符是很大很大的好处!”

    “什么意思?是你们也猜到了,我掌握了加速制作血符的方法,难道这批新血符有什么缺陷,他们竟然能够向你们透露关于主人的消息!”长老的表情吃惊以极仿佛他刚刚发现,他是倒立着行走一样。

    “我反倒觉得长老不应该为这件事情忧心,能思考,让他们的行为与思想变得更灵动,也会在战场上帮他们讨到更多的便宜!”巴伦王妃说道,“之前的血符终究是太过死板了!”

    “很有趣儿,他们没能在你这里占到任何的便宜!”首席长老仍然在费解他的那些血符半成品,为什么在巴伦王妃他们这里没有发挥他们本来的作用!

    “另一个行将占不到便宜的人是长老您!”有好一会儿没有开口的阿森底忽然插进话来!

    “你是指现在你看出来,我不是你的对手……”首席长老满脸疑惑的提问!而他深浅莫测的目光中更多的疑虑再掀起风暴!

    阿森底很是认真的摇头,“不不,刚刚的血符是四年前你的先祖制作的,而你只是不小心用了这个秘密,其实,你们被大汗刚关进去的那个帐篷是你们祖先曾经使用过的……”

    首席长老愣了一刹那然后哈哈大笑,“我不得不说,将军您的凭空构想太过天马行空!虽然我们都一样,不想看到我们不想看的东西,但事实但难于扭转,他总是让我们不得不接受!”

    阿森底根本不纠结于首席的矢口否认,“这不是凭空,因为这件事帮了你一个大忙,刚刚国师在某处所在一定看到这些血符的表演了,他不是弄丢了你,而是故意放走了你,又因为手头的事情太多,于是想了个办法找到我和巴伦王妃为他来试验血符,这些在他看来,新制作成功的血符作用如何?”

    首席长老继续摇头,“这怎么可能,我的祖先,你说的是我的曾祖,这是我曾祖的作品,而他老人家早已经辞世,这些人,这些来往于旱地与西突厥的骆驼商客,我的曾祖也从来没有见过他们,又要怎么将他们制作成稀罕的血符,而且我既然不懂这东西又再也制作不出它们,怎么会那么慷慨的赠予给你们!”

    “即便在沙漠上,任何人都不用这么大费周折,而当那个要被你骗的人是神通广大的国师时,你知道你动用的办法绝对不可能太容易,于是你拿出了被你发现的让你心神悸动的秘密!用来改变你现在悲催的处境!”阿森底继续说道!

    “我真是不懂你说的到底是什么秘密!”首席长老像模像样的长叹道!

    阿森底轻轻一笑,仿佛他已经等待这个提问良久,“我猜,是那些四年前,早已经被选中的骆驼商客们的画像,由长老你的曾祖制作出来留待此时使用!能够在四年之后发挥效用可以依靠血符来控制影子军团的原理,应该是等同于一些发酵的血符,而且在四年前,你的曾祖仍然健在,这就可以解释,你年纪如此之大,为什么担任长老的时间就只有这么区区的四年了,我猜,四年前的你,还在痛恨你曾祖们的长生,而现在你却实打实的对他们充满感激!你去了他们的陵墓,发现了秘密!之前我看过了你脚上的沙子,也很清楚的记得他们是褐红色的,落入鞋帮处缝隙当中的那些,可以用它们的颜色与这里黄色的沙子区分的很鲜明!”

    首席长老仰天大笑起来,“将军刚刚的意思是不是说我的曾祖死于四年前,那真是一个不畏风吹都会风化的笑话,他死于十年前,而且在十年前更早的时候,就已经不再管理长老群的事务,出任掌首席长老之前,一直都是我的哥哥帮我代理这一职务!当时我的身体并不是很好!”

    阿森底彻底的狂笑起来,诸多的情绪在他的笑声之中出没,但是欢快一定是重中之重,“是你的哥哥在帮你带任长老,就算全沙漠都对这些话信以为真,国师也会像知道上神何时会降罪人间一样,知道,那只不过是为了让长老之位无恙延续的谎言,虽然,你们部落,以及你们手中所掌握的那点微末权力,实际上,已经不再是任何力量真正觊觎的目标,但是自尊心使然,让你们一直自以为自己的位置是等同于一个汗位那样的重要位置,而玩这种自欺欺人的把戏!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