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一千七百九十九章 星耀仙辉

第一千七百九十九章 星耀仙辉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国师大人能确保首席长老这一次会开口吗?”巴伦王妃知道,这不关她的事,但,既然要参与当然也要有此一问!

    “我想,我已经明白,他为何要不惜性命逃走了!”国师依旧只是简单诉说着他的意思,他很善于将他的情感与他的话语分离!

    巴伦王妃也难免由衷赞叹他真是行走的雕塑,人的情愫那些喜怒哀乐绝对没有一点点,可能在他脸上被人找寻到一点点的痕迹,她笑了一下,又说,“您是故意放他走的,为了证实您的猜测,但是为什么没有跟紧他!就这样在您手中失去了踪迹!万一那位长老有什么想不开,为了毁灭您的梦想而把他自己毁灭,嗯,汉人说那叫令为玉碎不为瓦全,万一他真的动用了那样的想法,您也许会得不偿失!虽然不一定,但是也许会有那样的可能!”

    国师摇了摇头,这个动作他做得极是生硬呆滞,看来摇头绝对是他生疏的表达方式,“不是没有跟进,而是沙漠上也有,对于我这个人来说的禁忌之地。”

    阿森底好像又在这里找到了他的乐趣,他匆匆的插话进来,“如果小人代替我们殿下问您一声,那里是哪里,会显得很无礼吧?”

    “可现在我希望你们能够知道,那就是合周公子居住的地方!”国师的声音缓缓流过!

    “这一切都是那位公子的把戏?”阿森底瞪大眼睛!要是事关那位公子的话,故事会变得惊险刺激,他们可不是什么能够因为是王妃母族的人而被王子殿下客气招待的人。

    “这与他无关,他住在那里,是因为他真的很会看风水,仅此而已!”国师说的极是肯定!

    巴伦王妃插话进来,“如果国师大人您误会,我能叫来合周公子帮我这一次,接下来他就会什么都不问的一次接一次的帮我……”

    “任何人都没有办法被那位公子做他不想做的事情,这很正常,没有人能够对他指手画脚,就算是我对他的期待,也要忍一忍再忍,那位长老一定是在那附近也会有属于他自己的帮手,你们要帮我查出这件事情!”国师将他的意思表达得更加明朗!“因为我以为你们的关系是处在迷雾之中,本来就是有许多猜忌和怀疑的关系,所以我才会将事情说的这么明朗透彻,不想再增加任何的迷茫与反复!”

    阿森底偏着头看下这个从头到尾都让人摸不着头脑的神秘的国师大人,“为什么是我们,我们既聪明又妥帖的名声,可没有那么源远流长!”

    “的确如此,但你们跟那些已经是惊弓之鸟的长老们是合作关系,他们不也同样在委托你们帮他们找到首席长老吗?不管最终的目的是什么,再要找到首席长老这件事情上我们是志同道合的!而且另一方面对你们也很重要,首席长老失踪之后你们从他手中得到的那些血符,也会停止供给!”

    ***

    “我们要去看看首席长老居住的帐篷,而且带来了大汗的手谕!”阿森底理直气壮的对那些在大阏氏母族部落里看守着长老们空空如也大帐的看守们说。

    巴伦王妃目光闪闪,事实上他们两手空空,她不得已的拉拉阿森底的衣角,阿修森底回过头来对了个口型,“如果我们傲慢的恰到好处的话,他们连看都不敢看手谕!”

    之后他们两个人果然被放进了第二重包围圈!

    等到那个放他们进来的人跟了他们一会儿见到里面下一波侍卫已经看到他们,就停住脚步放任他们自行向前之后,巴伦王妃抓紧这个空档由衷的赞叹道,“你今天的占卜好像很灵验!我们起码打开了第一层大门。”

    “事实上,那两个人是因为看到了您身上的血符才做了这个决定!”阿森底到是少有的没有贪天之功为己有!

    说话间,他们已经一前一后后的靠近了首席长老的帐篷。

    这回打退堂鼓的,反而是之前一直做得很好的阿森底,“我还是觉得我们应该把我们心中的疑问直接找那些长老们问问!不可能在他人们让我们帮忙的时候,还对我们有所隐瞒!”

    巴伦王妃的目光只是专注在帐篷的外部构造上,“虽然他们现在在找我们帮忙,但是在他们眼里,你我才是看得见的敌人!是真正要防备的人!况且,被自己的雇佣者最后的救命稻草反问救命办法何在的感觉,你是现在想让他们体会了吗?他们送给我们那些血符作为代价,我们只能帮他们想出好办法!在我们收下血符的那一刻,这就已经变成无可逆转的交易!”

    阿森底这出拉虎皮做大旗确实好使。

    最小包围圈里面的侍卫也很快把他们放进了首席长老独自使用的大帐。

    等那个侍卫退出去之后,他们在大帐之中又逛了几圈,看来这位首席长老日常的生活很是奢华。想要在这作为平生的地方,找到他们需要能够确认首席长老如果想要逃命,第一个会去的地方,犹如在大海之中寻找刚刚滴进去的那滴水。没有任何的头绪可以依仗。

    “也许,我们找不到那东西了!”阿森底有些厌烦情绪的说着,但是,不知道他那情绪的来源,到底是因为他心底厌烦了这场注定会耗费全部力气的寻找,还是因为,他眼前所看到的长老摆放在很显眼位置的那幅画。那画面上浓墨重彩画着的,是一个武士正在被残忍的对待由他的主人亲手斩下头颅。天生的兔死狐悲。

    “各种各样的困难,各种各样的不可能,我以为你早已经习惯了。”巴伦王妃用自己的指尖小心翼翼的翻起那些看似杂乱无章的信札。首席长老的地位很是尊贵。掌握着整个部落里面生杀予夺的大权,但是,他的帐篷看起来并不是那么井然有序。也就是说,这里的许多秘密不能为人知,所以很少让人进来打扫。但是,他无论如何都要在意的东西就是……巴伦王妃的手指停在一个东西上面,那是一张,与这里面所有用纸都材料不同的宣纸而且空空如也的,上面只写了一个日期竟然是今天!然后,她又在又将目光向帐篷的四下里打量,再也找不到一张属于同种材料的宣纸。看来,这东西的主人是在邀首席长老见面。而且因为这必定是极其秘密的见面,才选用了这种非常之法!在属于长老的地盘,不能光明正大还要玩弄这种非常之法的话,他们见面的话题也一定是一种禁忌!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