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一千七百五十四章 指尖浪

第一千七百五十四章 指尖浪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叶护笑道,“简直是孜孜以求!”如果这女子也很清楚自己所指的,他的心愿,就是那张武器库的密约的话。他简直是迫不及待的想要得到。谁得到那个,谁就能在大汗面前邀功领赏,他不仅仅今夜迫切,更会时时刻刻迫切以求。

    巴伦王妃脸上的笑意如同乌云淹没太阳,“可是,表可汗已经想要打破规则,另辟蹊径了!”

    叶护大人也随之郑重,“他的蹊径是?”他其实很怀疑。巴伦王妃要说的,到底是什么毫不相干的啰嗦话!至少,在他看来,女人都是这个样子的,对那个一直想要咬人的大阏氏,也并没有真的聪明多少。本来,她是一直占据有利位置的。可是却一直急功近利的想要完整而全部不漏一丝风雨的拥有大汗反而遭了大汗厌烦。汉人所说的水满则溢,月满则亏。女人们都不了解。她们会在优美的环境之中,把一切优美的东西弄得糟坏不堪!

    “找另外的人联合。始终被大家忽略的一个部落,虽然名字听起来并不优雅,但是他们手中所掌控的雄兵不在少数!”巴伦王妃说完这句话之后,在他们之间唯一烛台,忽然爆出一个灯花!

    叶护大人如同被那个细小而又清脆的声音惊醒了一般,先前探了探身,“你说的是蠢人部落!”这个部落的确是被人忽视得太久了。他们人数众多,但是一直不思上进。又因为领地拮据,乃至那些掠夺者们就算是觊觎着这沙漠上的哪一片沙地,都会忽略他们。他们就是根本炸不出油的骷髅!

    “大家好像总是以为他们只会犯傻。”巴伦王妃知道。蠢人部落的异常举动,会让这位叶护大人感觉到危机。因为早在从前,想与他们联合的人不是没有过,但是都碰了他们的软钉子。他们不喜欢与外界打交道,他们从祖宗的那一代起,就想安逸的了却残生。平静度日是为他们的族训。如果向历史的长河中投过去望眼的话,可以发现从他们祖宗那一代开始,他们就把这族训继承的很好。

    “能去找他们,不也正说明表可汗被逼上了绝境么?那些人没有答应他吧,他们只喜欢千年平静。甚至讨厌起床。不过,那应该不是王妃殿下喜欢见到的事情吧!听说,表可汗比那位巴伦王子,还更加善待于你!殿下也会知恩图报的,很好孝敬于他。”叶护大人已经不知不觉的融入与巴伦王妃的交谈!

    巴伦王妃的目光因为她此时脑海中想到的东西,而逐渐变得寒冷萧瑟,“大人又何必怀疑我的好心呢!蠢人部落要把他们汗王的小女儿献给巴伦!在我的指尖之上,狂风巨浪从未停息。”

    叶护终于明白了她的意思,而且比她的话语更直接能让他确定她的用意的是她的目光,闪耀的那些金色翅膀之中的冻结之光,“确实确实,这会是让人觉得讨厌的背叛。表可汗一旦耍起心机来,就会跟他从前每一次那样的不管不顾。我首先要感谢你把这个消息带给我,同时那让你讨厌的人,我也会让她永远都不会出现在你的面前。公平的交易本该如此。所有的人都得到了他们所需要的东西。”明亮烛火之下,两个人的笑声已经融为一体。

    ***

    两天后,大阏氏在忐忑之中得到合周的消息。今日满月,诸事可行。她抬起头看了看帐外的月亮,已经从满月变成渐渐亏缺,还真是个格外醒目的暗号。在她低下头的那一瞬,惊异的发现写着今日满月的那张羊皮纸,就那么在她面前模糊了上面的字迹。合周公子的性格真是小心仔细到每一处细节,他永远不会为自己的行为留下任何痕迹。

    现在,轮到自己做最后的决定,是去还是不去?

    合周说阿修达的尸体上会最终出现印记,因为烈火会烧掉那些瘟疫。

    他说自己带出阿修达的尸体也不会产生任何的问题,因为重生的阿修达已经出现。

    看他的意思似乎是想让自己在带出阿修打的同时放了他的阿娘,因为那女人已经变得毫无用处,这是唯一一件自己无论如何也不会答应的事情。阿修达的阿娘,是她的亲姐姐,她有权利决定她的生死。

    所有的一切都是他说他说,可是现在自己连对这个他都产生了怀疑。从前的国师也是这个样子。

    如果他已经改变初衷,与阿修达的母亲串通一气,现在让自己过去,就是为了让大汗看的自己凶狠的样子,但其实这无所谓,因为大汗毕竟已经见识过。不过,这一次是不同的,只要自己出现在那里,就可以确认,杀害阿修达的凶手就是自己,她拿起放在自己面前的匕首,对准自己的脸,去是死,不去亦然,还不如大方一点。以免被那些猥琐的家伙们小瞧了。祖先的血液流传下来仍在这幅身体里热烈奔腾。他们英勇盖世,建立了不世的功勋,而今天亦如昨日。

    她走出去的时候见到虎克苏正等在外面,要求与她一同前去。这小子最近学得很乖。总是能在那些恰当的时刻,奉献他的忠诚,尽管那里面穿的是血还是水,她依旧疑惑。

    大阏氏目光中的恐惧减退,转而变得更加光亮,“倘若我身上流动的这些祖先的纪念要在今夜现世,那么我们部族的血液将全部凝固。它们虽然没有与我同在,但是会一直与我同在。”

    然后她大踏步的走过了她的侄子。

    虎克苏望着大阏氏的背影,想到了不久之前,自己与合周公子的那番对话。

    “之前,我们做了错事,对那位无忧姑娘那样不敬,公子还会真的帮助我们吗?”虎克苏嘴上说这是错事,但是心中没有想要忏悔的部分,他想,他们其实什么都没有对那位姑娘做,只不过是劳动她的大驾,走了一段路。如果这也算作是一种罪过的话,那么这座沙漠上的人,除了努力的人,都已经犯下了不小的罪过。

    那时合周公子其实并没有用正眼瞧他,“我从不怨恨他人,我将智慧与暂时的忠诚奉献给某些人,只是为了维护我有心爱的人的安全。”

    “是,话虽这样说,但……”虎克苏嘟嘟囔囔觉得自己之前一直组织起来的那些话,却忽然烟消云散,让他找不到一个字的踪迹。这些家伙们真是……他狠狠的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头,血腥的味道漫上来。他又变得痛苦的抽气。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