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一千七百三十九章 怒灵

第一千七百三十九章 怒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大阏氏看向她阿姐,“承认你说谎,你不爱阿修达吧,你之前兢兢业业做一个好阿娘,不过因为他是大汗的儿子,拥有与生俱来的尊贵,会为你带来荣华富贵仅此而已,如果他像这样变成一具尸体只会躺着时,你对他的爱就折扣成了对他的恨怨,此时此刻就在你心里,你正在恨他为什么偷偷溜出去,又不懂得保护自己,直接掉进了某个人的掌心之中把你这个做阿娘的赋予他的珍贵万般的性命毁于一旦!说的没错吧,你已经不爱他了,你是在恨他,是在抱怨他,以后的日日夜夜,也会一声一声的哭诉,他如何的狠心离你而去。※菠$萝$小※说同时也会像恨阿修达那样的恨怨大汗!你承认了这一切之后,就可以安安静静的苟且偷生了,阿修达也会不喜欢你去陪他了!”

    已经哭花了妆的女子,那样茫然无措的看着眼前振振有词,貌似一派正义的女子,心里知道,她在胡说,她就是在恶意诋毁。可是她说的那些话里面的有些弯子,她一旦绕进去就觉得,那是对的,比起伤心她现在更多的是生气。

    “我难道真的应该去死!”阿修达的阿娘看向自己前方的空茫处,满眼空洞!她失去了大汗的儿子,那么可爱的阿修达这是多么多么不可饶恕的错误!

    “早就应该那么做,从你生下他的那一天起,你就应该把他交给我这个大阏氏来抚养!就应该给他真正尊贵的身份,不会让他像今天一样只能作为你的儿子死去,却不能作为大汗的儿子死去。其中的区别,不用我说你也会很清楚吧!你这个真真的阿娘伤害他的地方,又何止一点点!你这个做阿娘的又有何颜面说自己对此无一责任。我说你是凶手,也不算是血口喷人吧!怎么不敢了吗?不敢像你说的那样要永远照顾他了吗?”大阏氏轻轻弹了弹手指,在她手中立刻出现了一把明晃晃的尖刀,“我可没有别的意思,也不会脏了我的手亲自处决你这凶手,只是要告诉你,如果想要自杀的话,起码要用把像这样尊贵的匕首,总之,要去见阿修达的时候也不应该太落魄!”

    女子颤颤巍巍的把那把刀接在手里,她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伸出手去接这把刀。她看向大阏氏的时候,能够感觉到,那双目光里指引的力量在指挥着她,把那把刀放她自己的脖子,也许,她妹妹说的不错,一了百了。然后,她的手,终于把那把匕首比在了她的脖子下面。刀锋破开空气的声音她听的清清楚楚!

    “做的真不错!咱们做他应该做的事情的时候,总是这样潇洒漂亮!”大阏氏说道!

    “一点也不漂亮,简直像个傻子,怎么能够听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呢!”另一个声音说道。

    那样的音色,那样严峻的说话语调。让从刚才开始一直志得意满的大阏氏狠狠的抖了一下。那是属于大汗的声音,而且是怒气冲冲的声音。大阏氏根本没有发现大汗什么时候站在了帐篷里面。她努力的向那个方向看去,没有错,那就是真实的大汗,自己刚刚对姐姐说的这些话,他到底听到了多少?

    大汗的目光就像是所以永远要吞噬一切的火焰一样,一瞬不瞬的望着大阏氏,“我本来以为你恶毒的爪子只会伸向一般的人,绝对不会朝向你的亲人,但是我好像时时刻刻都在低估你。”

    大阏氏觉得自己的双颊像是被火焰烘烤,她刚刚的确是太过得意了。因为期盼这样的时刻太过漫长,所以才会这样控制不住的喜形于色!她本以为,今夜的大汗,会因为痛失爱子而成为困兽。他起码需要一整夜的休养生息。可是他居然这么快就出现在了这里,对了,是为了这个女人,他是来看这个女人的。而且还出现的这么不是时候,她马上就要把那柄刀送进她的脖子里面。

    “我不懂大汗您的意思!”大阏氏连整个心都在颤抖,只不过是紧咬着牙关死撑着面子,她可不想,在那个刚刚差一点就被她推入万丈深渊的女人面前,露出一点点胆怯的样子让她嘲笑。这么多年来,她这个大阏氏只是抱着空空的名分而活,而她的阿姐虽然失去这个名分,却得到了其他的一切。对她趾高气扬……只要一想到那些曾经,她就恨不得生吞活剥了她阿姐!

    “你真是太让我失望,明明做了刚才那样的事情,但现在,脸不红心不跳的说着这些无可救药的话!”大汗冷声说道!

    大阏氏本来还是含怒望向大汗的,但是却发现在大汗的脸上并没有存在着真正的怒气的那一瞬觉得心凉,很明显,他已经对自己失望彻底。她忽然像疯了一样的扑到了阿修达的身边,“好孩子你已经有了不被蒙蔽的双眼,现在就由你来评评理,到底,我们谁说的是对的。难道你的阿娘就一点错没有吗?她偷偷的信奉了不属于我们这里的人,惹恼了我们的上神!才会让我们的神……”

    “不要碰阿修达……”大汗怒吼着愤怒的拉开大阏氏!

    “我当然不能碰他!可怜的孩子,再不能遭受尘世的污染。”她忽然后退,没有看向她的阿姐,不过那句话还是留给她的,“阿修达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是因为你而不是因为我们家族。”她说完,极其生硬的给大汗行了个礼,然后退了出去,不对,是按照他眼神那样的示意滚了出去。

    大阏氏的阿姐维持着她那个站立的姿势知道他妹妹的脚步声出去再到远远离开,终于委顿在地上,然后她就那样膝行着,靠近她的男人。才行到一半的距离,就听到大汗跟刚刚一样的冰冷的声音响起,“你也出去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我!”阿修达的阿娘像是受惊的鹿,一点儿一点挑起目光看向再没发出一点儿声音的大汗!

    “出去吧!”大汗的目光静落在阿修达身上没看她一眼,他仿佛一下子苍老了二十岁!他现在这个样子,让她想到了,从前在听说他父汗要将汗位传给他最小儿子的那一晚,他颓废如同行尸走肉的样子!

    “我……”她又思量了许久想要说出一句话来,但是,大汗的声音,又一次那么及时的阻止了她说出下面的话,“你先出去吧,我要静一静。”

    “大汗您是在怪我吗?”原本已经站起身要走出去的女人忽然改变了主意,她本就已经一无所有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